章十一 误诊

作者:冷油热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人这一生,可短暂了,有的时候就跟睡觉是一样一样的。

    眼一闭,一睁,一天就过去了哈。

    眼一闭,不睁,自卫君就倒在了地上。

    自卫君倒下的方式很奇特,一般人在意识到自己即将倒下的时候,总会下意识的做出一些保护的动作,比如说步履飘忽的向前后左右晃荡两下,要不然就是手扶额头,做出痛苦状。

    然而自卫君倒下去的时候,什么额外的动作都没有,就这样四仰八叉的直直的向后倒去,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一下。让我不禁敬佩,自卫君你真是条汉子,连倒下去的动作都是立竿“贱”影。

    自卫君倒在地上,巨大的玻璃头罩发出了“咕咚”一声闷响。

    当时,在围观的社会各界精英之中,马上就有一个脸上带着雀斑的年轻小伙子,用着比听说“元旦放假要取消了”这种事情还要惊惧的大嗓门,一声狂吼:“死人了!山本自卫死了!”

    小伙子这一声杀猪般的狂吼不要紧,现场的各界精英们马上就又都炸了锅,有的要去报警叫救护车,有的去联系酒店的服务人员,甚至还有几个悄悄溜走了。

    就连现场唯一的医生葛卫国似乎也有点儿慌了手脚,额头上冒出了比自卫君还要多的汗珠。不过这也不能怪他,葛卫国是个外科手术大夫,虽然可能医术高超,但毕竟没有过突然面对急诊患者的先例,一时间不知道是应该先去联系自卫君的家属,还是要先找人替自卫君垫付医药费。

    就在葛卫国喃喃自语的犹豫着上述两件事情要先干哪一件好的时候,我轻轻拍了拍葛卫国的肩膀:“葛大夫,你是不是应该先看看自卫君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啊?”

    经我这么一提醒,葛卫国恍然大悟:“啊,对啊,我们应该先对自卫君进行急救,如果实在救不了,我在太平间有熟人。”

    葛卫国说完,就伏低身子,牵起自卫君的手腕,准备测出他的脉搏,一边还喃喃自语:“自卫君流了这么多汗,该不会是心脏病突发了吧?”

    然而自卫君这身防雾霾套装是连身的,尤其是在手腕的部分尤其的肥大,葛卫国不论怎么往下捏,都找不到动脉的位置。

    我也不管自卫君这雾霾套装是卖998还是9块8了,我抄起桌子上一把餐刀,“呲啦”一声,手起刀落,就在自卫君防雾霾套装的袖子上,霍霍开一个大口子,露出了里面莲藕一般纤细的一段光滑手臂。

    看到这条手臂,我跟葛卫国都愣了,这手臂上皮肤的细腻程度,简直比女人还要娘们儿。

    不过葛卫国不愧是专业的,只是愣了一秒钟,马上就抓起了这只手腕,开始看着表数脉搏。

    我也没有闲着,我想起刚刚自卫君好像吃了一片什么药片,说不定可以从这药片之中,找到自卫君突然昏倒的真相。

    想到这,我马上向自卫君的口袋中掏去,从自卫君的口袋里我掏出了一盒感冒药,还有我的耳机。

    我把耳机揣回自己的兜里,然后将感冒药递到葛卫国面前:“葛大夫你看,这盒感冒药是不是就是让自卫君昏倒的原因?”

    葛卫国仔细的看着我手中的感冒药,然后疑惑的问道:“我刚刚数到多少了?完了,被你打断了,我还得重新数。”

    然后葛卫国又埋下头看表,再一次数起了自卫君的脉搏数。

    所以说这一根筋的人就是认死理,葛卫国不把脉搏数完,看来是干不了别的事情了。

    我足足等了葛卫国数脉搏有一分钟之久,然后葛卫国这才抬起头来看向我:“脉搏129,比正常范围偏高。另外,你手里的是什么?”

    我:“自卫君的感冒药。”

    葛卫国接过感冒药,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然后展露出一副专家特有的职业表情:“这是复方氨酚烷胺胶囊,俗称快克,主要成分有对乙酰氨基酚……”

    葛卫国滔滔不绝的又说了2分钟,才好不容易把书本上的知识背完,然后这才得出结论:“这是一盒感冒药。”

    我差点儿没把感冒药连盒一起,直接塞葛卫国嘴里。这葛卫国不但是个一根筋,而且还是个循规蹈矩到极点的书呆子一根筋。

    要是按照葛卫国这种凡事都要顽固的按照步骤一步步来的性格,那估计等他判断出自卫君到底是什么毛病之前,我就真的可以提前跟太平间打招呼了。

    不过葛卫国至少没看着快克说是左快诺。

    葛卫国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病例本,然后十分严肃的看着我:“他出现这个症状有多长时间了?而且他在吃这个感冒药之前还吃过、或者喝过别的什么东西没有?”

    自卫君出现这个症状的时间你自己还不清楚吗?就是你数错脉搏再加上解释快克原理的5分钟。

    不过葛卫国的第二个问题,确实有值得回答的价值,也不知道是葛卫国凑巧提出来的,还是就势说出来的。总之自卫君确实喝了一点东西,那就是——

    “自卫君在你来之前,还喝了半杯可乐。”沈姝在我回答之前,抢先替我把话说了。只不过自卫君虽然喝了半杯可乐,但是在我一句话说完之后,又吐出来一半。

    葛卫国一拍双手(吓了我一跳):“这是由于自卫君喝了可乐之后,又服用了感冒药,导致形成了乙酰甲基……”

    “说人话!”我实在忍无可忍。

    “就是说,自卫君中毒了。”

    逼一下,还是能做到正常说人话的嘛。看来葛卫国不是脑功能不全,恐怕只是因为太过于拘泥于书本上的知识,缺乏灵机应变的能力。

    “所以说,我们现在要把自卫君肚子里的那粒快克的感冒药拿出来,然后再给他洗洗胃,估计自卫君应该能够多活一会儿。”葛卫国终于给出了治疗方案。

    不过你这说法,自卫君恐怕到最后还是得进太平间,早进晚进都得进,我都怀疑葛大夫在太平间的熟人是他家亲戚。

    “那葛大夫,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我尊重葛卫国是个医生,所以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其实,我早就看出来,自卫君恐怕根本不是中毒导致的昏迷,而是另有原因。

    然而葛卫国还是准备在一棵树上吊死:“嗯,你们应该先去挂号,建病历本,然后预约我的手术!就算现在把这些统统都省略了,你们现在也需要准备消过毒并且涂过液体石蜡油的胃管、然后让病人坐在椅子上,头向后仰,把胃管经口腔沿上颚和喉头后壁插入……”

    葛卫国又开始背书,我长叹一口气:“假如这些都没有,应该怎么办?”

    葛卫国停顿了5秒钟:“那就只能等救护车过来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专业的医疗器械,出了医疗事故应该谁负责任?”

    我真狠不得一拳扇在葛卫国脸上,自卫君要是病情耽搁了应该谁负责任?

    现场围观的精英们也实在看不下去了:“葛大夫,你到底会不会治病救人啊?”

    沈姝对我着急的说道:“唐,你想想还有没有其他的方法,自卫君看着快不行了!”

    我对沈姝微微一笑,表示让沈姝放宽心,然后直接一声大喊:“陆丹丹,拿杯西瓜汁过来!”

    “是,长官,”长腿妹子陆丹丹听到我的指令,马上向餐桌前走去,“可是唐总,只有西瓜,没有西瓜汁。”

    “那就鲜榨!”我再次发出口令。

    “了解!”陆丹丹一手拿起一块切好成牙儿的西瓜,另一手拿起一个高脚玻璃杯,然后就这么使劲一捏,一牙儿西瓜瞬间被捏爆成了西瓜汁。

    其暴力的程度,远超中国男足踢世界杯预选赛。

    陆丹丹满手红色的残渣,端着一杯“鲜榨”的西瓜汁向我走来。

    我拿到西瓜汁,掰开山本自卫的嘴,一股脑的全都倒了进去。

    大概明白了我在做什么,沈姝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了那本撕掉了一页的杂志,开始对着自卫君的脑袋扇了起来。

    “嗯哼,嗯哼,咳咳。”沈姝大概扇了一分钟的时间,山本自卫竟然奇迹般的悠悠转醒。

    现场的社会精英们,一阵欢呼,再一次排起巴掌来。

    “这不可能啊,他应该是药物中毒才对啊!你们到底对自卫君做了什么?”葛卫国到现在还没有明白自卫君真正的病症到底是什么,还在义无反顾的露着怯。

    我拍了拍葛卫国的肩膀:“葛大夫,你还没看明白吗?在这炎炎夏日之中,自卫君穿着如此厚重的套装,而且在这间人员密集的聚会大厅里,被灯光这么一照,四脖子汗流,再加上看见你一激动,他哪里是药物中毒啊,他只是单纯的中暑了而已!而且西瓜有清热解毒的效用,我用西瓜汁这么一灌,小风这么一吹,自卫君自然就没事了。”

    我解释完毕,葛卫国羞愧的无地自容,脑袋低垂着,恐怕现在有个地缝,葛卫国都能钻进去。可是这丽都大饭店太高档,连个地缝都没有。

    我冲沈姝眨了一下眼睛,沈姝对我会心一笑。我原本以为事情就这么圆满解决了,我也成功完成了在葛卫国面前秀恩爱的任务,然而下一秒,从大门外冲进来几个人。

    “是谁昏倒了?”领头的一个年轻男人进门就高喊。

    “王力元!”在我身边的陆丹丹看见来人,直接一声惊呼。

    我知道,事情要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