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 客户

作者:冷油热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让我感受到如此强烈的色彩反差。

    当我坐在我的客户对面的时候,我只感觉面前这个年轻女性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黑色的气息。

    油黑色的柔亮秀发盘在脑后,一副黑框眼镜挂在高耸的鼻梁之上,上身是墨黑色的小西装,下身是同样颜色的职业短裙,纤细紧实的双腿被黑色丝袜包裹,脚上还穿着一对黑色高跟鞋。

    黑色,通常意义上来说,被认为是死亡与阴暗的颜色,然而黑色对于这个女人来说,就是高贵典雅的象征。女人的一举一动,都让人感觉黑的漂亮、黑的优雅。

    偏偏这个一身黑的女人,肤色却是如雪一般白皙。

    陆丹丹也很白,但陆丹丹好歹是个黄种人,她的肤色还是很接地气的带有一些大米的颜色。

    但在我对面坐着的这个女人,她的那种白,就像是纯的不带一点儿杂质,那种只有童话世界里才会出现的理想中的颜色。

    没错,她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黑衣人”版的“白雪公主”。

    此刻,就在我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这位可能成为我衣食父母的公主的时候,“公主大人”正举着一杯卡布奇诺,轻轻的嘬了一口。

    卡布奇诺这种咖啡,在中国,可谓是最能代表“小资”与“小清新”的咖啡饮品,同时,也是让人充当冤大头的杰出代表。因为卡布奇诺之中含有大量的奶泡,而且没有甜味,整杯的重量较轻,有种花钱买空气的感觉。喜欢来星巴克这种地方喝这种咖啡的人,不是傻有钱,就是假大款,当然真正就好这一口的人也是大有人在。

    我的客户将咖啡杯放在桌子上,然后从眼镜后面,用一对深邃的眼睛看着我:“唐先生,是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还是说你没见过混血女人?”

    嘿,真直接,一点儿都不客气。见面第一次就用这么“葛”的话噎人,看来我这位客户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当然,如果我一句话就被人拿下的话,那我也不用在这行混了。当下,我什么也没说,只是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份资料。

    “您是沈姝沈小姐是吧,你好,第一次见面,我是宋唐。……”

    “行了,废话就不要多说了,你已经比原本约定的时间晚到了6分53秒,我原本以为你会是一个更加遵守时间的男人,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我没有时间跟你闲聊,直接说正事吧!”沈姝扶了扶黑边的眼镜,显得有点儿不耐烦。

    人家都已经精确到秒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摊开从公文包里取出的那份资料:

    “那个,作为恋爱咨询师,首先我需要了解一下你的大概情况。我看你这份资料上面除了名字以外,什么都没写……”

    我看到沈姝明显的皱了一下眉头。沈姝还没说话,陆丹丹抢先把话接了过去:

    “啊,抱歉唐总,后来沈小姐又给我补发了一份个人资料,但是我因为王力元的事情,没来得及拿给唐总看,然后我就忙着准备去跳……”

    “哦,这件事情得怪我,是我让小陆去联系之前另一位客户的。结果衔接上出了点儿问题,真是抱歉。”我赶紧打断了陆丹丹的话,陆丹丹这丫头的嘴没遮没拦,要是就这么把刚刚才跳过楼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一说,那沈姝听完了扭头就走的可能性都有。

    作为一名专攻初恋的专家,结果自己手下的员工却第一次恋爱就失恋了,这传出去就好像开饭馆的自己吃不饱饭一样丢人。

    而且,替妹子解围是男人的义务和权利,如果我不护着点儿犊子,陆丹丹这傻丫头把自己卖了还替人数钱呢。

    陆丹丹用充满感激的眼神看着我,这丫头虽傻,但绝对不是没良心,相反,她反而是良心泛滥的那种,要不然也不会白等了王力元三年,却被人当破抹布一样给甩了。

    然而沈姝明显对于这个理由相当的不满意:“好了,我也不想继续再跟你们浪费时间了,既然你们连我的资料都没有提前看过,那么恐怕今天也谈不出什么好结果了,我们还是改天再约吧。”

    沈姝说完,已经开始动手收拾起东西来了。虽然沈姝这话说的不温不火,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明显就是:本小姐没空和你们干耗,你们自己工作失误,就别怪我单方面撤单。

    沈姝嘴里虽然说着改日再约,然而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和我们有业务上的往来了。

    沈姝这一走不要紧,然而我看到陆丹丹眼眶红红,委屈的都要哭了,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客户如此不满,这对这个承受力薄弱的妹子的自信心,恐怕是毁灭性的打击。

    再加上王力元劈腿的事情,陆丹丹很有可能就此崩溃,一蹶不振。

    所以,我说什么也要把沈姝留下,不仅仅是为了这一单业务,也是为了给陆丹丹重拾信心。

    “沈小姐,请你先等一下。我虽然没看过你的资料,但是我对你并非全无了解。据我猜测,你今年应该只有27岁,毕业于德国的慕尼黑大学。现在从事的工作嘛,应该是公司里经常用笔的文职工作,而且应该是公司的高级管理层。你虽然没有谈过任何一场恋爱,但是对于恋爱有种美好的向往。而且现在,应该有个不太想与之交往的人正在追求你,我想这也许就是今天你找我来的原因。”我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我的猜测,其实我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如果说错一条,那么可能这就会成为我跟沈姝说的最后一段话了。

    然而我并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但是我说的这番话明显起到了效果。沈姝收拾东西的手,倏然停住了。

    然后,相当意外的,沈姝竟然突然掩着嘴笑了起来。

    这女人还真是相当的阴晴不定。

    我心里吊着十五个水桶,但是表面上还是装出了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沈小姐,有什么那么好笑吗?难道我说错了吗?”

    “不,你没说错。你说的完全正确。你这不是看过我的资料吗?不不不,应该是你之前调查过我,因为你说的话里面有好多是我发的资料里也没写过的。”沈姝肯定了我的推测,我心里的一块儿大石头彻底放了下来。

    “沈小姐,我既没看过你的资料,也没调查过你,刚刚那番推测,只是我作为恋爱咨询师所观察出来的而已。”我故意没有把话说明,就是为了使我在沈姝面前产生神秘感。

    我看到沈姝明显摆出了好奇的表情,我就知道我已经把沈姝稳住了。

    一个人如果产生了好奇心,那就说明她对你说的话感兴趣。既然已经感兴趣了,那当然就舍不得走咯。

    沈姝拉住眼镜的外框,向上面抬了抬自己的眼镜:“有意思,你倒说说看,你是怎么判断出我的年龄和职业的。”

    沈姝虽然仍然对我的话半信半疑,但是她的语气明显缓和了很多,我就明白,通过刚我那一番推测,我已经掌握了话语的主动权。

    我知道,it'smyshowtime!如果我的推测理由能够让沈姝信服,甚至于感到钦佩,那么沈姝这一单的生意,十有89就可以被我拿下了。

    接下来,我就开始了我的show:“沈小姐,我想先请问你,在你左手所佩戴的那块儿陀飞轮腕表,是不是来自于1989年,世界名表厂家‘宝珀’所生产出来的,世界上第一支最轻的浮动式陀飞轮?”

    沈姝微微一笑,表示肯定:“呵呵,没想到你还挺识货。”

    我同样抱之以一笑:“我大学的时候主修历史,对于世界上这些著名的厂商历史也略知一二。言归正传,沈小姐,你全身上下的衣着打扮相当的时髦,唯独只有手上的这块儿腕表却像是一只老古董。这是为什么呢?这当然是由于你特别重视这块儿腕表。你说你是混血儿,那么从你的肤色上来看,你应该是欧洲那边的混血,而在欧洲婴儿出生的时候,一般长辈会赠予诞生礼。所以据我猜测,这块对你来说相当重要的腕表,应该是在你出生的时候,由你最珍视的长辈送给你的诞生礼。”

    “没错,这块儿陀飞轮确实是我已经去世的祖母在我出生时送给我的礼物,所以说你猜想我可能是89年出生的,到16年正好27岁。这还真是相当大胆的猜测呢。”

    其实,我也知道我的猜测很不靠谱,但是事发突然,我也只能搏一把,没想到还真的蒙对了。但如果我压根不知道宝珀生产的这块儿腕表的具体年份,那么连蒙我都没法蒙。这也算是我实力的一种体现,显然沈姝也明白这一点。

    “不过就算你推测出我的年龄,也不能解释你是如何知道我的毕业院校和职业的。唐先生,请你继续说下去。”沈姝明显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我后面的推理。

    瞬间我就明白了,这外表看起来很强悍,很不耐烦的混血妹子,已经被我渊博的学识和职业精神深深的吸引住了。

    今天这单业务,有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