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时间改变了她们

作者:筱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统江山续南明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妃常悍妇,相公休想逃!最新章节!

    殿中,丫鬟太监各个伺候在一旁,而丽妃却还是躺在床上,脸色略带憔悴。

    “你没事吧?”华妃坐在床榻边缘,慈眉善目的望着丽妃,轻声的询问道。

    “好一些了…”丽妃叹了口气,作势要起身,华妃便也支起身子,将她背后的枕头竖起,让她靠着,丽妃对着整个房间的婢女们稍一摆手,所有人便悠悠退下,仅留殿下只有两人。

    华妃微微蹙起眉头,不明白丽妃为何如此,略带诧异的眼光看向丽妃,等待她的话语。

    “华妃,我梦到死去的她了…”丽妃再说到这句话的时候,身子还是有些抖动着。

    “谁?”华妃脸上露出疑惑,随即之后便又一副恍然大悟的错觉一般,声线有些颤抖的说道,“倪,倪雪吗?”

    “我梦到她过来向我们索命了,她说我们当初不该如此杀了她,她从未曾想过要权位,从未想过要进宫,我们却,却…她说她要我们血/债/血/偿,她…”丽妃神情有些呆滞,发紫的嘴唇在不断地抖动着,将话一字一句的道出来,拉扯着被子的手越发紧拽着。

    “不要说了…”华妃脸上已经满是惊恐,和更多的愧疚,十几年来,她日日夜夜在自己的愧疚中度日,为此之事,自己诵经念佛,只为能够为自己减轻罪孽,都怪当初太过年轻,害人了,也害了自己,如今她就差度入空门,怎么如今又出现这事情,她知道自己真的错了,可是有什么可以补救的吗?

    “你说,说我们怎么办!”丽妃松开拽着被子的手,紧握住华妃的手,这些年来,除掉倪雪之后,两人之间的形式就是争宠为主,都视对方为对手,可是如今,也只有对方知道自己的处境,到底该怎么办!

    “都,都是梦…”华妃深呼了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这么多年的吃斋念佛,却还是无法抚平她心中的内疚和悔恨,反手握住丽妃的手臂,轻声说道,“梦不会成真的,别担心了,安心养病吧…”

    “是吗?昊儿也是这么和我说,可是我已经接连三四天一直做着这个梦,你说,我该怎么从这个痛苦的漩涡中解救出来,你说啊…”丽妃苦涩的笑出声音,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了,眼泪一滴滴滑下,那个噩梦恐怖无比。

    “唉…”华妃面露难色,如果她知道,就不会愧疚后悔这么十几年了,怪,只能怪当初年幼无知,悠悠的叹了口气,手轻轻地搭在丽妃的手臂上,“丽妃,过几天等你病好了,我们去趟净禅寺礼佛吧,希望能够减轻我们的罪孽,祈祷佛祖能够原谅我们…”

    “好…”丽妃靠在枕头上,悄然合上眼眸,思量片刻便开口说道,“那暂时就有劳你安排了,到时候通知我,沫儿…”

    “好…你好深修养身子,一切我来安排…”华妃,华沫,有些哽咽的凝眉看着床榻上的女子,这个名讳,已经有多久没有再听到了,原本以为两人情同姐妹,一同进宫嗣后皇上,可以加深情感,却不知道,这是条不归路,让两人越行越远。

    丽筎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为了自己的子嗣,变了,变得疏远,而当初的她也是如此,为了争宠为了那些自己所认为重要的东西,都变了,变得让人无奈了,没想到再次听到这个称呼,会在这个场景,是多么让人无奈的事情。

    “筎儿,我先走了,你照顾好自己…”

    丽妃合上的眼眸未曾张开,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直到远去的声音越来越疏远,这才张开眼眸,“沫儿,权势,私心改变了你和我,你我再也回不去了…”

    轻合上的眼眸,一道泪水从眼角中滑落下…

    +++分割线+++

    倪府之内,“主子…”柳含烟对着若有所思的男子微微作揖道。

    “有她的消息了吗?”倪超收回思绪,视线落在柳含烟身上,淡淡开口。

    “如主子所言,属下日夜监视桦骏,果然在他的另一处居所看到了夫人的踪影。”柳含烟轻声回答着。

    “她,她还好吗?”倪超掩盖住视线,他也许早该想到,她会在桦骏的身旁,只是他却不想承认,央,你怎么样了?还好吗?

    “回主子,夫人应该还好,只是身子好像有些孱弱了,脸色也不太好…”柳含烟望见倪超这幅表情,不由得叹了口气,将自己观察到的一一说出。

    “是,是吗?”倪超顿时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一丝丝不断地刀割着,他想不顾一切的飞蹦到她的跟前,宁愿她拿刀没入他的心脏,也不愿在这里听着别人的禀告,知道她的消息。可是,他却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不可以。

    “主子,我在桦骏的别院中看到三皇子皇甫昊。”柳含烟知道倪超为情所困,但是作为一个衷心的下属,他定要将自己知道的所有都禀告出来。

    “皇甫昊?”倪超压下心中那想要飞奔而去的冲动,剑眉微微蹙起,开口缓缓道。

    “据属下观察,那个桦骏和三皇子皇甫昊两人之间好像不简单。”柳含烟将自己观察到的事情一一说道,希望能够帮自己的主子谋得一划。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倪超点了点头,微摆手轻声道,所有的一切都是算计,哪里都逃不开计谋,桦骏这一枚棋子实在是高,作为二皇子皇甫斌的门客,在湖畔的教书先生,一切一切的竟能够隐藏的如此之深,真正的身份是皇甫昊的幕后帮手,难道当初那件事件的幕后帮手就是他?桦骏会是那个可以与他一较高下的男子吗?

    倪超嘴角荡起淡淡的弧度,故事有趣了…

    桦骏,你永远不会是我的对手!央,她迟早会回到我的身边,她只能会是我一人的,只有我能够给她幸福,一定是如此…

    虽心中如此之想,可是那紧握茶杯的手却还是止不住的颤抖,其实他再怕吧。怕她不肯原谅他,怕她会突然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有时候他会想,到底是娘亲的生死仇重要,还是穆偌央重要,两者孰轻孰重,他想要两者兼得,可是鱼和熊掌孰能兼得呢?

    +++分割线+++

    “央儿,对不起…”桦骏满脸愧疚的望着坐在床榻上面无表情的女子,早已张启的嘴,许久才从喉咙中挤出话来。

    “这就是你想要和我说的…”穆偌央冷冷的瞥了瞥跟前的男子,不动声色的清冷开口。

    “央儿,等我,在等我一会会好吗?只要我把事情办好了,我一定带着你永远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一定…”桦骏蹙起的眉头高高的隆起,垂于两侧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紧握成拳头。

    穆偌央抬起眼眸,注视着跟前的男子,柳叶眉隆起,他愿意为她放弃一切,只要她在等他几天,可是,她已经没有想要在等的欲望,对所有人所有事,她都已然漠不关心,可当触及如此的他,悠悠的叹了口气,“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办!”

    “央儿,你是愿意等我是吗?”桦骏兴奋地抬起眼眸,紧紧地盯着穆偌央,欢快的询问,身子不由的凑上前一点。

    “先说说什么事,我看看我有没有兴趣搀和…”穆偌央毫无表情的诉说着,可是心中却砸开道道微波,真的是如此吗?她是想要等桦骏吗?还是想看到那个她心里念着的他的结局呢?也许是吧,穆偌央突然觉得,此时此地的自己好可笑,好可悲…

    “这次是丽妃娘娘的噩梦,那件十几年前杀死一位皇上得宠的女子的事件,三皇子总觉得这里透着蹊跷,所以让我调查一下…”自从倪超那件不知道什么事情之后,他能够清晰地感觉穆偌央那颗不太相信人的心,所以他觉得把什么事情都和她说,也许这样,两人之间的距离就可以拉近。

    “不过一场噩梦,有什么大惊小怪…”穆偌央表面上淡淡开口,可心中却是一紧,那个女子会不会就是倪超的母亲,这一切都是倪超的精心安排,若是如此,他会出什么对策来对付丽妃?会不会让他自己陷入水火之中!穆偌央越是如此想,双手便握得越发紧。

    “我原本也是这么认为!但是之后我看过丽妃娘娘的寝宫外面,以及哪天伺候的婢女们,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所以我得需要留下来,好好调查一番,再和你离开,可以吗?央儿…”桦骏没有注意到穆偌央奇怪的表情,将自己的想法一一说出。

    “好…”穆偌央想也没有想便答应下来,可在话说出口的那一刹那,便后悔了,如今她和倪超两人之间什么都不是,甚至恨夹杂在中间,自己却还是在担心他,她到底在做些什么东西啊!难道爱一个人就会如此吗?如此的卑微,可悲!

    “真的吗?央儿,你答应了!”桦骏难得的开心笑出声音来,“央儿,我会很快把事情调查出来的,不会让你等太久…”

    “好…”穆偌央淡淡的回了句,轻催下眼眸,她只不过是想要看到倪超最后的结局,并不是担心他,她恨不得他得到他应有的报应,一定是这样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