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噩梦

作者:筱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续南明医统江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妃常悍妇,相公休想逃!最新章节!

    桦骏有些奇怪的看向一旁脸色有些难看的穆偌央,之前全部都是他们步的局,为的是引出寻找出太子的信物,可当偌央说出那山洞,之后一切便不一样了,好像偌央知道这件事情一般,实在有些奇怪,“偌央,你怎会知道太子被搁置在山洞中?”

    “我…随便猜的…”穆偌央杏眸中微微眯起,声音顿了顿,随意的开口,迈开步子走出房间,“我累了,我们回去吧…”

    桦骏望着那远去的背影,想要问些东西,可是却还是说不出口来,算了吧,就这样吧…

    他可以等,等他告诉她…

    只能轻声的点头回应,之后便尾随着穆偌央离去…

    穆偌央浑浑噩噩的回到房间,将自己紧锁在房内,悄然的脱下鞋子,爬上床榻,身子靠在床头,小桂子说那脖子背后的莲花胎记,她记得曾帮倪超擦拭头发的时候注意过,那是一朵栩栩如生的莲花,她还曾经轻轻地抚摸过。

    小桂子说的那定情之物白玉簪,已然被她捏在手上,就是当日带她来这个时代,让她挖出来的疼痛记忆的开端,那个面具,那个真男人,那些可笑可悲的事情。

    小桂子说他把太子放在山洞中,回来之后便没有太子的踪影。

    她也清晰地记得倪超和她说,他是一名孤儿,好在她的娘亲经过山洞,好心的将他抱回家抚养着,不顾她家里人的反对,坚决用生命去养这个孩子…

    一切一切的事情,在她脑袋中炸开花,如果她没有想错的话,倪超便是当年的太子…

    他是太子,这件事情他定当也是最近才知,也许就是从遇见小桂子的那天起,便知道,对着自己一切全部都是吞吞吐吐,直言不语。

    在而后的自己三更半夜撞见的事情,再而闯到书房中闹出的事情,他的态度截然不同,好像就是小桂子被带到将军府的那日,难道他是为了不连累自己,他曾经说过,他进皇宫就是为了复仇,而他的复仇对象无外乎是丽妃,皇上或者是那一心礼佛的贤妃,全部都是权贵,都是很难将她们驳倒的!

    倪超疏离她,说话刺激她,让她恨他,都是为了保护她吗?让她远离这些威胁的事物,记得那夜他问过她,她希望她过怎样的日子?难道就是因为她的回答,他的宠爱,所以愿意让彼此都痛苦的来结束这段爱恋,只为她能够好好地活下去…

    穆偌央对自己的想法嗤之以鼻,倪超怎会如此,一定是自己想多了,她只不过是他不要了的棋子,怎么是处心积虑想要保护的对象!一定不可能,所以就算他有什么事情,一切都不关她的事,从此之后她要浪迹天涯,不要再见这些让她憎恨的东西和人。

    那些让她曾经心动,心痛,心碎的男人,她不要再记得。

    恨,在一些日子之前,她真的是咬牙切齿的痛恨,恨他骗她,恨她自己…

    可是如今呢,恨吗?好像不了,因为太累了,这么记住一个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她想她是需要忘记了,忘记两人之间曾经的点点滴滴,忘记一切好的和不好的,所以倪超,你我两人以后形同陌路,再无瓜葛…

    +++分割线+++

    丽妃寝宫之内,皇甫昊在寝宫之内,到处瞎逛,剑眉高高蹙起,缓步走到床边,伸手一把擒住已经老迈的太医手臂,“死老头,你快说,我母妃怎么了!”

    “回三皇子,丽妃娘娘昨夜偶感风寒,并且心绪不宁,好像是受了什么惊吓般…”太医将手从三皇子那抽离出来,顿了顿变又开口说道,“只需要服上几贴药即可,三皇子,您不用太过操心…”

    “嗯…”皇甫昊点了点头,对着太医微微摆手道,“下去吧…”

    太医对着皇甫昊以及有些孱弱的丽妃,微微作揖之后便转身离开…

    皇甫昊讲所有的下人遣散出去,之后便坐在床榻上,手轻轻地搭在他的娘亲手上,“母妃,您现在感觉怎么样?可是昨夜做了噩梦?”

    “昊儿,娘亲昨夜梦到她了…”丽妃想到昨夜的梦,就觉得恐怖不已。

    “她?谁?”皇甫昊有些奇怪的看向丽妃,眉头微微皱起,轻声询问着。

    “就是当年那个皇上想要迎娶的女子,昨夜她脸上带血,想要找娘复仇,她要我的命啊…”丽妃说这个的时候,身上止不住的颤抖着,好像昨夜的情景再现一般,如此阴冷恐怖。

    “母妃,噩梦只是梦而已,不会成真的,您别害怕…”皇甫昊见自己娘亲如此,便坐下身子,手轻轻地安抚着她,温柔的开解着。

    “昊儿,你可知道那就像真的一样,那阵阴冷的厉风,到现在回想起来都恐怖不已,我甚至不知道到底是在做梦还是一切都是真真切切的发生过…”丽妃并没有皇甫昊的安慰而不再惊慌,反而眼中的恐惧越发加大,原本就冰冷的双手越发冰凉。

    “好了,好了,母妃,别想了…儿臣今日陪伴在您身旁如何,就算有什么游魂厉鬼,儿子我一定会将他们揪出来,您就放心睡吧…”皇甫昊见如此,不由得幽幽的叹了口气,将被子轻轻地掖好,轻柔的诉说着。

    “嗯,昊儿,你不要离开娘亲啊…”虽然皇甫昊这么说,丽妃还是有些忧心的拉扯皇甫昊的手,但是眼眸中稍微褪去一丝慌张。

    “好…儿臣答应您,现在好好睡一觉吧…”皇甫昊握住的手没有抽离,对着丽妃浅浅的笑了笑,便开口说道。

    丽妃见自己最深爱的儿子陪伴在身旁,心中的大石缓缓落下,轻轻地合上眼眸,一夜未曾睡,在闭上眼睛的瞬间突然觉得好累,没过多久便已然睡去。

    而坐在一旁的皇甫昊则是剑眉高高的蹙起,怎么会好端端的做那个十几年前的噩梦,有着武艺傍身,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母妃竟会如此,难道就只是因为这个噩梦?还是说噩梦后面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东西?

    +++分割线+++

    “偌央,你这是…”桦骏刚踏进房门,便看到穆偌央在收拾衣服,不由得眉头高高皱起,轻声询问道。

    “离开这里…”穆偌央未曾看一眼桦骏,手还在折叠着衣服,脸上丝毫没有一丝表情。

    桦骏几步上前,伸手握住那还在准备行囊的手臂,“你不是说,暂时不离开的吗?”

    话语中带这样一丝焦急,“你不是说,想要同我一起调查太子之事吗?”

    “对不起,我突然不感兴趣了…”穆偌央垂下眼眸不去看向桦骏,将手从他手中抽离开来,如果一切都是她所料想的那样,她不定不会再去趟这趟浑水,倪超什么的,还是忘掉吧…

    “偌央…”桦骏望着那身子有些僵硬的穆偌央,迟疑的唤出她的名字。

    “对不起…那些朝廷中事,我不想参与,所以放我走…”穆偌央将包袱背到肩上,没有勇气去看身旁的男子的面孔,迈开步子朝房门走去…

    “偌央,给我一点点时间,好不好?等我把这些事情解决了,让我和你一同浪迹江湖,可好?”桦骏没有超前走去,也许是怕了,怕会被拒绝,或者怕一些别的东西,声线颤抖的对着跟前的女子说着。

    “我…我记得你喜欢逍遥的日子,我记得你向往无拘无束的生活,我也知道你想要走遍天涯海角,所以,央,能让我陪伴着你吗?”

    跟前的女子停顿在门口,没有回头,好似在思考,却又好似在犹豫…

    “我知道你喜欢的一直都是倪超,但是他如此对你…”桦骏想要在说些什么,却看到那身子不由自主的抖了抖,心里明白,对她来说倪超还是一颗致命的毒药,不由得讲话转了个弯,“让我爱你,让我守护你好吗?偌央…”

    “桦骏,对不起…”穆偌央催下眼眸,他对她的心意,她好像已经不太能够看得透,就好似被倪超欺骗过之后,她已然不知道什么是真心,什么又是虚情假意…

    “偌央,你真当如此绝情…”桦骏望着那丝毫不为所动的身影,心口好似在滴血,却又无法阻止跟前的女子,有些颤抖的说着。

    “对不起…还有…忘了我…”穆偌央悄然合上眼眸,绝情?她没有情,怎会绝情。

    对不起,桦骏,不是我看不透你,也不是你不够优秀,不够好,只是,我的心,恍如再也回不到当初,忘了我,也放了你自己…

    “偌央…”桦骏说不出话来,跟前的决绝的她,他又该拿什么东西去将她挽留?

    穆偌央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振作起来,如果自己再多迟疑,对彼此都不会好,挺起胸膛,迈开步子,朝着外面走去…

    桦骏一双星眸望着那渐远的身影,无法再出声挽留,双手已经紧握成拳,不让自己追出去,却看到那橘黄身影倒落在一人身上,便急速迈开步子,一个瞬步便来到跟前,看到来人,剑眉越发紧蹙,“你怎么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