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秘密(一)

作者:筱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统江山续南明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妃常悍妇,相公休想逃!最新章节!

    “羽哲是你安/插在倪府的奸细…”穆偌央丝毫没有一丝诧异,淡淡开口道。

    “是…”桦骏点点头表示应许。

    “那定是羽哲告诉你,我被关起来的事情。”穆偌央缓缓开口说道。

    “是…”桦骏没有话说,唯一能做的就是点头。

    “你不会单单仅是二皇子皇甫斌的幕僚吧!”穆偌央话语中带着肯定的语气,小小幕僚怎么如此,事情一定没有如此简单!

    “是,我只能说各为其主,我唯一可以和你保证的是我不会害你…相信我!”桦骏剑眉微微蹙起,望着穆偌央的眼眸染起和煦的眼光,手轻轻地搭在穆偌央的肩膀之上。

    穆偌央则仅是淡淡的瞥了瞥,侧身将他的手弄开,嘴角扬起一丝嘲弄,“相信?呵…我已经不知道什么东西该去相信,还有什么东西值得我去相信!”

    “偌央…”桦骏紧泯下唇,她眼中的淡漠,她眼中的不相信,好似刀刃划开心间,一刀一划不懂的舞动着。

    “什么都别说…让我离开吧,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想参与…”穆偌央见桦骏欲言又止,也许他想要告诉他到底再为何人效命,他究竟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身份,但是这一切的一切,她全部都提不起任何兴趣。

    “偌央,你不能离开…”桦骏好看的眼眸带着一丝坚定,对着穆偌央微微摇头道。

    “怎么?就连你救出我出来,也是有你的目的…”穆偌央嘴畔那可笑弧度绽开,让人有种坠入地狱的错觉,她对他已然不信任!

    “我…”被一句道中的桦骏微微迟疑了下,原本他可以出口说出违心话,只是在面对如此的她,她那眼中满满的不信任,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说不出话来,也许,或许,他不想再欺骗她了,“偌央,其实我…”

    “别说,我没兴趣听…”桦骏眼中的迟疑以及那下定决心的模样已经莫入穆偌央的眼中,也许在此时此刻,她可以去相信这个愿意拿真心面对她的男人,只是心已经被划开一片一片,难以拼凑,这些朝廷事,各种纷争,她不想要再参与,她只想要漫步于林间,过着闲人野鹤的生活。

    穆偌央迈开步子朝着房门走去,却被桦骏伸手拦住,身边传来他轻柔的声音,“偌央,现在你不能走,外面两路人马都在寻你,倪超的,皇甫斌的,我只能留你再我身边,这样,只要你在我的视线里,我才会安心…”

    “是吗?原来我是如此有震撼力…”穆偌央冷笑出声,那绝美的脸庞挂上那漫不经心的笑靥,她都不知道,自己曾几何时会有如此的影响力,单单是她知道了倪超的那个秘密吗?

    “偌央,不要这样子…”桦骏颤巍巍的伸出手,不知道为何面对如此的她,心会在不断地抖动,想要伸手抚摸她的脸庞,却在下一刻,却被她夺过,顺便一句话从耳尖传入心扉…

    “暂时我不会走,还有不要碰我…”

    那双带着一丝陌生冷酷的表情,让桦骏心口好像沉浸冰窖之中,许久许久才从喉咙中挤出这么一句话,“好…你在我身边,我便安心…”

    穆偌央一个转身,丝毫没有一丝丝留恋,朝着内室走去,安心?他口中的安心,原本一句很美好的话语,没想到竟会变成如此…

    她已经不想再相信人,来这个时间,突然发现,所有的一切一切围绕着她,都是骗人的…

    倪超的爱,他的身份,他的一切,原来最痴最傻的那人只是她,那个还傻傻的对他说自己是来自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后的人类,没有人看到,那橘黄色身影在转身之际,一滴泪珠从那眼眶中缓缓滑落…

    +++分割线+++

    倪府之书房之内,“还是没有她的消息吗?”倪超坐在位置之上,下巴已然是满满的胡渣,那双迷人的凤眸已经失去原有的光彩,另一只手捧着酒壶,一口一口的往嘴里灌,嘴角荡开一丝失落的形式。

    “总管,属下无能,还是没有寻觅到夫人的下落…”冷言,冷漠两人站在书房之内,眉头因为整间书房的酒味高高皱起,真不知道在这三天中,总管喝了多少酒,那胡渣若是让旁人看到,定当会引起一阵喧哗和大事。

    “呵…她,还是不见了,带着我的白玉簪一起,就这样消逝了…”倪超抬手又一次将酒水灌入口中,原本好看的薄唇已经干裂开,大口大口的喝着,那酒水有些都已经顺着下巴,流到身上,湿了一片。

    “总管…”冷漠,冷言两人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些感情的殇,旁人实在不该多说,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劝,只是他们唯一明白的是,如果以后有自己喜欢的人,一定不能瞒着她事情,就算一些会伤害她的事,也要告诉她,这样两人才不会走到这一步吧。

    啪嗒…

    书房门一把被推开,傅冥强疾步走进,看到那已经三天没有出门,浑身酒气的倪超,剑眉高高皱起,一个瞬步一把将倪超的衣襟拉扯起来,将他那有些孱弱的身子拉进,锐利的眼眸狠狠地注视着那一蹶不振的倪超,“超,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不要管我…”倪超丝毫没有管傅冥强,伸手一把打掉傅冥强的手,微微眯起的凤眸注视着傅冥强,“强,人人都说酒能醉人,为何我却醉不了,你说啊!”

    “你疯够没有…”傅冥强紧皱的眉头因为那倪超口中的酒气,不由的手中的力气越发加大,右手扬起,直接一拳打到倪超的右脸之上,“你和穆偌央的缘分,一切都靠你自己决定了!若你还是这样,一蹶不振,我敢打赌,她已经不会原谅你!而且是绝对不会!”

    “可是,没有了她,我心好像残缺了一半,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你说啊!”倪超自从失去穆偌央那刻起,心便已经成缺,还能做什么,能够什么大事可以做!从没发现,原来他如此爱她!

    “难道你就愿意让她这么恨你吗?一直到死去!”傅冥强松开手中的拳头,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语重心长道,“还记得吗!只要我们将我们手头上的事情完成,那么你和嫂子两人已经不会有缘无分,她一定是个明事理的人,超,你振作点啊!你的那些雄心壮志去哪里了!”

    倪超任由傅冥强牵拉着他,合上眼眸,深深地呼了口气,许久许久才张开那锐利的黑眸,嘴角恢复一贯的弧度,“强,发生什么事了!”

    “你啊…唉…”傅冥强见倪超总管恢复如初,不由的叹了口气,“关于你之前遇见的大叔,今日被带入宫殿之内,想必已经面圣!”

    “这么快!”倪超眉头高高隆起,看来一切都将会尘埃落定,只是皇甫斌和皇甫昊两人有的忙了,皇位之争,这场纷乱实在有看头…

    “嗯…好在你已经振作起来了…”傅冥强手拍了拍倪超的肩膀,看着他有些消瘦的脸颊,不由得深深叹息,这爱情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强,我们就来好好看一场闹剧吧…”倪超嘴角绽开一丝弧度,强说得对,等一切事情都解决了,再去找央,想必她已经会原谅他的,他的苦心她应该会懂!就算不懂,之后他定会退隐山林,随她一生一世…

    +++分割线+++

    “什么,再说一遍!”皇甫斌刷的一声从凳子上站起来,眉头紧紧的蹙起,低头凝视着那跪在地上的男子,沉声道出。

    “骠骑大将军上官亮带着一名中年男子进宫面见圣上。”跪在地上的男子一一道出。

    “中年男子?何人!”皇甫斌有些疑惑的望着跪在地上的暗卫,实在想不明白,最奇怪的是,骠骑大将军上官亮会从远远的边关回来,实在太过奇怪,上官亮,原皇后娘娘的兄长,从千里迢迢回来面见父皇,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属下前去调查,那名中年男子,听说在二十年前搬到这边,其他便在一无所知。”暗卫开口平淡的说出事情来。

    “二十年前?”皇甫斌不断地嘀咕着这几个字,二十年前,不就是大皇子被人所挟持,消逝不见的日子吗?难道这两者之间会有什么东西相互牵扯着,难道大皇兄他还在这个世界上!

    “先下去…”皇甫斌摆了摆手,淡淡道,若是真如自己所想,看来一切都不简单了…

    +++分割线+++

    丽妃寝宫之内,“母妃,不知道你匆匆忙忙唤儿臣过来,所谓何事?”皇甫昊吊儿郎当的翘着二郎腿,望着脸色有些凝重的丽妃,开口说道。

    “昊儿,你可知那个骠骑大将军上官亮回来了!”有荣华贵的丽妃,脸色有些难看的看向自己的儿子。

    “上官亮回来了?没什么,不就回朝吗?母妃有何大惊小怪!”皇甫昊一脸无所谓的模样,随意道。

    “他还带了一个人,我让人去看过了,那就是当年皇后娘娘的亲信,抱走大皇子的内侍小桂子。”丽妃脸色越发难看无比。

    “什么!”皇甫昊不由得瞪大眼眸,难道他带来了大皇子的消息!看来他的对手不止二皇兄一个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