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被救

作者:筱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续南明医统江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妃常悍妇,相公休想逃!最新章节!

    西厢别院之中,房间之内,穆偌央靠在床榻上,眼眸轻轻的阖上,嘴角绽开无力的笑颜,那些苦涩的,美好的,全部滑入脑海,最终汇成一句,爱错人,付错心!

    身子被人夺去,原本以为被他夺去至少比别人的好,但是如今才看透,倒不如让一个不相识的人夺走第一次,也不愿那人会是他!

    倪超,我该拿你怎么办!

    爱?已经不再…

    恨?没有心去憎恨!

    原本就此离开这个地盘,不想再纠缠,心已经伤痕累累,怎可在付出!只是他却将她关住,只因这个可笑的理由,恨意萌生,一切的一切,爱转为恨的瞬间,只需一眼便是永远。

    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大门一把被推开,穆偌央淡淡仰头望去,清/一色长衫的书生之气男子站在房门之外,嘴角勾勒起淡淡的弧度,迈开步子缓步走进,直到距离床榻只有几步才停下,“偌央,你受苦了…”

    “桦骏…”穆偌央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原本以为会是鹰过来营救,竟没想到会是桦骏,那个看似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子!

    桦骏微微颔首,缓步上前,伸手将穆偌央摆在膝盖上面的右手握住,轻轻拉扯起,带动她整个身子,低头凝视,薄唇微张,“偌央,我带你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好吗?”

    穆偌央仰头望着桦骏,柳叶眉一皱再皱,脸色越发难看,将手从桦骏的手中抽离,许久才张口说道,“桦骏,你也骗我!”

    如果不是高手,怎么可能将倪超安排的侍卫打败,如果不是有一定的能力,怎么赶去挑衅倪超,一切的一切只有一个可能,她又一次受骗了!

    桦骏被甩开的手,又一次紧紧地将穆偌央逃离的身子禁锢住,话语中满是诚恳之意,“对不起,偌央,我等一会给你解释好不好?”

    “呵…突然我觉得,你们没有一个是可信的,真的好悲哀…”穆偌央浅笑出声,只是那唯美的笑靥下确实如此悲哀,眼眶却已是堆满血红血丝,她不会哭,不会因为这些哭,只是好像那已经伤痕累累的心口被刀刀划着,原本以为那书生男子,那个看似无害的男子会是如她真实看到的那般,却不料,一切都是假象,假的可怜,而她却被蒙在鼓里,傻傻的认知一切。

    穆偌央想要逃离,伸出双手一把打掉桦骏禁锢她的双手,好笑的望着跟前她看不透的男子,可是却在下一秒,脑袋失去意识,身子好像跌进一个怀里,之后便再无思绪,好想,好想就这么睡过去,再也不会醒,这样会不会很幸福…

    突然好想回去,回到有苡陪伴的日子,两人一起浑浑噩噩过着的傻傻日子,没有算计,没有争夺,只有两个赤诚友谊之心…

    穆偌央阖上双眼之后,便再也一动不动,桦骏将她的身子紧紧拥住,低头凝视着跟前已经昏去的小女人,幽幽的叹了口气,原本打算只是过来看下热闹,没想到却看到她如此失魂落魄的模样,心中的隐玄被触动,好像心中又一次不忍,不忍看到她如此,好想好想将她拥上一把,在此刻,他才知道自己对她的莫名感觉,不是别的,只是一种叫做喜欢的东西…

    +++分割线+++

    二皇子宫殿之内,“你说什么!”皇甫斌坐在位置上,原本手中摆动的茶杯,微微一倾倒,将些许茶水倒了出来,面色有些沉重,望着自己以前的暗卫长鹰,开口说道。

    “二皇子,属下迟了一步,穆主子不知道被何人救走…”鹰对着皇甫斌单膝下跪,脸上满是阴沉,剑眉微微皱起,催下的脸庞没有人看得到他此时的表情,“是属下失职了…”

    “被何人拐走?有线索吗?”皇甫斌望着单膝跪在地上的鹰,眉头高高皱起,若不是当初鹰禀告他,他联系不上穆偌央,也安/插人在倪府中,这才发现偌央被倪超不知何时被关到他的西厢别院中,而且还是侍卫重重把手,之前两人的恩爱,只羡鸳鸯不羡仙,现在的局势,说实在的,实在有些奇怪。

    “没有…”鹰催下脸庞,淡淡开口说道,他再为自己没有救到穆偌央而感到内疚,她是第一个问他名字的主子,她也是第一个人对他说谢谢的话,她更是第一个会关心下属的人,所以他真的把她当成她唯一的主子,就算是死,付出生命,他也在所不惜…只是他却没有用,没有帮到她…

    “偌央她最近有没有做出什么异常的事情?”皇甫斌皱了皱眉,思量了片刻,许久才从喉咙中说出。

    “这,属下不知…”鹰微微迟疑了一下,但便立马说出来,至于偌央让他调查的事情,她要他保密,况且如今跟前的男子已经不是他的主子,他没有必要向他禀告,黑瞳中闪过波动,随即消匿不见。

    “好了,你先下去吧…偌央的事情,我会再去调查的…”皇甫斌叹了口气,什么线索都没有,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救她,她又会在哪里?

    除了他,她还有什么好友,救她的那人又怎么会知道她此时正处的形势,除非在倪府中有安、插着见习,这些都不重要,既然救她,就一定会保护她!

    如今唯一让他疑惑和好奇的是倪超又为何会将她悄无声息的关起来!一切都是在太过奇怪…

    +++分割线+++

    “什么!嫂子被人救走了!”傅冥强火急火燎的赶过来,一把推开书房,打开门的第一句话便是这句,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是…”倪超黑瞳中闪过一丝难忍,如果早晨自己不去上朝,守候在她身边,那会不会不会失去她!

    倪超的声音就连呼吸都有些颤抖,那话语好像是从喉咙中挤了半天才道出这么一句话来,沙哑的让人心疼。

    “好了,没事了,不要难过…”傅冥强大步上前,手搭在倪超的肩膀之上,话语中带着一丝劝解,眉头微微隆起,心中的不安感直系上身,“超,你说,嫂子会不会说出你是假太监的事情,毕竟她如今如此恨你!”

    “她,她不会说…”倪超想也没想便说出这句话来,没有原因,没有理由,他就是相信!只是,为何他的心底一片凉意,总觉得两人之间将会再也不见,距离愈来越远,曾经还能够傻傻的站在外面守候着,如今却是连一连房间,可以守候的人都没有,心好像空了一角,凉凉的…

    “为什…”傅冥强发自本能的想要问出原因,但为什么还未问完,便看到倪超的寂寥的表情,不由得叹了口气也便不再询问缘由…突然觉得爱也是一种伤人的毒药…“超,你没事吧?”

    “呵呵…没事…”倪超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心空空的,寂寥,说不出的感觉,只能强颜欢笑,这一切,他们之间,会不会就此再无瓜葛?

    “超,别想太多,只要我们把这事情办好,我想嫂子会明白你的良苦用心的!别担心了…”没有经历过感情的人,当然不明白感情的苦楚和甜腻,傅冥强只能悠悠叹息的说着,大在倪超肩上的手,轻轻地拍了拍。

    “嗯…我没事…”只怕事情耽搁的越久,他们之间的误会会越深,她会越发的恨他,只是如今一切的权宜之计都是为了保护她,让他无后顾之忧,央,对不起,明明知道你说过,你要陪我到最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但是我却舍不得你去冒险,哪怕一丝一毫的可能都不行…

    +++分割线+++

    湖畔上的一座房屋,女子坐在编制的藤条竹凳之上,淡淡的看向一旁的男子,“桦骏,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偌央,对不起,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便将你救出来…”桦骏走到穆偌央身旁坐下,眼中闪过一丝尴尬。

    “我迟早都要出来,由谁救不重要!”穆偌央仍是冷冷开口,在这个世界上,她不知道还可以相信谁!那个和她许诺誓言的男子,那个让她爱恨交缠的男子,那个让她再也不敢轻信人的男子,已经伤透了她,那颗已经支离破碎的心。

    “偌央,你不要这样的…”桦骏看到穆偌央露出这么一副表情,心好像在滴血一般,曾几何时,这个女人会在他心中扎下这么重重的根!

    不就是倪府假、扮羽哲时的邂逅,不就是设计拯救她却被她反拯救的他,不就是第一个敢扇他巴掌的女子,不就是,不就是,多少个不就是,让他喜欢上这个蛮悍的女子…

    可惜,当他真正确认出这一点之后,才发现,她的棱角,不知道何时被爱情所磨平,为了爱,不断地迁就着,明明知道很多事,却不在追究,难道这就是爱的魔力吗?

    “当初我们初见,是不是你设计?又故意在倪超的眼皮子低下对我示爱…”穆偌央用极其平淡的话,将自己猜测出来的事情一一讲出。

    “那不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我们的第一次是在倪府,我扮羽哲撑伞时候的相遇…”桦骏默默催下脑袋,不想再有隐瞒便一一开口说道。

    放假~\(≧▽≦)/~啦啦啦,筱会努力更新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