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摸我!

作者:筱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统江山续南明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妃常悍妇,相公休想逃!最新章节!

    北阁院,“央儿,你今天腿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点起来!”穆偌央手揉了揉耳朵,如今倪超只要一回府,第一件事情绝对是来她的北阁院,而开口的第一句就是询问她的脚伤。

    “唉,你每天都问,不烦么?”穆偌央仍不住叹了口气,开口说着。

    “不烦…”倪超丝毫没有因为穆偌央的语气而退却,反而大大咧咧的蹲下身子,凤眸仔细的打量着那被纱布绑得严严实实的小腿,“真的没事吗?”

    “没事啦,都过去将近一个月了,骨头快要愈合了,很快就会好的,不用担心,静养一段时间就好…”穆偌央见倪超脸上那满满的自责,不禁语气轻轻放缓,轻轻地绽开笑靥。

    “对不起,我,害苦了你…”倪超蹲下的身子,仰头望着穆偌央,声音断断续续,支支吾吾的开口说道,如果可以,他希望骨折的是他…

    “傻瓜,说什么呢!”穆偌央突然觉得很心疼跟前的男子,看似冰冷如霜的他却好似一个孩童,紧紧地保护着他那易碎的心,一旦他让人走进,那便会看到他那支离破碎的悲伤和哀愁,穆偌央手轻轻的捧起男子的脸庞,一字一顿的开口道出话来,“如果那天让我再抉择一次,我想我还是会帮你挡下柱子,没有原因,只是条件反射。”

    “央儿,我…”倪超又一次被穆偌央的话给震撼到,从没有人会对他说这些,除了他的母亲。

    “叫我央吧,我不喜欢央儿这种唤法,感觉都要起鸡皮疙瘩了…”穆偌央将倪超的表情全部都望进眼里,不由得叹了口气,打断他的话,直接转移话题。

    “啊?噢,那你以后叫我超,不要叫太监相公…”倪超点了点头,站起身子,坐到穆偌央身边,轻声的说道。

    “噗嗤…哈哈,你本来就是个太监,我不叫你太监相公还能叫什么啊!”穆偌央被倪超那说话的语气给逗乐,捧腹大笑地笑出来,只是才刚笑了一会,便觉得自己身旁的温度骤降,笑容停滞下来,她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唉,该死,她就是这样,老是祸从口出,急忙赔起笑脸,还未曾说出一句话,就被倪超接着说话来,“我是太监,你不介意吗?我不能给你性福,更没有能力可以让你有子嗣,更有可能让你被世人耻笑,也有可能…”

    “够了,不要说了!”倪超那有些颤抖的声线触动着穆偌央那柔暖的心房,手轻轻搭在倪超的手臂之上,轻轻摇动着脑袋,“不要这么说自己好吗?超…太监有如何?难道就不能拥有所要的幸福,世人的眼光我不管,我只知道我喜欢上一个人,只有那人让我又心跳触动的感觉,这样便也就足够了,真的够了!所以不要再说什么,不是真男人,或是假男人的话,这样我只会瞧不起你,讨厌你!”

    “央,谢谢你不嫌弃我…”倪超眼中闪过一丝狡黠,随即又消失不见,大手紧紧地握住穆偌央的小手,扬起那双迷人的凤眸,“央,我们行房吧!”

    “噢…啊?什么!”穆偌央没有多在意倪超的话,随便的回应了下,可当脑子转过来,不由得大叫出声,行房?洞房?开玩笑的吧!太,太监怎么行房啊!

    “行房,你没有听错!”倪超眼眸染上一丝丝情欲,脸庞笑的越发灿烂,伸手轻轻地搂住穆偌央的腰身,靠着她的耳畔,嘴巴轻轻启动着。

    “你…我…我们…”穆偌央瞪大眼睛,手指了指倪超,又指了指自己,最后两人一起指,“行房?洞房?上床!”

    “不然呢?你觉得还有可能会和别人吗?”倪超低笑出声,将头轻轻的埋在穆偌央的白皙的脖子之中,那炽热的鼻息直喷在穆偌央脖子之上,刹那间脸变得通红,伸出手将倪超和她距离拉开,“我,我没想过我们要洞房!”虽然她接受自己喜欢上一个太监,但是她还真没有接受要和太监发生那种关系,她好像是在hold不住,太,太恐怖也太劲爆,实在不适合她。

    “央,你是在嫌弃我吗?”倪超低头垂下脑袋,像个可怜的孩子,一顺不顺的摆弄着手中的衣袖。

    “不,不是,我只是…”穆偌央丝毫看不到催下脑袋的倪超嘴巴牵动的笑靥,带着痞痞的坏笑和那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穆偌央还在结结巴巴的开口,身旁伤害到跟前的男人,视线落在自己的腿上,眼睛闪过一丝精光,“超,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因为腿还绑着绑带,所以不太适合和你做运动…”

    “没事,为夫可以…”倪超继续不懈努力的做着“辅导”,一副明事理的模样,“全程抱着娘子,不会让娘子出任何力气…”

    “天呐,你,你还是宰了我吧!”穆偌央实在受不了跟前倪超一副天真烂漫的说着调情的话,视线紧紧地盯着倪超上下打量着,电视里的太监,在这一方面都有问题,不是虐待人就是被人虐待,不知道倪超是属于哪种?可是她实在没有胆子去试!

    “娘子,其实只要你愿意去试一下,我保证一定会有别的收获,真的!”倪超伸手轻轻拉扯过穆偌央的小手,将它带向自己被衣摆挡住的下半身,就在快要碰触的那么一瞬间,穆偌央猛的一把将手抽回来,将它藏匿在身后,“超,那个,我,能不能给我个时间!我需要时间调解下!”

    “央,你是真的嫌弃我吗?你不喜欢我吗?”倪超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可怜兮兮的望着穆偌央,说话的语气相当之可怜!

    “啊?不是,只是…”她难道就不能来个柏拉图式的爱情吗?和太监,她好像还没有开放到这种程度啊!

    “不是什么!只是什么!说到底你就是不喜欢我,就因为我是太监,你觉得我脏,不全!”倪超听到穆偌央那有些排斥的语言,不开心的冲着穆偌央的吼叫出来,虽是如此,可是满满的悲切。

    “啊!好啦,你想怎么样啊!”穆偌央真心承受不起倪超那模样,她到底做了什么孽,会遇到这么一个死太监!

    “摸我!”倪超痞痞的扬起脑袋,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傻样,冲着穆偌央嬉皮笑脸的说着,“你只要摸一下,一下就好!我就不纠缠你了,好不好嘛…”他决定让她知道他是真男人,他想要告诉她,他的一切,所以…

    穆偌央嘴角有些抽搐的望着那双腿张开的老大的男子,为什么她有种想抽人的冲动!心还在摇摆不定的摇晃着,如果说喜欢一个人就要爱上他的全部,包括他的身子,那个残疾的身子,一定让他很难堪吧!

    穆偌央眼眸缓缓染上一丝心疼,不知道他那时候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如今的他又做了多大的思想准备,将自己那不堪的身子露给自己心爱的女子看,自己之前却还是一脸嫌弃,看来她错了,真的错了,纤细的手从背后轻轻探出,朝着男子胯下伸出…

    “总管,有急事!”就在快要碰触到的那么一霎那,门外传来冷言焦急的喊叫声,穆偌央咻然收回手。

    “该死!”倪超不爽的出声咒骂出来,“别理他,我们继续…”

    “这…”穆偌央脸上的那两驼红晕越发明显,眼珠溜溜转动着。

    “总管,花公子他不见了…”冷言见房内丝毫没有动静,便又开口朝着房门喊出。

    “什么,花花不见了!”穆偌央听到冷言的话,脸色刷的一声变白,单脚立起来就差跳下床榻,好在倪超一把将她摁住,“注意你的脚!”随即将穆偌央拉入怀中,让她安安稳稳的坐在他的腿上,“进来…”

    倪超冷冷的声音再次传来,冷言听到后便一把推开房门道,“总管,丫鬟说一早便失去了花公子的踪影!”

    “怎么回事?花花会去哪里了?会不会因为我的关系离开了?”穆偌央脸色有些铁青,手毫无意识的紧紧拉扯着倪超的衣袖,抬头仰起望着倪超的脸庞。

    “不会的,没事,别担心!”倪超大手轻轻地覆上穆偌央有些冰冷的手,温柔的响起声音,随即转头看向冷言道,“府中都找遍了吗?”

    “找遍了!”冷言微微颔首轻声说道。

    “花花把包袱带走了?”穆偌央仍不住发问,是不是她最近没有顾忌花花的感受,一直霸占着倪超,所以花花吃醋了,难过了,离开了?

    “房间的衣服全部都在,没有打包离开的痕迹。”冷言愣了愣便接着回道。

    “超,今天有没有什么你和花花的纪念日?”穆偌央想了想,许久才开口说道。

    “呃…我从不记得这些…”倪超眼色伤过一丝尴尬,抹了抹鼻子,轻咳出声。

    “总管,属下记得今日好像是您一起陪花公子种植桃花树的日子。”总管对这些事一向漠不关心,冷言不由得出声说道。

    “桃花树?”穆偌央奇怪的望着倪超,突然脑海突然回想起两人的意外之吻,那个第一次触动心的吻,脸上不由得染上红晕,“就是当初那个桃花林?”

    “是…”冷言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超,我们快去看看…”穆偌央攀上倪超的手臂,急切的开口道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