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着火了—痛苦的源头

作者:筱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妃常悍妇,相公休想逃!最新章节!

    倪府大门口之外,黑色锦衣男子从马背上飞快的跳跃而下,伸手一把拽住看守大门的侍卫衣襟,脸上满是焦急,声音低吼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回,回总管,厨房失火,夫,夫人在里面,还,还没有救出来…”那侍卫见倪超一脸阴沉恐怖,吓得直打哆嗦,结结巴巴了许久才把话说出来。

    倪超一把松开侍卫的衣襟,疾步跑想厨房,而身后尾随的侍卫则是边跑边说,“府中众人都去救火了,想必很快就会把火扑灭,把夫人救出来…”

    倪超对侍卫的话充耳不闻,脑子里只有那身影闪过,该死的女人怎么就会去厨房,怎么就会失火,随即转念一想,昨夜夜晚依稀听到她说要下厨做一顿佳肴给他吃,难道自己才是罪魁祸首?心绪紧紧地尾随着跟前的那场大火…

    厨房之外,外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侍卫,各个手中都提着水桶,一桶桶朝着着火的厨房扑去,却丝毫不起任何作用,火势却是越演越烈。

    “总管您来了!”管事看到倪超过来,便急忙走上前去。

    “怎么样了?央儿她救出来没有!”倪超在看到那如毒蛇一般嚣张的大火,脸色铁青,身子有些瘫软下来,好在身后有冷言冷漠搀扶着,否则都有可能会晕死过去。

    “总管,我们都在很努力的救火,只是一时片刻,实在灭不了火,夫人,夫人…”管事看到倪超的表情,便催下脑袋,有些颤抖的说着。

    倪超没有说话,火红的毒蛇火焰在眼眶中蔓延开来,记忆好像回到那年,那让他痛不欲生的那一年…

    +++回忆起+++

    阳光明媚,柳叶枝条随风轻轻飘动着,院子之内,树下小男孩坐在秋千之上,晃荡着,不断玩耍着,“娘亲,贤叔叔为什么都不来看我们啊?”小男孩天真烂漫的望着在院子中摘菜的女子。

    “他,应该不会再来了吧!”女子听到小男孩没有一丝丝城府的话,心便渐渐沉淀下来,手中的动作停了停,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和他已经两年半不见了,他说他会回来找她,他说之后会迎娶她,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骗人的,一年两年的等,越等越是悲伤,越是无奈和苦楚,喜欢一个人是卑微的,当得不到另一人的肯定,那一切都是枉然,也许她的爱就从未曾得到他的肯定!“以后,就我们母子两过,不好吗?”

    小男孩看到女人眼眶发红的迹象,小凤眸中闪过一丝不属于年纪的成熟,催下小脑袋,两年娘亲的等待守候全部都落在他的眼里,他心中对那个男人也越发憎恨,若不是他给的承诺,娘亲定当不会如此之傻,放弃这么多人的追求,愿意用自己的逝去的春光年华来等候,“娘亲,以后就让我守护你,一定不会让你受伤害的!”

    “好,超儿,娘亲以后就指望你喽。”女子被小男孩的话给逗乐起来,将刚摘好的菜放到篮子里,缓步走到男孩的身旁,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蛋,笑了笑,露出绝美的笑靥,感谢上天让她捡到这个孩子,虽然被父母亲赶出府,经历所有人的耻笑和痛斥,可她却无怨无悔,伸手轻轻牵起男孩的小手,“超儿,走,娘亲带你去做你最爱吃的桂花糕!”

    “嗯,娘亲真好…”男孩感受得到大手的温暖,紧紧地包裹着他的小手,开心的露出甜美的笑靥,屁颠屁颠的仍由女人拉着他的手朝着厨房走去。

    厨房之中,女子轻挽起衣袖,打了一盆清水,轻轻扭头看向身旁的一样撩起衣袖的男孩轻声道,“超儿,糯米粉好像不太够了,去给娘亲买一点过来,好吗?”

    “啊?嗯,超儿这就去买…”男孩点了点头,伸手从女子手中接过银子,便小跑出去,若是他知道出去之后便是永恒,再也看不到自己亲爱的母亲,他是不是不会离开?

    男孩从店铺捧着糯米粉小跑回来,便瞧见自己家门已经被人群密密麻麻的围住,只见一些大汉,各个都捧着水桶打水,朝着那厨房浇水,厨房已经通红一片,满是火光,男孩已经呆愣在原地…

    “这不就是倪嫂子的孩子嘛?”身旁传来大婶们的交谈声…

    男孩一把紧紧拉扯着身旁的妇女,“大婶,我娘亲呢,有没有看到我娘亲?”

    “孩子,我们看过火光就拼命赶过来了,没有看到倪嫂子啊!”大婶看到小男孩脸上的惊恐,便急忙蹲下身子,将男孩轻轻拉扯住,劝慰着,“没事的,大伙儿都在救火,倪嫂子很快就会被救出来的!没事的…”

    “娘,娘亲,娘亲还在里面!”男孩用尽全力挣脱妇女的拉扯,从大汉手中夺过水桶直接往身上灌去,直直的冲进火场,在他眼中如今惟有他的娘亲,那个不是他亲身母亲的女人,那个不顾一切人的反对,将他从山洞中抱来,对他和亲生孩子疼爱的女人,那个为了他,被赶出府邸,被世人唾骂,浪费了自己的美好一生,她本该找个好人家嫁了,做一位好妻子,却为了自己,放弃了一切,“娘亲…”

    没有人会想得到男孩能够有如此的胆量直接冲向火场,更没有人会想到去阻止这孩子,所有人都被这男孩的举动给吓坏了,许久直到男孩消失在火海中,所有人才反应过来,“啊,孩子跑进去了,快快,快点灭火啊!”

    男孩跑进厨房之中,四处全部都是大火,房檐上的柱子全部落在地上,带着火星,男孩找了很久才看到厨房的正间看到那白衣衫的女子躺在地上,嘴角还带着一丝丝血迹,“娘亲…”男孩疾步跑过去,将躺在地上的女子扶起来,“娘亲,娘亲,醒醒啊…”

    “咳咳,咳咳咳…”白衣女子轻张开眼眸,小男孩稚嫩的脸庞落入她的眼中,手轻轻地抚上他的脸庞,“超儿,你,你快走,快走…”

    “娘亲,超儿带你一块走…”男孩眼眶已经有些湿红,伸手将女子手臂拉扯起来,让她靠在自己那幼小的身上,他想要用他小小的身子支撑起那大大的母爱。

    “咳咳,噗嗤…”一口鲜血从女子口中倾泻而出,染红了男孩的衣服也赤红他的眼眶,“娘亲,你怎么回事?怎么会流血?”

    男孩手颤抖的去擦女子嘴边的血迹,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擦掉,反而越流越多,女子好像想要说什么,却抬头看到原本在房檐上的柱子已经歪歪斜斜的颤动着,一把抱住身下的男孩,跌在地上,而那跟柱子更好压在女子身上,“啊…”女子疼痛的声音从她口中溢出,直直的冲击着男孩的耳膜…

    “娘亲,娘亲…”被紧紧地抱着的男孩,看不到一切,只知道他又一次被娘亲保护了,又一次被她用生命呵护了,泪水顺着脸庞轻轻留下,一双染血的手轻轻地抚上男孩的脸庞,擦拭掉他眼眶下的泪水,“男儿当自强,超儿,答应娘亲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哭!”

    “娘亲,娘亲,你怎么样了?超儿不哭,不哭啊!”男孩抬手一把把泪水擦掉,吸了吸鼻子,想要转头看向紧紧抱着他的女子,却被女子手轻轻地遮住,“别看,现在娘亲很丑,很丑,乖,只要记得娘亲最美的一面就好…”

    “我不看,不看了,娘亲不要说话,我找人救你,救你…”男孩眼中那打转的泪水就是不让它落下,因为娘亲说过的,不能哭。

    “孩子,这个给你,去找他,他会将你抚养成人的…”女子颤巍巍地从手中拿出一块令牌,递给男孩。

    “这是?”一条金龙令牌赫然出现在他眼中,只有当今皇上才会有,难道…“娘亲,为何你嘴角会有血?”男孩眼中闪过一丝不确定,为何会发生这种事情,若是贤叔叔就是当今圣上皇甫鹤贤,那么…

    “别管这么多了,快,拿过去,快出去,房子要倒塌了,快点…”女子将令牌直直的塞到孩子的手中,抬起纤细的手臂轻轻地抚上那小脸。

    “哎,你们在这里啊!”突然闯进一位大汉,看到两人便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将被女子护地严严实实的男孩拉扯出来,后便拼命的想要将柱子掰开,却还是没有结果,“大哥,咳咳,您不要管我了,我是个将死之人,请你带我的孩子快点出去,这个房子快要坍塌了…咳咳…”

    “这…”大汉犹豫了片刻,便立刻下定决定,一把将男孩抱起,“对不起了…”

    “不…娘亲,不要,不要…”男孩被大汉紧紧地抗在肩上,痛苦的嘶吼喊叫着那被压在柱子下的女人,“娘亲…啊…”

    “超儿,好好照顾自己,为了娘亲,为了你自己…”女子温柔的望着那已经有些泪眼朦胧的男孩,嘴角荡起一直惯有的微笑,是那般温馨,美妙…

    “娘亲,啊…”男孩嘶吼声伴随着房屋倒塌声,一切沉浸于火海之中,消逝不见…

    留言,呃,木有留言额内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