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心沦陷?

作者:筱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妃常悍妇,相公休想逃!最新章节!

    北阁院,夜深人静却仍是灯火通明,女子一身素衣坐在窗户边际,素手轻轻撑着脑袋,仰头望着那半空中的月亮,花花的话还在脑海中盘旋,他说,他未曾看过倪超笑的这么开心,他说也从未见过倪超情绪变动这么大,以往的他都是没有一丝丝情绪,平淡无比,他说他想要让她守护倪超,他说了很多很多,每一言每一语,每一个画面情绪全部刻画出他对倪超的迷恋…

    她迷惘了,她并没有打算和花珂辰争夺倪超,也不曾想过将他们赶走,自己独占倪超一人,她只是想静静的陪伴,如若能帮上忙,就尽力帮,她唯一想做的就是这点,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阴差阳错的回到现世,她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愿意为了倪超放弃自己的父母亲,一切一切她都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抉择。

    “夫人,该休息了!”小兰站在门外轻轻扣着房门,轻声低诉着。

    “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吧…”穆偌央被小兰的喊声,这才慢慢缓过神来,两天了,距离那天的事已经过去两天,倪超也没有再过来见她,也许那日被她伤透了吧,他的身子还好吗?身子会不会还冰冷如霜?这一切她都无从得知…

    穆偌央站起身子,缓步走向床榻,还未坐下身子,就瞧见房门一把被踹开,紧接着便走进一身紫衫的傅冥强,脸色带着些许难看,瞬步走到穆偌央跟前,伸手一把擒住她的手臂,将她拉扯起,星眸微微眯起,声音冰冷如霜,“穆偌央你到底想做什么!”

    “放开…”穆偌央吃痛的皱了皱眉,用尽力气从傅冥强手中抽离开来,愤怒的瞪着跟前的男人!语气冰冷如霜,“你想怎么样?”

    “这话应该是我要问你吧!穆偌央!”傅冥强一脸阴沉的死死盯着穆偌央,脸上满是阴霾,恨不得想要将她拆皮剥骨。

    “你在说什么?请说明白点!”穆偌央绕过傅冥强,脸上恢复以往的镇定,瞥了眼傅冥强,淡淡开口。

    “不懂是吗?”穆偌央那一副镇定无比,丝毫没有表情的模样莫入傅冥强的黑瞳中,愤怒之意席卷而来,猛的伸手一拽将穆偌央的手臂拉扯着,一把拉扯着穆偌央离开房间,“我带你去看看清楚!”

    原本还在反抗的穆偌央,见自己力气抵不过跟前的男子,也就不再和他攀比,便仍由他拉扯着,心中的弦轻轻拨动着,莫非是倪超除了什么事情?可是那日不是应该好了吗?不是应该都没事情的了吗?惨白的面容缓缓覆盖而上,心开始忐忑不安的跳动着,他,不会有事吧?

    流云楼,穆偌央被傅冥强连扯带拉的带到房间,穆偌央刚跨进房间就瞧见那床榻上还熟悉的躺着那个身影,身子微微颤动,“他,他不是已经苏醒了吗?怎么还躺在床上?”

    “呵,问我?我还要问你呢?到底怎样才肯放过他!”傅冥强冷笑出声,望着女子脸上的惨白越发扎眼刺目,声音越发刺目。

    “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他…”穆偌央脚步挪前一小步,却又停滞下来,有些颤抖的望着倪超,此时的他,脸色比上次还要惨白如纸,丝毫没有一丝血色,原本一直性感的嘴唇都有些干涩干裂,带着血丝,抨击着那心口。

    “没有?你可知道,他单单为了你发病发了三次,在牢狱之中,他洋溢着幸福的感觉,你可知道他笑的有多灿烂?”傅冥强丝毫没有因为穆偌央的脆弱而心软,一次次道出事实,他不明白,真的不明白,若不是喜欢,怎么会三更半夜去挖尸体,若不是喜欢,怎么会为倪超做这么多事情!

    “我,不知道…”正如千金大石重重的压在心中,连呼吸都是奢望,喘不过气,身子靠着房门好不容易将自己支撑着。

    “你不知道!那你为何对超这么好,为什么他坐牢狱,你愿意去看他,去救他,难道你只是觉得这是一位妻子该做的事情,所以你做了,与感情爱情无关?”傅冥强越想越生气,倪超因为她的出现改变了很多很多,可是她呢,到底安着怎样的心去接近倪超,到底为了什么啊!

    “我,只是…”穆偌央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却还是说不出来,缓缓低下脑袋,她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只是,她还没有想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愿意永远的留在这里,她有很多的东西无法割舍下来,她还要考虑。

    “只是什么?穆偌央,你看看你已经害他害的多惨了,我给你两条路,一条趁着倪超还没被你彻底伤害的时候,你离开倪府,永远不要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另一条,留下来,好好照顾他,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离开他,他是个脆弱的男人!”傅冥强瞥了眼倪超,轻声的叹了口气,若不是自己今天得空过来随便逛逛,也不会知道倪超又发病的事情,心中满是不爽,对这个女人唯一的好感都消失殆尽,“你自己选!”

    穆偌央没有回答傅冥强的问题,缓步走到床榻的倪超身旁,轻轻地坐下身子,伸手探向他的额头,还好不烫,身子也不冰凉,这才放下心来,转头看向傅冥强,缓缓开口道,“可以和我说,他因何事才得病的吗?”

    傅冥强愣了愣,随即便立马晃过神,穆偌央眼中的关怀和温柔的动作全部莫入他的眼中,她的决定他已经知道了,希望她能够遵守,否者,他死也要将她毁灭!“你跟我来下书房…”

    傅冥强说完话便转身走出房间,而穆偌央则是伸手将倪超的被褥拉扯好,确保没有一丝空隙,这才站起身子,尾随出去…

    +++分割线+++

    流云楼内,男子白皙肌肤,一身雪白的亵衣靠在床头,被子严严实实的盖在身子之上,此时正温柔的望着跟前手捧着汤药的女子,只见女子一手拿着汤勺轻轻地舀了勺汤药,凑上嘴巴,轻轻地吹了吹,确保已经有些变凉,这才将汤勺的苦药送去给倪超喝下。

    “娘子,药苦!”倪超凝眉死死的盯着那汤勺里面的药,回想起这几天都在被喂药,现在一看到药就开始反胃。

    “良药苦口利于病!”穆偌央白了眼跟前的男子,这都怕苦,能干什么大事,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是变了样,“喝完,等下给你吃块梅。”

    “切,我又不是小孩!”倪超一脸不屑的瞥了眼跟前的小女人,老是把他当成小孩一样,有时还会迷迷糊糊的和他说,喝完药给吃糖糖,实在有些受不太了。

    “呃,那你想怎么样!”穆偌央递去的汤药,倪超就是嘴巴张也不张开,一副闹脾气的小孩的模样,“上次,你不是一样让老嬷嬷威逼我喝下中药,现在…”

    “噢?这么说,娘子你是故意来整为夫的!想报上次那一仇,是不是!”倪超直接将穆偌央的话打断,自顾自的说起事情来,嘴角微微上扬起。

    “是啊,是啊!你到底喝不喝!”穆偌央也来了脾气,直接将汤药啪嗒的一下放到凳子上,一脸厉色的望着倪超。

    “我喝,我喝…”倪超立马像个懂事的小孩,大手一把将摆在凳子上的汤药,狂喝下来,不到几秒的时间便将它喝完,一滴不剩的冲着穆偌央摇着手中的碗,“娘子,你看我喝完了!”

    倪超傻乎乎的陪下笑脸,让穆偌央不由得噗嗤笑出声来,不明白为什么他在面对她的时候会露出这么可爱的一面,平时的霸气狂妄去哪里了?一副活宝的模样,“好啦,躺好!”穆偌央从倪超手中接过碗,白了眼,仍不住叹了口气。

    “我基本上已经痊愈了,能不能出去逛逛啊!”倪超有些不满意穆偌央的独/裁,可怜巴巴的望着穆偌央,带着小可怜的哀求着。

    “不行,没好,不准出去!”穆偌央果断的下定结论,府中除了她,冷言,冷漠,以及一些暗卫知道他有病在身,出去万一被别人发现就不好了。

    “就在我们自己府中的花园逛逛嘛…我不会惹事的!”倪超凤眸直直的落在穆偌央的脸庞之上,手轻轻地拉扯她的衣袖,一副小媳妇的模样。

    “呃…好啦!就去逛一下!”穆偌央发现自己实在拿倪超没辙,又一次郑重的看了下他的脸色,确定气色不错之后才点头答应。

    “娘子,万岁!”倪超突如其来的凑过身子,在穆偌央的俩上落下一吻,贼贼的跳下床,屁颠屁颠的打开衣柜,将穆偌央给他买的黑色锦衣抱出,一一穿戴起来。

    而穆偌央则是傻愣愣的愣在原地,右侧脸还残留着余温,手不由自主的轻轻抚上右脸,心在不停地颤动着,比起之前任何一个吻都要让人难以平复心跳,轻轻地不带任何情愫的吻,给她带来如此大的波动,难道她真的沦陷了?

    昨天筱考完试,码字没啥感觉,所以木有更,不好意思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