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又一次发病—对不起

作者:筱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妃常悍妇,相公休想逃!最新章节!

    不远处,一位黑色锦衣的男子稳稳地伫立在那里,眉头高高锁起,垂与两侧的双手,不知何时紧握成拳,紧紧地盯着不远处的队伍源头,那远处两人的相视而笑,相谈甚欢,那男子碍眼的手搭着的地方,一切的一切在他眼中各种刺目。

    “总管…”冷言顺着倪超那阴冷无比的视线望去,远远便瞧见夫人正和二皇子相谈甚欢,二皇子那眉飞色舞,眼中带着满满文雅暖意温柔的注视着夫人,而夫人好像丝毫没有察觉一般,笑呵呵的回应着,而自己身旁的主子则又是浑身寒气大涨,让人不由得想要退避三舍,咽了咽口水,有些颤巍巍的唤着倪超。

    倪超冷冷的看了眼,笑的甚是欢快的某女人,冷哼一声便甩袖离开,留下冷言愣在原地,看了眼穆偌央,止不住的叹了口气,便迈开步子急忙跟上。

    而不远处派米的穆偌央则是抹了抹鼻子,抬头望着远处望去,确实没有看到任何人和事物…

    “偌央,怎么了?”皇甫斌奇怪的望着微微有些停顿的穆偌央,便开口说道。

    “呃,没什么…”穆偌央摇了摇头,继续手上的工作,为何刚刚一股透心凉,感觉寒毛直竖,总觉得有一道熟悉无比的视线,紧紧地落在她的身上,难道是自己想太多了?

    +++分割线+++

    穆偌央被皇甫斌送到距离倪府后门的一道街上便下马车,她并没有打算告诉倪超自己这几天去干什么,免得又发生什么误会,惹来口角,毕竟倪超并不是很喜欢她和皇甫斌的来往,可自己又曾经答应过斌,也不好推脱,还能够为百姓做的事情,也算是好事,所以做这件事她倒是没什么后悔的,只是自己竟会一心想着那倪超,怕他误会什么,实在有些傻傻的。

    穆偌央摇头笑了笑,伸手轻轻地推开后面,刚踏进后门一步,就听到熟悉的声音从跟前传来,“娘子,一身男装好是潇洒,倒是去哪里啊?”

    “倪超?”穆偌央抬头望着跟前的男人,眨巴眨巴着眼睛,想也没有想过他会再这里堵她,看来她和二皇子的事情全部都知道了,否则怎么会在这里逮人呢!

    “我去哪里,你不是应该知道吗?又何必问我!”心里明明想着和他解释,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是变成另外一句,心也有一丝难忍,他竟会派人跟踪她,难道她就果真如此不可信?

    “我只是想从你口中得知!”穆偌央那平淡的语气有些惹火倪超,原本心情就不太好的他,越发火冒山丈。

    “多此一举…”穆偌央颇为不满倪超的话,他明明都已经肯定了,还需要她浪费口舌么?

    穆偌央绕过倪超想要过去,却被倪超一把拽住手臂,将她身子带到自己身旁,脸色阴霾无比,话语满是寒冷,“我让你说!”

    “放手!”穆偌央用尽了全力也无法从倪超禁锢中抽离,圆目愤怒的瞪着跟前的男人,冷冷的开口。

    “我不放!是不是因为你喜欢上了二皇子,所以拒绝喜欢我,喜欢我这个废人!”穆偌央冷淡的态度,让他口不择言,第一次会有如此刺骨的疼痛,从未有过,她为什么这么对他!

    “你说什么!”穆偌央满是气恼的死盯着跟前的男人,忿忿的怒吼出来,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呵,我说你是不是因为我是个废人,无法给你所谓的性福,转头喜欢别人!不过二皇子倒是很不错的人选,没想到你的眼光倒是挺好的,你…”倪超凤眸的眼神缓缓黯淡下来,嘴角勾起,脸上满是悲切却又是满满的嘲讽。

    啪…

    重重的一声响起,手掌沉重的落下,白皙的脸庞上赫然多了五个手指印,男子眼中满是错愕以及嗔怒…

    “我最看不起,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穆偌央扬起的一只手从空中落下,而另一只手从正发愣的倪超手中抽离出来,转身朝前走了几步,缓缓停下身影,“倪超,你太让我失望了。”

    倪超望着那一身男装的背影,那倔强的身影,那冰冷的话语,手抚上那有些红肿的脸庞,剑眉紧紧皱起,不是他让她失望,只是他好像有些怕了,只因如今他的身份仅仅是个太监,他什么承诺都无法给,二皇子在所有女人眼中都是如此的优秀,他如何和他比,其实,他怕,怕失去她,疾步上前伸手拉住那正欲离开的身影,猛的从她背后将她抱住,恨不得将她揉入身子中,这样她就不会离开他了吧。

    “放手…”穆偌央丝没有想到倪超竟会黏上,还紧紧地抱着她,心中的愤怒还是没有平静下来,抬起右脚猛的踩在倪超的脚板上,脸上满是嗔怒。

    “我不放…”倪超吃痛的将右脚挪开,却还是没有放开跟前的小女人,手中的力度越发加大。

    “你,抱得我喘不过气…”穆偌央原本还想要狠狠地痛斥着男人一遍,可是为何身后那怀抱会带着一丝丝颤抖,让人心疼,原本皱起的柳叶眉缓缓松开,对着身后的男人说话的语气稍微好起来。

    “能不能,不要离开…”倪超听到穆偌央有些吃痛的语气,便微微松了松手,但是还是极具有力度的抱着,不让穆偌央与他分开,他好怕,怕她会和娘亲一样离开,虽然是不同的方式,只是他真的不想再承受第二次。

    “在你入狱的日子里,我答应过二皇子日后要陪他一起派米,为穷苦百姓做一点点事情。”穆偌央好像有一点点能够明白倪超为何失常,那句满是示弱的不要离开深深地打动着她那原本就已经蠢蠢欲动的心,语气轻轻放柔,“我没有和你讲是因为怕你会想太多,怕你会误会我和二皇子,但是我没想到,没说的下场会更严重!”

    “是,是吗?”倪超拥着穆偌央的手臂缓缓滑落,虚弱的话语从他口中道出,身子恍如断线的风筝落下,穆偌央察觉不对,便立马转过身子,急忙伸手牢牢抱住那已经接近昏迷的男子,因为倪超一个大男人的个子,穆偌央实在接不住,只好抱着他,两人一起跌在地上…

    穆偌央皱起眉头望着那脸色已经蜡黄,满是薄汗的男子,身子还在不停的抽搐着,那原本精明的凤眸染上朦胧,丝毫没有任何意识,嘴角还不断一张一合着,“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穆偌央心疼的抬起衣袖轻轻地擦着怀中的男人脸上的汗水,这就是他吗?原来阴冷桀骜的背后会是如此脆弱,他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这样的他,让人好心疼,那么可不可以让她守护他,守护那个只有她知道的脆弱无比的他呢?手轻轻地抚上那张邪魅的脸庞,“我不会走…”

    +++分割线+++

    流云楼,男子躺在床榻之上,脸上还是惨白如纸,丝毫没有气色,“大夫,他怎么样了?”穆偌央死死的守在倪超的床榻旁,他总是不停地抽搐着,大夫用银针一次又一次的扎着,每一针都莫入皮肉之中,那剑眉就未曾舒展过,见大夫将银针拔下,便急切的询问着。

    “没什么大碍,夫人不用担心!”大夫背着药箱,缓步走到桌边坐下,提笔写下药方,又开口说道,“夫人,你可是什么事情又触及总管?总管已经有三四年没有发病了,这个月却是发病两次,虽然并无大碍,但是对身体机能却是大大的损害,而且每次疼痛都不是常人能够忍耐的!”

    “他,到底是什么病?”两次吗?好像两次都是被她给刺激了,一切的罪魁祸首是她吗?

    “据老夫诊断,应该是心病!当心理承受过大的打击或者不开心就会全身抽搐,发病,具体老夫也不知道,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倪总管不能够受刺激!”大夫站起身子将药方递给自己身旁的学徒,对着穆偌央说道。

    “我知道了!请问大夫,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减轻他的痛楚?”穆偌央望着那已经昏迷的倪超,心好像沉浸在大海中一般,那般沉重,是她刺激到他,是她害他又一次发病,明明对自己说要照顾好他,却什么都做不到!

    “这,心病还需心药医!我唯一能做的是就是帮总管针灸,减轻痛楚!”大夫将药箱收拾起来,望着那床上脸色煞白的男子,医者父母心啊!

    “请大夫教我,虽然我什么都不会,但是我会尽努力学的!”那惨白的脸庞死死的刻在穆偌央心中,眼中,如今唯一她可以做的就只有帮他减轻一时痛楚。

    “呃…好…”大夫将穆偌央眼中的真挚看进眼中,点了点头。

    “谢谢大夫…等他康复了,我再找您…”穆偌央对大夫没有拒绝她的要求笑着表示感谢。大夫摇了摇头,笑着便将走出房间,还轻轻地阖上房门,偌大的房间紧紧留下两人,一躺一坐,这次位置换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