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同塌而眠

作者:筱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妃常悍妇,相公休想逃!最新章节!

    “娘子,不要如此热情的欢迎为夫啊!”门口传来某太监一贯吊儿郎当的声音,不到片刻便见到一身紫衫身影走进。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穆偌央将那碗臭豆腐搁置在桌上,仰头看向倪超,丢下一句定义。

    “唉,为夫的心天地可鉴!娘子怎可如此说为夫?”倪超佯装叹了口气,小步踱到穆偌央身旁的座位上坐下。

    穆偌央白了眼身旁的男子,扭头看向刚被自己搁置在桌上的臭豆腐,眉头轻佻,伸手打开男人给她买的臭豆腐,还恶作剧的伸手扇了扇,让味道散发着越发透彻,“相公,来吃一块吧…”穆偌央夹起一块朝着倪超嘴里送去。

    “我…不吃…”倪超盯着那黑漆漆的臭豆腐,急急摇头,实在没有勇气去挑战,一早边让冷言去买,怎么到现在才送过去!若是知道她还没吃,就迟点过来了!

    “相公,你莫不是忘记答应过我的事情了吧?”手臂没有放下还是不屈不饶的伸手递着,穆偌央一脸天真无邪的望着倪超,贼贼的询问着,“你说下次会吃的…”

    “呃…”倪超垂头望着那黑乎乎的东西,实在有些受不了,深呼了口气,张开嘴巴,一副一心赴死的模样…

    “好啦,不整你了,不爱吃就别吃了!”穆偌央突然觉得跟前的太监的表情实在搞怪,将夹出去的臭豆腐送入自己口中,摇头无奈的浅笑着,“不过,这味道实在不错呢!”

    “是吗?你喜欢就好…”倪超望着小女人一脸满足的表情,浅浅的笑着,之前在韵裳阁中见小女人,对小花花的亲昵扎眼刺目,好似一股火狠狠地灼烧着心口,所以气恼的便甩袖离开,只是回到府中想想自己还是有必要和穆偌央说清楚,让她不要这么亲昵的靠近小花花,如今让她同意的前提,必须先将她哄开心,所以…

    “今天买了喜欢的衣服了么?”倪超见穆偌央嘴角沾着汤汁,拉起衣袖,轻轻擦拭她的嘴角,动作轻缓温柔。

    穆偌央嘴角忘记了咀嚼,整个人直接愣在位置上,傻傻的一动不动,水灵灵的眼眸望着跟前正细心帮她擦拭嘴角的男人,那张阴柔邪魅的脸庞映入她的眼中,那带着爱惜的疼爱让她心口暮然一暖…

    脑海中闪过一个身影,穆偌央刷的一声站起身子,与倪超拉开距离,“我,去拿个东西,等一下…”

    倪超点了点头,疑惑她要去拿什么?难道是为了躲避自己?只见穆偌央走到衣柜旁,打开取出一个包裹着的包袱,便缓步朝着他走来,“那,这个给你!”

    穆偌央将包袱塞到倪超的怀中,一脸不自然,“就当是我对你给的糖葫芦的报答…”

    “什么东西?”倪超轻轻发问,却没有人愿意回答他的疑惑,只好伸手打开穆偌央给的包袱,一件黑色锦衣赫然出现在眼前,这件是他一进入店中便看中,随后让冷言去买,却得到已经被人买走,没想到竟会是她…

    “黑色,我觉得很配你,呃,应该会挺好看的!”穆偌央抹了抹鼻子,怕倪超会想入非非便又开口说道,“我只是看你天天穿淡紫色看烦了,换种颜色新鲜点…”

    “噢?”倪超对穆偌央越解释越说不清的事情,剑眉轻抬,带着笑意的审视。

    “算了,不喜欢我收回,我自己穿还不行么…”穆偌央发现自己越解释越糊涂,这样说来,不就表明自己天天观察着某男人,就连他穿什么衣服都记得一清二楚!

    “央儿,谢谢你,我很喜欢!”倪超没让穆偌央有收回去的机会,将衣服收纳入怀中,沐浴春光的笑靥绽开,站起纤长的身子,凤眸微眯,“我去换下…”话说完便朝着屏风后面走去…

    “噢…”穆偌央完全没有从倪超亲昵的称呼中清醒过来,轻轻的点了点头,手轻轻抚上心口,其实她不懂何为爱,在高中时期也曾谈过一次恋爱,但那只是自然而然的走到一起,自然而然的分手,没有任何忧伤难过,也许那感觉与爱,与情无关!

    “哎呦…”屏风之后传来男子的吆喝声,之后便又急急传来声响,“央儿,快点过来…”

    穆偌央听到声响便急忙站起身子,疾步跑到屏风之后,刹那间目若呆鸡,傻傻的愣在原地,圆目瞪大,视线直直的落在男子半裸的胸膛之上…

    “央儿,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啊!”倪超一脸疼痛的看向穆偌央,轻轻地不断唤着。

    “啊?你,你怎么了?”穆偌央被倪超的声音唤醒,小步走到倪超跟前,奇怪的望着只穿进一只衣袖,另一只还耷拉在一旁的衣服。

    “呃,我刚抬手的时候扭到肩膀了…”倪超垂下脸庞,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生怜。

    “这么不小心!”穆偌央白了眼跟前的太监,走到他的身后,将衣服的另一只衣袖拉起,抬头刚好看到他脖子背后有着一朵类似莲花的胎记,手轻轻地碰触了下,“倪超,这是你的胎记?”

    “嗯,听娘亲说从小便有的…”倪超闻言,说起母亲的时候,凤眸中满是柔情和幸福,柔柔的开口说着。

    “噢…我帮你穿起来…”穆偌央将倪超的手臂抬起传入衣袖之中,踮起脚尖将衣服的领子和整件衣服皱褶的地方拉整齐,伸手将腰带轻轻地捆绑起来,退后几步,手拖着下巴,思索下来,便又走进几步,将倪超原本随意披洒着的头发拨弄了下,让它更有层次感,点了点头,“ok了!绝世美男子…”

    “呵呵,傻女人,别犯花痴了…”倪超好笑的望着跟前的小女人,脸上堆砌的满满的笑容,以前听到别人说他貌美赛潘安都相当刺耳,可如今听到小女人说,心里竟然会有满足感,看来自己真的中毒不轻啊!喜欢?因为她是第一个和母亲一样对他好的女人?

    “呃…”穆偌央额头被倪超伸手弹了下,手捂着额头,望着一脸邪魅的某人,心中警铃大增,今日死太监过来的目的是什么?难道要她侍寝?呃,不对!难道是陪睡!

    “倪超,你看天色也这么晚了,给你的礼物也拿去了,你是不是应该回你的阁楼去休息啊?”

    “怎么,之前婢女没有和你说,我今夜就睡你这里了?”倪超一眼便看出某女人要赶人走的趋势,身子一转便朝着床榻便落座,翘着二郎腿缓缓道出。

    “呃…”穆偌央点了点头,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便对着门口大喊道,“小兰,给总管再抱两床被褥来…”

    “是,奴婢这就去…”伺候在门口的奴婢听到,便点头领命,正欲转身离去,却被倪超喊住,“不用去了,今夜与夫人同塌而眠,不需要床褥!你们都下去休息吧!”

    “是,奴婢领命…”那个丫鬟想都没想便退出房间,还将房门阖上,对她来说总管比夫人有权威,所以一切绝对服从总管的命令…

    “喂,小兰…”穆偌央喊出拼命出去的某个女人,叹了口气,不带这么整她的吧,一个转身,望着倪超,柳叶眉微微挑起,带着挑衅的气味,“你果真睡这?”

    “睡这!”倪超淡淡的回应着。

    “不怕被踢下床!”穆偌央又一次发话,她可是在为他的生命安全做保障,可不管她的事情噢!

    “不怕!”亦或是简短的话语,证明他此时要睡这里的决心,某女人睡觉气势实在磅礴,但是就算如此,自己也要将她镇压住,否则难道日后天天都来睡矮榻!

    “你自己说的啊,要是到了明天少了胳膊断了腿,可不要怪我!”穆偌央白了白眼,径自走向梳妆台旁,将之前和花花一起买的簪子取下,瞬间黄发披萨在肩,随意的甩了甩头发,拨弄下来,走到床榻上,脱下鞋子,绕过倪超爬上床,坐在床中央又一次发问,“你睡里面还是外面?”

    “外面!”倪超基本上有些咬牙切齿的回答着穆偌央的问题,该死的女人已经是第二次问他了,难道他就看起来这么柔弱?!

    “噢…”穆偌央没有多说话,掀开被子窝进被窝中,身子一绕将被子包裹起来,“这条我的,那条你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明明知道他是太监,清楚他无法做出什么事情,只是心中还有一丝不明的情绪,当初洞房花烛夜两人也是同条被褥,自己从未曾感动尴尬,可是如今刚躺下心便怦怦乱动,穆偌央深呼了口气,将身子转向里面,语气平淡无比,“等会把灯熄灭了…晚安…”

    倪超看了眼已经躺下的穆偌央,风眸中闪过一丝狡猾,“娘子为夫肩膀还痛,能不能帮我揉揉?”

    “啧,你去找花花,估计他现在还没睡!”穆偌央抬都不抬头,还一个劲的往被窝里钻。

    “小花花都已经睡了,还是说娘子担心我会对你做什么?”倪超好笑的望着那被窝里已经缩成一团的某女人,那副傻样在他眼中竟会如此可爱动人,嘴角牵动着带着吊儿郎当的语气…

    唉,又学车去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