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甜蜜呵护(6000字)

作者:筱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续南明医统江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妃常悍妇,相公休想逃!最新章节!

    古代的大街没有人来人往的汽车,更没有现代的尘土纷扰,空气清新无比,那蔚蓝的天空一望无际,路边上小贩们兴致勃勃的吆喝声,来来往往的游人顾客的砍价,断价声,一切都看似那般融合,美好。

    直到一辆豪华马车在路旁停下,缓缓走下三人,吸引路人视线目光,为首的男子淡紫色衣衫,一双原本迷人无比的凤眸中满是煞气,那阴柔的脸庞恍如在世潘安,让人一望再望,遏止不住在看下去的欲望。

    而他身后站着一男一女,男子一身碎花,脸上带着甜美的笑靥,可爱又让人怜惜无比,他的身旁站着那橙色衣衫的女子,没有花哨的打扮,灰溜溜的大眼睛,小巧的嘴巴,与众不同的黄发,白皙的肌肤,全部搭在一起却是迷人,只是此时她脸色却不是很好,小嘴好像有嘟起来的迹象。

    “偌央,你不要生气啦,爷他平时出门都是坐马车的,所以…”

    “逛街,重在逛啊!”穆偌央丝毫没有给花珂辰面子,这次她想要好好训下跟前的男子,故意放大声音,“我说总管大人,如果你不能逛,干嘛要陪我们一起过来,我想,你还是呆在你的马车里等我们好了!”

    “腿长得就是拿来走的,我如今都已经下车了,娘子你还想怎样啊?”倪超并没有因为穆偌央的话而生气,反而笑得越发灿烂,转身看向穆偌央。

    “嗯哼,到时候别走到一半,在那里喊累!”穆偌央扭头看向别处,这次真的甩不掉这个死太监了,原本想要拉着柳含烟他们,好歹可以和他们一起混混,而这个花花看到倪超,就像个粘皮糖,贴着不放,看来自己如今就只有和太监一起逛了!

    “娘子放心,到时候要是娘子累了,为夫也许没准还能背娘子呢!”倪超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穆偌央,就是不让她说赢!总是很享受和她拌嘴的时光。

    “那好啊,到时候就劳烦相公喽!”穆偌央嘴角一抽,大步流星的朝前走去…

    “爷,我们也去瞧瞧。”花珂辰眼中掩下一丝难堪,刚刚爷和偌央两人之间的拌嘴,好像完全忽视他的存在一般,而他好羡慕那看似吵架却又相当温馨的调侃,呼了口气,小步走到倪超身旁,仰头对着身旁的男子,开口说道。

    倪超没有说话,只是迈开步子走去表示默许,望着小女人远处停滞的位置,眉头高高隆起…

    穆偌央站起一摊位旁,探出脑袋,伸手轻轻地闪了闪气味,深深地吸了口气,小脸上立马露出甜美的笑靥,咕咚,急急咽下口水,抬头看向那年迈的老大伯,笑嘻嘻的开口,“老伯,给我…”

    “大爷,这个我们不买了!”还没等穆偌央说出话,就被原本在不远处的男子的话打住。

    “什么不买了?又不是给你吃的!”穆偌央气呼呼的望着倪超,这个男人怎么回事,她吃什么也要他管!

    “不卫生,别吃!再说,我也不要吃!”倪超皱着眉头看向那摊上乌漆抹黑的豆腐,还是时不时散发着恶心的臭味,让他止不出的掩鼻子退后几步。

    “我说这位公子,老夫做着臭豆腐已经十几余年,从未有过人说脏!你这可是在砸老夫招牌啊!”老大爷被倪超那刺耳的话讲的脸色暗沉,拉长着脸,望着倪超。

    “我们走…”倪超拧了拧眉头,伸手拉住穆偌央的手臂,将她的身子带过。

    “哎呀,我要吃啊!”穆偌央急的直跺脚,气急败坏的对着倪超吼叫。

    “买可以,你自己付钱!”倪超望着那黑乎乎的臭豆腐,便又想起童年时刻,自己贪吃臭豆腐,整整拉了两天两夜的肚子,该死的女人怎么就不听劝!

    “自己付,就自己付,有啥了不起!”该死的死太监,小气鬼,小肚鸡肠,穆偌央骂光了一切形容词,在自己身上摸了半天,这才发现自己没有带一分钱,视线落在花珂辰身上,“花花,借点钱…我忘带了。”

    “好,偌央,这银子给…”花珂辰从钱包里取出一两正欲递给穆偌央,却被倪超拦截住,“夫人,你自己买!”

    “你,哼,不吃就不吃…”穆偌央气呼呼的转过身子,一把甩开倪超紧拉着她的手,搞什么啊,早知道就不去救这个该死的太监,老是刁难她,气死了!

    “娘子,还吃不吃啊?”倪超笃定穆偌央没有能力购买,凤眸微眯,笑嘻嘻的询问着。

    “不要吃了,可以吗?”穆偌央气呼呼嘟囔着嘴巴,大步离开摊位,花柯辰见状急忙小跑上去,“偌央,你别这样,也许爷是怕你吃坏肚子,别生气啦…”

    “切,他哪有这么好心,估计是他怕把自己给熏死吧…”穆偌央没好气的冲着倪超提高声贝。

    “好啦,好啦咱们不气了,前面那个摊位有好玩的,我们去瞧瞧好不好?”花柯辰带着宠小孩的语气,轻轻地说着。

    “嗯…”伸手不打笑脸人,穆偌央点了点头,和着花柯辰一同往跟前的摊位走去。

    倪超秉眉望着那黑乎乎的臭豆腐,这女人还真是什么都吃…

    “偌央,前面那家韵裳阁里的衣服相当有气质,我们要不进去看看…”花柯辰拉扯着穆偌央,指着那不远处豪华的阁间。

    “嗯,好的…”穆偌央频频点头,穿来穿去就这么几件,都无聊死了。

    “咦?爷去哪里了?”原本打算和倪超说一下的花柯辰扭头看了半天,就是没有看到那身影。

    “管他呢,他不在我们逛的更爽点…”穆偌央头也不回的伸手挽住花柯辰的手臂,“对了,花花你带够钱了吧?”

    “啊?嗯…”花柯辰白皙的脸庞微微红润起来,身旁的女子丝毫没有异样,紧紧的贴着他。

    “那走吧…花花…”在穆偌央眼中花柯辰和女的没什么差别,所以拉拉扯扯的丝毫没有任何感觉。

    “嗯…”花柯辰红通通的脸,根本不敢看向穆偌央,只能任由跟前的小女人将他拽过去…

    韵裳阁之内,分为二层,第二层专卖女装,而第一层则是男装系列,客来客往,络绎不绝…

    “花公子,您来啦…”站在柜台边上的小厮看到有顾客过来,急忙陪着笑脸走过来,“我们店中刚来了新货,小的带你们去瞧瞧如何?”

    “好…有劳了。”花柯辰在店员眼中看到暧昧因素,将手轻轻的从穆偌央的手中抽离出来,“偌央我们去那里瞧瞧…”

    “嗯,好…”穆偌央丝毫没有注意到花柯辰的异样,迈开步子朝前走去。

    “姑娘,公子您看,这件碎花男子衣衫,在袖口之间专门弄了绣花,而后腰间的腰带则是略带小巧却不失优雅。你觉得怎么样?”小厮急忙推荐着…

    穆偌央上去伸手摸了摸料子,看了下款式,点了点头,“花花,这件我觉得会比较适合你,你先去试试…”

    小厮取下衣服,带着花柯辰走进试衣间,留下穆偌央一人在外面摆满男装的地方闲逛,视线被不远处高高挂起的衣服吸引过去,黑色锦衣丝绸长衫,腰间腰带黑玉镶嵌,袖口衣衫小角落绣着高贵的花纹,脑海不由自主的想到某人,若是他穿上这颜色会不会…

    “喂,给你!”倪超的声音传来,让穆偌央一震,就看见一袋东西在眼前晃动。

    “什么东西?”穆偌央皱了皱眉,伸手把东西接过,仰头疑惑的看向倪超。

    “没什么,刚好看到,顺便买的。”倪超转过身子,打量着周围的衣裳,视线好像落在一个角落,好像在凝视着…

    “什么东西啊?”穆偌央见倪超没有理会她的模样,便伸手将那被包起来的东西拆开,只见两串红彤彤的糖葫芦安安静静的躺在手中,带着诱人的甜味,让人只咽口水,杏眸中闪过一丝感动,心悄悄的触动着,话语却还是不饶人,将糖葫芦收入手中,小步踱到倪超身旁,“干嘛,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啊!”

    “怎么,娘子不喜欢?”倪超对小女人的理解只能笑着以对,对她实在没辙,原本想将就她买下臭豆腐,可惜小时候的阴影实在颇深,依稀记得小女人很喜欢甜食,所以特地去最有名的摊位给她买来,好笑的伸手想要将东西拿回,“若是娘子不喜欢,为夫就代为吃好了!”

    穆偌央直接将糖葫芦一拿,闪开倪超的手,扬起小脑袋,一副没门的样子,“才不给呢,既然相公你都买了,哪有不吃的道理!”

    冲着倪超吐了吐舌头,从中取出糖葫芦,咬了一口,甜味刹那间沁入口中,好似一道暖流缓过驶过心间,嘴角微微上扬起,真甜!

    倪超视线从未曾从吃的开心的穆偌央脸上挪开,原来这个女人这么容易得到满足,她的模样好可爱,那将腮帮子塞得满满的,明明看起来就是一副傻样,却在他眼中那般有魅力。

    “呃…”那火热的视线紧紧地锁着穆偌央让她实在吃不下去,扬起脑袋,看向倪超,伸手递上自己的那根糖葫芦,“你要吃么?”

    “呃…”原本想要脱口而出的不喜甜食,再看到她的邀请便换上另一句话,“给我一个试试!”

    穆偌央闻言便将糖葫芦递给倪超,丝毫没有顾虑到自己先前有咬过,还有口水正乖乖的躺在那里,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着,“怎么样?好吃吧!”

    “呃,味道挺好!”一丝淡淡的红晕浮现在倪超的脸庞之上,被眼前带着可爱兮兮又满是憧憬目光的小女人望着,心突然之间砰砰乱跳,有种要破表的感觉!

    “哈哈,是吧,我和你说,臭豆腐其实味道可以更好地!下次我出钱请你吃…”穆偌央从倪超手中拿过糖葫芦,又要了个,在口中咀嚼着,口齿不清,笑呵呵的对着倪超诉说着,丝毫忘记了之前是谁,万般阻扰她去买臭豆腐的!

    倪超犹豫了半天,许久才像下定决心一般,郑重的点点头,“好,下次,娘子请客!”

    “噢!你说的啊,记住今天的话,到时候可别不敢吃哦…”有史以来穆偌央一直认为倪超是因为嫌弃那臭豆腐与身俱来的臭味,扬起的小脸一副挑衅!

    “呃…”倪超看某个女人一副捡到宝石的傻样,还想再说什么,就听到更衣间开门的声音,走出一人…

    半碎花衬着白皙肌肤越发靓丽,那腰带扣着腰身,纤细无比,阴柔妖娆的脸庞带着柔和的线条,村托着花珂辰一副翩翩文弱公子,让人有种想要将他宠进心里,揉进骨子里的能力。

    “哇…花花,你好美啊!”穆偌央视线从花珂辰一出来之后便紧紧地落在他的身上,美,实在是太美了,还没有过一个男人可以长这么美,在现代都可以成伪娘了,真的是神仙玉骨,美撼凡尘啊!

    “是吗?”花珂辰因为穆偌央那露骨的眼神,脸上缓缓爬上羞涩,略带害羞的不敢看向穆偌央。

    而站在一旁原本心情大好的倪超在看到某女人盯着某男人大赞好看,死死的盯着,就差流口水的欠扁模样,脸色便阴霾下来,相当之黝黑。

    “爷,好看吗?”花珂辰缓步走到倪超的身旁,仰头看向倪超,轻声的询问着,心中满是忐忑,不知道爷怎么又突然之间心情不好,浑身那刺骨的冷意让人生畏,但是心中还是想要听到他的回应!

    “呃,还好!”倪超只是随意瞥了眼花珂辰,淡淡的回道。

    “啊?什么就还好啊!一点不懂欣赏!花花别理他,他没有眼光!”穆偌央见花珂辰再听到倪超的冷淡的回应之后,原本欣喜带着羞涩的脸庞瞬间苍白下来,小手不停的搬弄着,便大步上前,亲昵的拉扯着花珂辰,安抚着。

    “你…该死的女人!”倪超在看到穆偌央亲昵的搂着花珂辰,狭长的凤眸中满是愤怒,恍如小飓风席卷而过,那如冰刃般的目光紧紧落在穆偌央挽着花珂辰的手臂之上,虽然小花花好男色,但是好歹也是个男人,这个死女人怎么一点都没有意识的吗?人来人往的地方不能发作,倪超气恼的咬咬牙,落下一声痛斥,便一甩衣袖便大步流星的离开…

    “爷,爷…”花珂辰冲着倪超的背影喊叫,就未曾将男人的唤着,没有不由得轻轻隆起,小声的在穆偌央身边嘀咕着,“爷,他怎么了?”

    “呃,谁知道啊!无缘无故的骂我一下,算了,小花花咱们买自己的,乖啦…”穆偌央见倪超不明所由便离开,又瞧见花珂辰那一副受伤脆弱的表情,脸上不免的堆满笑意,轻轻地安慰着,“好啦,可是能因为人比较多,倪超不好意思说…”

    “是吗?”花珂辰小嘴微微抖动着,可怜兮兮的望着穆偌央。

    “一定是的!”穆偌央急忙给了个肯定的答案,据自己这些日子和花珂辰的认识,他绝对是个极度“单纯”的娃,也是个没有坏心眼的人,所以她不想他收伤害,伸手拿了件衣服,“这件也不错,花花再进去试试…”

    “嗯,好!”花珂辰将衣服接过,又一次转身走进更衣室。

    穆偌央望着那单纯无比的男子,她不忍心伤害他,况且倪超也喜欢男子,自己又何必再掺上一脚,她知道,若是爱,定会义无反顾,即使对方是在太监又如何?只是她有太多的东西需要顾虑,所以如果一切在还没有开始之前就将它扼杀,会不会更好呢?

    夜间北阁院之中,灯火通明,穆偌央坐在窗台边际,低头凝视着手上已经结痂的疤痕,是那日倪超砍头之际,自己牵着缰绳摩擦而出的,原本以为没有人会注意到,除了自己,却不料那日自己苏醒听到他们两人谈论事情的那刻起,心慢慢沦陷…

    +++昏迷那点小事(起)+++

    穆偌央柳叶眉轻轻抬起,眼眸却是未曾张开,因为她知道要是张开,被死太监知道自己偷听他的话,还不被活活给宰了,于是乎,便继续当个“死尸”安安静静的躺着…

    倪超紧紧皱起眉头,望着床榻上还是未曾睡醒的女人,垂下眼眸,缓步走到柜子旁,从抽屉中取出膏药,又命人送来热水,自己坐在倪超身旁,用干净的毛巾放进热水之中,打湿拧干,轻轻地伸手将穆偌央手从被褥中拿出,轻轻地呵护在手上,将毛巾轻轻地擦拭着手上的伤口,眉头高高隆起,知道她手受伤了,但是没想到会磨成这样,不由得出声痛骂,“该死的女人,明明不会骑马,逞什么强!”

    穆偌央原本因为某太监对她体贴的行为,心中一暖,可是再听到之后的话,恨不得上去猛揍上几拳,nnd,好歹姐姐也是为了你才受伤的,搞什么啊!丫的,要是有下次,一定,绝对不会帮这个死家伙…

    穆偌央还在死命的咒骂着,额头上却是传来一阵冰凉,轻轻地抚上她,因为疼痛而皱起的眉头,片刻之后传来某男子的轻柔的声音,“唉,死女人,怎么都不会照顾自己,有伤口都不会去处理一下么?万一是大伤口,那怎么办!”

    伸手轻轻地擦拭着女子手上的伤口,轻轻的叮咛着,“可能会有一点点痛,忍忍就过去了…”

    清凉的膏药擦在伤口之上,随即手上传来暖意…

    穆偌央轻轻地张开一丝丝眼睛,就瞧见自己口口声声的死太监,竟低着脑袋轻轻地吹着她手上的伤口,从未曾想过他会有这么一面,更没想到会是对着她!

    手被轻轻地抬起,继而被慢慢的捆绑上纱布,每个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穆偌央突然有种被捧在心间的感觉,是那般轻柔,带着满满的重视,这样的感觉好幸福!

    “死女人,你怎么还不醒?”倪超皱着眉头,将穆偌央的手放回原处,拉着被子将她盖起来,虽然口口声声满是咒骂意思的死女人,心里却满载着浓浓的心疼,“是太累了吗?那就好好睡睡吧!”

    倪超紧紧地望着穆偌央,从未曾有过人对他会付出这么多,除了那个养他育他的母亲,他突然之间感觉好感动!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调查不出,但是我想相信你!所以以后不要做出伤害我的事情好吗?我不怕受伤,但我怕背叛,那种感觉,我不想再尝试第二遍!”倪超望着那熟睡的穆偌央,叹了口气,手轻轻地抚上她的脸庞,催下眼眸,他知道她听不到他的肺腑之言,但是此时此刻,望着那还是触目惊心的伤口,那昏迷不醒的容颜,他好像说,即使她听不到…

    “以后,跟着我吧,我不会让人欺负你!要欺负的话,也就只有我一人可以…”

    邪魅的话语传进穆偌央的耳中,原本感动的一塌糊涂的穆偌央,听到这话后,恨不得直接从床上起来,上前踹个几脚,之后来个霸气的话,“以后姐罩你!绝对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

    两人一坐一躺在床榻之上,画面和谐美好,如果时间可以停滞,那么可以停一停吗?

    +++昏迷的小点小事(落)+++

    “夫人…”小丫鬟在穆偌央身旁唤了好几声,这才将穆偌央喊回思绪,“怎么了?”穆偌央歪头看向小丫鬟,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叫她,据她对倪府的了解,所有的下人绝对不会多说一句话,多做一件事,除非必要时刻!

    “这是刚刚冷侍卫送来的!”小丫鬟脸色有些铁青的递上手上的东西,见穆偌央接过之后,便急急退到后面,好似深呼吸了一口。

    “臭豆腐!”穆偌央闻到那久违的味道,不由的尖叫出声,就差从凳子上蹦起来,脸上满是惊喜。

    “夫人,总管要您快点吃完,等会过来一同安寝!”小丫鬟不动声色的往后面又挪了挪。

    “嗯,知道了!”穆偌央完全沉静在臭豆腐之中,随意的应着,但之后回过神,便瞪大眼睛,“什么!死太监要过来睡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