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选择相信(6000字)

作者:筱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统江山续南明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妃常悍妇,相公休想逃!最新章节!

    “你,没事吧!”话语顿了顿,穆偌央只是往前走了几步便停下,视线直直落在倪超的脸庞上,轻声询问。

    “没事。”倪超摇了摇头,也未曾走进一步,两人就这样间隔一米伫立着,轻轻开口回着。

    “那就好…”穆偌央只是笑了笑,心中的大石落下,嘴角绽开美丽的弧度,语气却还是如昔,平平淡淡没有一起起伏。

    “娘子,此次多谢了!”倪超率见穆偌央一副无关痛痒的模样,叹了口气,便先踏上一步,拉进两人之间的距离,轻声的在穆偌央耳畔边际开口说道。

    “没什么,我答应过花花,会救你出来。”不会让你死!我承诺过的!后半句话含在嘴里,心里,未曾讲出来,只是摇了摇头,身子不着边际的微退后一步。

    穆偌央杏眸中,闪过一丝让人琢磨不透的情绪,一夜的沉思以及今日发生的事情,她已经明了自己到底何谓所想,何谓所爱,只是她不能,不该继续这个错误,倪超和小花花两人如此相爱,如此相配,自己不能踏足,这个错误,应该扼杀,永远永远!

    “难道就仅仅只是因为小花花!”穆偌央的回答在倪超犹如滚烫的铁绕在他心里落下疼痛,伸手拉扯住女子垂与衣袖之中的双手,将手臂猛的举起,带着怒吼声,“你说,你说啊!”

    “嘶…”穆偌央眉头高高隆起,倒吸了口气,强迫让自己镇定下来,脸上覆上冰冷,仰头望向倪超,语气阴冷无比,“不然呢?难道夫君觉得我会因为爱你,喜欢你,才会如此吗?放手…”强迫将手从他手中挣脱开,一甩衣袖,转身毫不留情的大步离开。

    倪超望着那坚毅的背影挤入人群,渐渐地消失在人群之间,眉头越发紧皱起,低头望着刚刚抓着女人的手,原本感觉到湿哒哒的感觉,原来是血迹,她怎么了?受伤了?

    “呃,难道大嫂手中的血迹,是因为紧紧抓着缰绳而磨破的?不过大嫂的骑技实在不敢恭维,基本上是伏在马背上,真不知道她为何一定要赶过来,还用飞一般的速度冲过来,好几次差点落下马,唉…女人啊,就是难以看透,你说是吗?超…”傅冥强看到倪超手中的血迹,回想了下之前的事情便开口说道。

    “呵呵,是吗?”倪超望着穆偌央离去的方向薄唇绽放出唯美的笑靥,已经冰冷如霜的凤眸被暖意袭上,该死的女人,是在乎他的吧!否则,怎么会如此…

    傅冥强不明为何倪超会露出如此温暖,帅气的笑意,更不明白他的答非所问,尴尬的摸了摸脑袋,手覆在倪超的肩膀之上,“走吧,皇上还等着我们呢!”

    倪超点了点头,和傅冥强一同走下断头台,朝着马车走去…

    皇宫大殿之内,倪超未曾换下脏兮兮的朝服,和傅冥强两人一同进殿,跪在地上,“罪臣叩见皇上。”

    “起来吧。”皇上皇甫鹤贤坐在上方,其次两侧各自坐着一如妖娆艳丽的丽妃,另一旁则是平淡如水,清秀的华妃,而殿中则是站着二皇子皇甫斌,三皇子皇甫昊,暂时委派一同调查的穆偌央几人。

    “傅爱卿,你说有证据证明小超子无罪,是何证明,还不快快呈上!”皇甫鹤贤坐在宝座之上,威武勇猛,甚是庄严,浑厚的声音带着威严传来。

    “丽妃娘娘的玲儿婢女现在还在人世!”傅冥强喝着倪超一同站起身子,对着皇甫鹤贤一一阐述道。

    “呵,傅大人,您莫要胡说,玲儿之死可是本宫和皇上一同看到,难道你敢质疑皇上的眼睛!”丽妃显然有些坐不住,厉声对着傅冥强道来。

    “下官不敢,那么就请皇上以及丽妃,华妃娘娘一同来见证!”傅冥强催下的脑袋,看不到眼中的神色,装着一副唯唯诺诺的情形,小心翼翼的开口说着。

    “准了,带玲儿进来!”皇甫鹤贤瞥了眼身旁靓丽的爱妃,继而视线又一次落在傅冥强之上。

    “谢皇上!”傅冥强对着皇甫鹤贤微微颔首,对着身旁的太监开口,“带玲儿婢女进来…”

    坐与皇位一侧的丽妃,柳叶眉频频皱起,手在不断地颤抖着,难道真让他们找到了?早知当初就不该留下她的性命,害自己顾及主仆之情,如今,该如何是好!

    未曾过去几分钟,一身婢女装束的中年女子跟着年轻太监走进来,急忙跪在地上,“奴婢叩见皇上…”

    “抬起头来!”皇甫鹤贤皱起眉头,视线落在殿下的小女子身上,庄严的话语让人吓得抖成一团,在看清婢女的真实容貌之际,眼中闪过一丝戾气,“果然是你!玲…”

    皇甫鹤贤的话还未曾说完,便被身旁的丽妃打断,只见她疾步跑到殿中,身子靠近跪在地上的玲儿身旁,话语中带着一丝丝哽咽,“玲,玲儿,你没事啊!你个傻丫头怎么会要假死,而且还要栽赃陷害倪总管啊!”

    玲儿婢女抬头望着自己已经伺候二三十余年的主子,她的阴冷手段她都知道,越是贴近,越是颤抖不已,“主,主子,玲儿对不起您!不该想要出宫,不该瞒着你装自己被杀害,逃出宫去,对不起…”

    玲儿老脸上已经挂满泪水,一滴滴留下,话中又带着浓浓的哭腔,而在一旁的倪超与傅冥强,两人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便又沉归平静,只是两人嘴角一起挂起高深莫测的弧度,让人看不透。

    而处在二皇子身旁的穆偌央则是满是疑惑,单单一个婢女根本就没有这么大的能耐做出这种事情,除非…

    而身旁的二皇子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嘴角淡淡那划开弧度,事情的走向只能如此。

    而在一次的三皇子皇甫昊眉头微微隆起,自己和母后只从这事情之后便再也找不到玲儿,也没什么把柄在手,难道…

    “玲儿,你不要这样子!”丽妃错愕的时间只是一会,便立马恢复过来,一副伪善的装着哭腔,可怜兮兮的开口道出,“皇上求求你放过玲儿,她毕竟跟了臣妾三十余年,为臣妾鞠躬尽瘁,只是,只是…”丽妃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豆大的泪水从眼眶中留下,一滴一滴。

    “主子,不要如此为玲儿,一切都不值得…”玲儿抬手抹了抹眼泪,说完话之后,还未曾等任何人反应过来,便直冲到柱子,一头撞去,刹那间血迹斑斓,鲜血喷薄而出,那道身影如同断线的风筝落在地上,一动不动,生命消逝…

    “玲儿…”

    丽妃接近嘶吼的尖叫声丝毫未入穆偌央耳中,只是先前的一幕还在眼珠中运作着,一滴滴鲜血落在地上,她的手臂之上,是那般赤红,滚烫,心绪大动,各种思绪撞击着脑袋,胸腔,最终无力的阖上双眼,瘫软在地,迷糊之中好像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她好像很久没有好好睡了…

    +++分割线+++

    迷迷糊糊的躺在软绵绵的东西之上,双手基本使不上任何力气,只想阖上眼皮,好好睡一觉,休息休息一下,只是,是谁在一旁不断地吵闹着,让她连睡觉都不得安宁,穆偌央最终还是略带挣扎的略张开黑眸…

    “胡太医,怎么回事?为何她还不苏醒?”倪超身上还是之前的脏乱不堪的朝服,脸色竟有些惨白,话语虽是问着胡太医,视线却是紧紧地落在躺在床榻的女子之上。

    “倪,倪总管,您不要担心,据老夫所知,总管夫人疲劳了,现在只是在休息睡觉,没什么大碍!”胡太医对倪超的问话,急忙说道。

    “可是,就算是睡觉,怎么到现在都还不苏醒!”倪超一个转眸,一把抓住胡太医的衣袖,剑眉高高隆起,带着浓郁的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这,总管你看夫人脸色,气血全部都正常,真的没什么事情啊!”胡太医想要从倪超的禁锢中挣脱出来,却还是抵不过他的力气,声音说的有些颤抖。

    “超,嫂子最多昏迷两个时辰,你还不开放开太医。”原本倚靠在房门的傅冥强,见胡太医基本上就要喘不过去的架势,大步上前,伸手拉住倪超的手,带着暧昧的笑意,朝着床榻看去。

    倪超皱了皱眉头,这才将胡太医松开,“下官,立马去给夫人配药…”

    胡太医见到立马刷的一声背起药箱,跑出房间。

    “哈哈,超,你看看那胡太医都快被你吓死了!”傅冥强想起胡太医那一溜烟的飞奔速度,实在是…咳咳,不敢恭维啊!

    倪超凤眸白了白一眼,那笑的相当之灿烂的某男,转个方向,在挨着床榻的地方落座。

    “超,你是不是太过紧张这个女人了!”傅冥强一脸正经的迈着步子坐在位置上,手中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视线落在杯中,淡淡的询问。

    “她…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说。”倪超望了眼床榻上的女子,白皙的肌肤,板栗色黄发与众不同,大大咧咧却又极具同情心,这样的女人,他只是想要保护她?还是别的什么…沉默了半响,才开口说出话来。

    “噢…”傅冥强没有说出自己的心中所想,只是带着陈述语态,凝眉望着那躺着一动不动的女人,眉头还是紧蹙着,“超,她的身份…”

    “强,别说了,我,我想相信她!”倪超咬了咬薄唇,凤眸那满满的坚定信念,望着那床上的女子,徐徐道出话来。

    “好,我相信你!”傅冥强搁置下手中的杯子,一向高傲自负,不可一世,宁为我负天下人,也不愿天下人负我的倪超会说出这种话,自从认识他以来,他便是个小心谨慎之人,就连这次入狱之事一切都在他的运筹帷幄之中,这样的人可以有很大的作为,只是被爱牵绊会如何?当初因为亲情让他坚定复仇信念,如今呢?爱情会带他走向何方?

    “谢谢你,强…”因为傅冥强想也未想的回话,倪超脸上挂上一丝笑容,不再那般阴冷。

    “切,好兄弟啊,说什么呢!”傅冥强站起身子,双手摩擦着双臂,弄起来满是鸡皮疙瘩的滑稽模样,“超,我先走了,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善后…你就安心的在这里等候嫂子大人苏醒吧!”傅冥强大步跨出房门,顺带轻轻阖上大门离去。

    躺在床上原本意识模糊的穆偌央在听到两人的对话时候,脑子慢慢的清醒过来,只是还是没有力气张开眼皮。

    在傅冥强询问倪超对她的感觉时刻,心竟然遏制不住的砰砰乱跳,好像有什么期许,在听到答案,竟会有点小小的失落,可再听到他的相信,她突然有种泪腺崩塌的感觉,他竟会相信自己那么离谱的穿越事情,他竟会说相信她,这是她从未有的期望,从未有过…

    相信!他相信她…

    +++分割线+++

    皇宫之内的冷殿之中,染起一丝丝微弱的光束,“孩子,多亏你了,要不然这次师伯就完了!”女子尖锐的声音响起,灯光下那妖艳的脸庞越发鬼魅靓丽。

    “师伯,您不用如此,我受师傅之命,定会助你和昊。”男子正对着跟前的中年女子,语气不卑不宜,平平淡淡没有一丝温度。

    “师兄,你怎么找到玲儿的?”身旁的另一男子正是三皇子皇甫昊,对着跟前的男子缓缓开口,他用尽了人脉,却丝毫找不到头绪。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男子淡淡一笑,随口八个大字道来,“当从你那得知傅冥强觐见皇上,前些日子他都未曾有过任何动静,他和倪超的交情不浅,那么唯一的可能,一切都在他们的算计之中。”

    “你是说,他们是将计就计!”皇甫昊语气带着笃定,脸色越发暗沉。

    “怎么会…”丽妃眼中满是阴霾,难道自己身旁有奸细,该死。

    “师伯,倪超与傅冥强两人都不简单,以后需要防着点!”男子眉头微微隆起,嘴角勾画出遇上对手的喜感,“二皇子也不简单,都是很不错的对手。”

    “嗯,我们以后会注意的!”丽妃柳叶眉揉了揉,眼中闪过阴厉,各个都是棘手的对手,实在不易得位,但是为了唯一的宝贝儿子,她拼了…

    +++分割线+++

    “啊”一阵嘶吼声从北阁院传来,声音震耳欲聋,“我说大姐,不,美女啊,我没病,不想喝中药啊!”穆偌央已经接近抓狂的望着跟前的端着碗步步逼近的嬷嬷,这几天一直都被当药罐子喂着汤药,现在一闻到这味道就恶心。

    “夫人,您就不要为难我这个老婆子了!”嬷嬷老脸上满是愁容,话语带着浓浓的请求,“是总管下的命令,若是老婆子我不能让夫人喝下汤药,那,那…”

    颤抖无力的声音,让穆偌央再一次心软,伸手接过汤药,对着自己说就这一次,最后一次,天知道,她对自己说过多少遍了,伸手捏过一颗梅急急送入口中,酸甜味道挤入口中,苦味缓缓淡去,“死太监在哪里?”

    “啊?总管现在应该是在书房看书籍吧。”嬷嬷将穆偌央喝的一滴不剩的碗收起来放在盘子上,对穆偌央对总管的称呼皱了皱眉,但立马恢复过来,做下人的,就是要对不该听的事,充耳不闻!

    “嗯,谢谢。”穆偌央闻言直接站起身子,大步流星的走出房间,如今让她喝药的罪魁祸首是倪超,知道她刀子嘴豆腐心,设计她的也是倪超,看来自己需要和那个肇事者好好聊聊!

    流云楼阁楼书房之内,宽敞的房间,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撒入,墙壁之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山水画和名人墨迹,另一侧安置着豪华的宽大的书柜,上面陈列着各种书籍,书桌摆在正前方,而此时淡紫色衣衫的男子正靠坐在太师椅上,嘴角擎着淡淡的笑望着那窗户边际落座的男子,“怎么,事情忙完了?”

    “不然哪有闲情跑你这边来!”傅冥强打趣着回道,手中不断摆弄着手中的茶壶,摇晃着,“你个死小子,让我弄这个烂摊子,累都累死!”

    “谁叫丽妃要陷害我,那么我只得先小人后君子喽,难不成强你想我这个好友被砍头?”倪超单手支撑在桌面上,俊俏的脸庞被撑着,歪着脑袋去看傅冥强。

    “狗朋狐友!”傅冥强被倪超那打趣的话一听,开口徐徐道出成语来。

    “哈哈,强,你是狗啊还是狐啊?”倪超微挑眉,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开口。

    “呵,那就看超你会是什么喽!”傅冥强也带着满满的痞意,两人走到一起这么多年的知心朋友,丝毫没有一丝芥蒂,“超,你说”黄雀“会是谁?”

    倪超脸上缓缓褪去笑意,冰霜缓缓覆上脸庞,凤眸满含冷意,“三皇子和丽妃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帮手,看来会有些棘手!”

    “我们在明,敌在暗,实在有些危险!看来我们需要早点找出那个男子,将他铲除!”傅冥强脸上也是满载着杀意,与倪超从探子中得知丽妃想要陷害他,就决定将计就计,再反败为胜,明明眼见胜利就在眼前,却被人截胡,而且来人可以避开冷言冷漠两人的严密看守,实在不容小觑。

    “我已经命暗卫行动了!”倪超声音越发低沉,心绪缓缓荡开,那日未曾直接杀害玲儿,想必他定思虑道,若是杀害会直接展开调查,事情会一发不可收,而直接危险玲儿,让她撞柱而亡反而死无对证,这神秘人应该会是个强健的对手,事情有趣了!

    “对了,一直在忙着,我之前一直想要询问你,当初断头台之上,你是如何躲过刽子手的大刀的啊?我都没看明白!”傅冥强皱着眉头,思量那日的事情,原本他打算出手,却见到那大刀落在地上,而倪超当时正跪在地上,双手双脚被铁链紧紧扣住,哪会有手去回击刽子手?

    “哈哈,还会有你不明白的事情?留着慢慢想吧!”倪超被傅冥强的一问,心情大好,留下的问号给傅冥强,当初他只是将穆偌央给他带去的梅藏在手中罢了,没想到刚好会有不时之需!

    “超,你…”

    傅冥强不满的冲着倪超大叫着,还没说完话,书房门砰地一声被推开,橘黄色身影稳稳当当的站在门外,满是不悦的跨进门槛,杏眸怒视着书桌前的某男人。

    “一切都是你自导自演!”话语带着满满的陈述句,带着肯定!所有的对话,她全部听在耳里,记在心里,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调查着,愧疚着,担心着,所有付出,竟会是这种结局,好可笑!

    “我,逼不得已…”千言万语在脑中汇集,却在最终出口那刹那改了口,他知道是他骗了她,最终她都会知道,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呵,逼不得已!好一个逼不得已…”穆偌央冷笑出声,他的一句逼不得已,短短的四个字,就可以将一切都杜绝开?

    “你知不知道小花花就差一点跪在傅冥强跟前求他救你?你又知不知道府中的三人因为你的事情都有多难过?你…”

    “那你呢…”倪超没有看穆偌央说下去,直接大步走到穆偌央跟前,低头注视着满脸气愤不堪的女子,轻声询问道。

    而傅冥强一看苗头不对,就拔腿开溜,还相当识相的将房门阖上,留下两人独处。

    “我?”穆偌央被倪超的问话有些说不出来,怒视着眼睛看去,“我干嘛!”

    “他们都付出这么多,那你呢?若是什么都没做,干嘛这么生气!”倪超那双凤眸染起温柔的温度,淡淡的笑着凝视着小女人。

    “你丫的混蛋,姐姐我跑皇宫找皇上,去监狱送吃的给你,和二皇子去停尸房检查尸体,想尽办法去救你,还帮你教训那天砸你的三个屌丝,你还有胆子说我什么都没做!”

    穆偌央被倪超的话一激,气恼的嘟着嘴巴,哗啦啦的说了一大堆,圆目恨不得在男子脸上剜上一刀!那吼声几乎将所有不满咆哮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