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斯人已逝

作者:时尚黎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美食供应商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九七最新章节!

    玉来坐在时恪身边,握着时恪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时恪考虑一下:”同样类型的音频播放器跟随我们之后推出,我已经估计到,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东芝公司应该是早有这方面的研,很可能是我们的产品上市,刺激东芝加快音频播放器的上市进度。 这个方面不用担心,我们不可能独占音频播放器市场,跟东芝、索尼、飞利浦等国际化电子公司比,我们不占有任何优势,值得庆幸的是我们抢占先机,况且还有dting网的优势。委岛方面没听说有什么音频下载网站,估计东芝公司上市后,马上就会跟我们联系,商议歌曲下载的问题。如果没跟我们谈歌曲下载问题,那很有可能他们已经收购了某一家歌曲下载网站。东芝最大可能会商谈入股问题,届时susan跟他们谈,最多出让三成股份,同时要求东芝出让1.8英寸微硬盘技术,如果东芝不同意出让技术,就不用谈试听网占股的问题。你通知你同学,见面可以,不过在新加坡谈不出什么,必须要去国内让她亲自去几个公司走走看看,才能真正了解公司,现在见面只能纸上谈兵,跟她沟通一下我的想法,想见的话,让她们来这里,我不太想出去,我先上楼休息一下,有事叫我,玉来,国内电话帮我接听一下,没大事不要叫我“

    傍晚,张军驾车,时恪、玉来再次来到国立医院,diana跟父母二人在病房外坐着,时恪安排玉来陪着diana回家休息,diana有些犹豫,听时恪提及孩子后,几人一同离去,

    张军陪时恪坐在病房门口,上次在香港仁济医院的Icu病房,当时看着病床上的谢天才,内心充满了感激,如今面对国立医院Icu病床上的汪儒洋,时恪内心情绪异常复杂,焦虑、迷茫、还带着丝丝的愧疚。前世父亲突脑溢血,而且是大面积出血,医生根本不敢手术,在病床上躺到第七天,撒手人寰。母亲由于父亲的突然离世,过于伤神,也导致轻微脑栓塞,半年后自己又一时冲动,重伤二人的流血惨案,母亲弱小的身躯抱病依然四处奔走,借钱、卖房子、托关系,就为了自己不争气的儿子。还好老天让时恪重来一回,弥补前世未能尽的孝道,没能遗憾到子欲养而亲不在。斯人已逝,只能尽自己的能力,照顾在世的亲人,对汪儒洋一家也得如此,在Icu病房对面的休息室,想着前世今生过往种种,迷迷糊糊睡了一晚

    隔天susan返回香港,并通知时恪,同学的妹妹闻婉,计划跟时恪一同去中国,

    时恪晚上在医院值守,diana、玉来白天过来替换时恪,汪哥手术后第六天早上,时恪正跟刚刚来医院的diana、玉来聊天,以李正阳为的几名医生急匆匆的从另一侧进入病房。三人面面相觑,时恪心理生出了不好的感觉,diana紧张的双手扶着Icu病房的大玻璃窗,盯着汪儒洋的病床看,几名医生围在汪儒洋病床前,应该是在讨论着什么,随后,ineta紧张的脸色煞白,身体微微颤抖,抓着时恪的手臂异常用力,玉来受不了这个压力,捂着嘴朝生怕哭出声,小跑着去了卫生间

    diana一直用力的紧紧抓着时恪的手臂,时恪只能轻轻拍着diana的手背,安慰着:”姐,别太紧张,医生都在,放松点,坐一会?“

    diana强忍着泪水,摇摇头,稍微平复一会,轻声的跟时恪说着:”小恪,昨晚我梦到小羊了,跟小羊聊了很久,从我俩在美国认识的经过聊起,小羊最后说起你,“,说到这儿,diana忍不住哭泣着,有些抽噎的继续说着:”小羊笑着跟我说,对不起我跟孩子,不能照顾我们一辈子了,小羊说你会帮他完成照顾我们母子一辈子的任务,小羊说他可以放心走了“,diana紧紧的抱着时恪,强忍着不出太大的哭声,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瞬间打湿了时恪肩头的衬衫

    时恪轻轻的拍着diana的后背,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伤心欲绝的女人,diana一直抽泣着,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玉来从卫生间返回,大眼睛有些红肿,看着diana伤心的哭泣,忍不住泪水又滑落

    大约一小时左右,几名医生走出房间,diana哭花了脸顾不得擦拭,看向几名医生,李正阳医生摘下口罩,跟diana摇了摇头。diana抓着时恪的手,瞬间松开,身体不自主的瘫软下去,时恪伸手从后背扶起diana,李正阳吩咐身边的医生,给diana处置一下,时恪打横抱起diana,在随行医生带领下,来到中厅的病房,放在病床上,护士有条不紊的开始测量血压配合着医生处置,几分钟后,医生走出房间,英文跟时恪说着,没有大碍,情绪过于激动,注射了安定,半小时就能恢复

    时恪来到Icu病房,几名男护士正推着汪儒洋的病床离去,看着白床单罩着的病床,时恪感觉自己的某根神经被抽离了,眼前看到的画面如同虚幻的一样,极度不真实,时恪感觉天旋地转,扶着墙壁,眼睛竟然无法聚焦,有呕吐的感觉,慢慢蹲下,玉来从diana的病房出来,看着时恪蹲在走廊,来到时恪身边,蹲下,双手抱着时恪的脑袋,摇了几下,大声喊着小恪、小恪、小恪

    时恪慢慢恢复过来,看着玉来紧张的眼神,勉强笑了下,:”没事了,没事了,“

    三天后,看着汪儒洋才刚刚九岁的大儿子,一双小手紧紧的抱着汪儒洋的骨灰坛,看着diana帮着儿子将骨灰坛放入墓碑后面的混凝土小四方格子里,墓地工作人员将骨灰坛密封在墓碑后,墓碑上汪儒洋爽朗的笑容,锐利的眼神直视着前方。一整套流程过后,diana亲人、汪儒洋生前的几位好友告辞离去

    时恪坐在摆满白花的墓碑前,接过张军带来的五粮液,:”diana姐、玉来,你们先上车吧,我陪汪哥坐一会“

    玉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时恪一会,转身离去

    diana坐在时恪对面,:”我陪你们兄弟两个坐一会“

    时恪点点头,打开酒瓶,倒满三杯酒:”汪哥,你交代的我保证完成,放心吧,有什么需要,来找弟弟,别缠着diana姐姐,老弟一定帮你完成心愿“

    diana忍不住低头哭泣

    时恪默默的抽着烟,想了一会:”汪哥,diana姐在你们生活过的家里,心情一直无法恢复,我准备安排diana姐跟孩子到香港生活,你有没有意见?“

    diana抬头看着时恪,有些犹豫,思忖一会,带着哭腔:”小羊,小恪的安排你一定会同意,是不是?你临走前一天,托梦告诉我,已经安排小恪照顾我跟孩子,那我以后就听小恪的安排,你总说小恪跟你很像,就好像自己的亲弟弟一样,你父母早早就去世,唯一的哥哥又不知去向,小恪以后就是孩子的亲叔叔,我听小恪的安排,你放心吧“

    时恪:”姐,下午咱俩去交易所办理一些手续,汪哥账户的资金、股票,你怎么打算的?“

    diana:”小恪,小羊跟我有渣打银行的联名户头,去年底小羊在账户存了很多钱,足够花了,交易所账户里面的资金、股票都转入你的账户吧,我不太懂这些你看着办,小羊跟我都相信你“

    时恪:”汪哥,我一定帮你看管好账户的资金,原本说好的我们四人今年底去美国潇洒,我依然答应你,今年底,带着diana姐姐,去美国帮你完成心愿,“

    斯人已逝,言犹在耳,斯人已逝,英容长存

    斯人已逝,音容宛在,历历往事,尽上心头

    斯人已逝.墓地芳华,归去来兮,无物相之

    斯人已逝,可待惟我

    两天时间,办理完汪儒洋账户的交接手续,新加坡在这个年代能成为金融中心,跟国家相关政策有很大的关系,遗产税极低,基本等于没有,像diana跟孩子属于汪儒洋直系亲属,继承汪儒洋的遗产,税率竟然只有不到1%,转让股票、资金也十分方便,只需要在律师楼签订协议就能够被金融公司认可,而且新加坡进出款项也十分宽松,接替汪儒洋工作的是原来的副总,听闻时恪准备将账户转移到香港,随即提出方案,跟香港摩根士丹利公司达成一致,不收取任何费用,签署一系列合同后,新加坡摩根士丹利公司保证两天内可以在香港摩根士丹利公司正常交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