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与汪哥对赌

作者:时尚黎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美食供应商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九七最新章节!

    可容纳4万观众的南特球场座无虚席,下午两点半比赛正式开始

    比赛开始二十分钟,耶罗的直接任意球就攻破的尼日利亚的球门,四分钟后,尼日利亚则利用一次头球扳平了比分。比赛进入了波涛汹涌的下半场,下半场一开始,劳尔接耶罗中场一记精准长传,不等皮球落地抢在后卫伸脚之前,一记漂亮的凌空抽射再度敲开了尼日利亚的大门,比赛似乎没有悬念了,但是七十二分钟,门将苏比萨雷塔一次低级的失误,将尼日利亚没什么威胁的传中挡进自家大门,2:2,尼日利亚越战越勇,七十七分钟,奥利赛赫一脚30米外远射再度敲开苏比萨雷塔的大门,3:2,西班牙之后如梦初醒展开狂攻,但是无力敲开尼日利亚的大门,比赛结束后,玉来像见了鬼一样看着时恪

    玉来:“小恪,是你设计好的比赛吗?,球迷都知道西班牙厉害,都买西班牙赢,只有你,买尼日利亚赢,尼日利亚队员头上花花绿绿长了草似得,这样的队也能赢西班牙。哈哈,你想输钱上帝都不让你输,你是财神爷吗?”

    时恪:“哈哈,玉来,我是财神爷身边的招财童子化身,你看我是不是浑身发光,金光闪闪放光芒?”

    玉来紧着鼻子:“还浑身发光?我看你浑身冒汗,臭死了,彩票上32,300是什么意思?”

    时恪:“赔率,1陪32,1陪300”

    玉来:“oh,my,god,赔率这么高?我的天,这张彩票太值钱啦,我的天”

    时恪:“呵呵,走吧,咱们先回巴黎疯狂购物,玩几天”

    6月22日,四人抵达图勒什,图勒什是法国西南部重镇,已有2000年的历史。由于该市不少建筑物以红砖建成,使全城染上一片粉红色调,因而得名“粉红之城”。晚上九点,市政体育场内灯火通明,可容纳37000名观众座无虚席,英国球迷还进行了现场大合唱,那气势,真叫一个足,真难为了这些跨国而来的英国球迷,输球后怎么承受。

    罗马尼亚队与英格兰队的比赛被认为是决定本组第一名的比赛,下半场刚开场一分钟,罗马尼亚队9号莫尔多万在禁区内接到老将哈吉的妙传将球射入网内。之后,英格兰队发起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反击。第37分钟时,英格兰队希勒右路传中,19岁的小将欧文门前一个漂亮的扫射得分。眼看比赛就要以平局告终,第44分钟,英格兰队的后卫与门将之间的一个配合失误,让罗马尼亚队的佩特莱斯库再得一分。英格兰终以1比2告负,罗马尼亚队两战两胜,已经率先出线

    玉来满脸疑惑的看着时恪,

    玉来:“小恪,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时恪:“哈哈,什么解释?比分吗?我通过地下赌博机构,已经提前收买好场上球员,你刚刚看到球场队员卖命的踢球,其实他们是在卖命的表演,就为了最后2:1这个比分,”

    玉来:“就会胡说,唉,猜不透你,不猜了,想想就头疼,小恪,你说以后我能有几个Baby啊?”

    时恪:“哈哈,你看球场上这些傻小子踢得多来劲,以后咱们生11个儿子,自己组建一直球队,就叫來恪队,打遍天下无敌手”

    玉来:“呵呵,还來恪队?还挺好听的,那咱们赶快回去吧,抓紧时间打牌”

    时恪哈哈大笑:“好,赶快回酒店,抓紧时间开始,抓紧时间生宝贝”

    6月24日,时恪、玉来、王云返回新加坡,张军一人留在巴黎,等待比赛全部结束后,兑付彩金。原定看完比赛的计划被Susan的来电终止,Susan真对得起1个点的股份,收购韩国游戏公司55%的股份,竟然只花费八百万美金,让时恪非常满意。这个韩国游戏公司也真是挺有本事,区区不到二百人,竟然开发出千年、传奇等几款经典游戏。极度火爆的传奇将在未来的一年左右,在国内网络环境日趋成熟的大趋势下,被时恪提前引爆,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现金奶牛啊!妥妥的超级西门塔尔黑白花现金奶牛!!!

    7月5日,周六,凌晨三点半,汪儒洋这个超级球迷来到时恪家,二人喝酒聊天,准备看四点开始的比赛。其实时恪根本不想看这场已经知道结果的比赛,六月份之所以选择去法国看比赛,完全为了给买彩票打掩护,新加坡官方98年还没有足球彩票这个玩法,时恪又不想买私彩,无奈之下才选择去法国,在威廉希尔这样比较大型的博彩机构,才能不受投注限制,而且玩法种类很多。

    汪哥这个德国队的忠实铁杆粉丝,赛前就跟时恪信誓旦旦的预测比分,德国2:0拿下克罗地亚,时恪表情不太自然的笑了下,汪哥还十分不服气的问:“怎么?小恪,不相信汪哥的眼光?”

    时恪:“汪哥,不是不相信你的眼光,是完全不相信德国会赢”

    汪儒洋:“靠,那还是不相信我的眼光,要不咱俩赌一下,我拿德国让你一个球”

    时恪:“哈哈,汪哥,还是别让一个球了,咱俩平赌吧”

    汪儒洋:“靠,就让一个球,德国1:0,算我输”

    时恪:“哈哈,要不这样,我拿克罗地亚让你两个球,赔率一陪十,怎么样?”

    汪儒洋:“靠,我拿德国让你一个球,你反过来拿克罗地亚让我两个球,别说一陪十,就是一陪百我也敢赌,赌多少?”

    时恪:“哈哈,就一陪十就好,别一陪百,六点比赛结束,我担心你心疼钱”

    汪儒洋哈哈大笑:“靠,小恪,终于逮住个机会能让我赢你一回,就一陪百,赌一万,我看你钱包里有好几张一万的,等下结束了,我就跑着回家跟Diana说,我赢了小恪一万新币,哈哈,哈哈哈哈”

    时恪坏笑着:“汪哥,真要玩这么大?我输了就输一万,你输了可是一百万,你确定?”这时,玉来穿着睡衣,睡眼朦胧的下楼,坐在时恪旁边的沙发上

    汪儒洋:“哈哈,正好玉来在,让玉来做个见证,我要是输了,马上回家给你写支票,哈哈哈哈”

    玉来:“小恪,你们兄弟两个干嘛呢?这么大声,别打扰别人休息”

    时恪:“没事,他们几个白天没事,让他们白天继续休息,小文小武也是球迷,估计现在也在房间看球赛呢。刚刚汪哥跟我对赌马上开始的这场比赛,汪哥拿德国让我一球,我拿克罗地亚让他两球,赔率一陪一百,我输了给汪哥一万,汪哥输了,给我一百万。今天下午咱俩就拿着汪哥开的一百万支票去乌节路买一对百达翡丽万年历的手表,以后让汪哥看到咱俩的手表就想起今天的赌约,哈哈哈哈”

    汪儒洋一口啤酒喷出来:“咳咳,小恪,你能不能别吹牛,等比赛结束,我把你输的一万块用相框裱起来,挂家里客厅墙上,以后有人到我家,我就宣传一下,哈哈哈哈,”

    玉来笑眯眯的:“汪哥,你还是别赌了,小恪前几场下注,只有一场输了,其他的都是大赔率赢的,我俩回来的时候,已经大赔率赢了三场,赢了多少我也没算,不过有一场赔率是一陪三百”

    汪儒洋有些愣神:“玉来,没事,那么高赔率肯定是大冷门,德国怎么可能输三个球以上,即使德国输两个球,我也是不输不赢,我百分百能赢。这种能打击小恪的机会不多,今天就让玉来旁观,看着小恪吃瘪,哈哈哈哈”

    玉来笑呵呵的不说话,时恪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一万新币拍在茶几上:“好,今天就成全汪哥一次,不管汪哥输还是赢,哪怕平局,我都把这张一万新币的用相框裱起来,亲自给汪哥送上门,帮你挂客厅最显眼的地方,汪哥你看咋样?”

    汪儒洋端起酒杯示意一下:“ok”

    四点,比赛准时开始,汪儒洋面带微笑,喝着德国黑啤,看着比赛,比赛无聊的进行半个小时,时恪实在看不下去,上楼冲个凉。中场休息的时候,时恪下楼看到汪儒洋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时恪:“汪哥,咋样?德国进几个啦?”

    汪儒洋有些尴尬:“一个没进,零比零,德国怎么跑得这么慢,感觉有气无力的,靠”

    时恪:“咋滴,德国踢的不好?”

    汪儒洋:“还行,德国一般都是下半场发力,德国战车不是白叫的,关键时刻绝杀就是德国这种类型的球队,我仍然相信德国队下半场会赢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