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印尼盾暴跌进行时

作者:时尚黎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美食供应商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九七最新章节!

    时恪早上也不能睡懒觉了,因为玉来八点上班,七点就得搭乘厂车。一起起床洗漱,一起下楼吃饭,一起等厂车,坐上厂车,一车人又轰动了。驾车的大叔也热情的打招呼,女朋友啊?时恪玉来座位前后旁边的同事,认识的不认识的,纷纷打招呼,玉来也不说话,看到谁都是笑,时恪又冒出了买车的想法。中午吃饭也能在一起,下班也等玉来一起,两个人自自然然的在一起,不用说话也知道彼此的心思,明白彼此的情谊,干什么事情都是那么的合拍。

    周末时恪邀请了玉斌、志成到家里来坐客,让玉斌显摆一下厨艺,好久没吃东北菜了,真的有点怀念。

    玉斌、志成提着大小塑料袋进门看到玉来打开房门,都愣了。玉斌也不问,拎着东西就开始下厨房,玉来在厨房帮忙,志成大哥就开始八卦了

    志成:”小恪,真牛逼,服了,啥也不说了,真牛逼!啥时候住一起的?“

    时恪笑呵呵:”上个星期从国内回来,我开始的意思是让玉来搬过来住,不用花房租,不用跟别人合住一间屋子。人家玉来更大方,来了就跟我住一个房间了,呵呵,玉来是个好女孩,之前还没谈过男朋友“

    志成:”也是,说到底还是你像样,就你这条件,跟新加坡人比,差啥?我看还强不少。对了,上次你说投资的事,刚刚跟玉斌在路上还提起来,就十几个人,一共三万二“

    时恪:”没事,上次玉斌跟我说了,投资那个钱放在玉斌账户上,我都没动,太少了,到时候利息我出就行。没多少,我计划着够五万了,我在动,太少了不够麻烦的。我自己在股票账户里面的投资翻倍了,现在开始下一次操作了“

    志成:”就是报纸上说的危机吧?当哥的真没啥说的,就是服,是心服口服。现在五个宿舍卫生都没啥问题,我有空就帮你看着,另外几个宿舍的哥们也挺给面子,都整的挺好。就是晚班说没吃到海鲜,没喝酒“

    时恪:”这个事我也考虑到了,晚班下班是早上,人家海鲜店也不开啊,晚上上班之前去吃吧,又不能喝酒,喝那么多去上班,不是扯淡嘛,志成大哥帮着跟晚班的解释一下。我在考虑一下,看看这个事怎么安排“

    志成:”晚班的兄弟也说了,都估计你是没法安排。这批招聘的员工还是咱们那的“

    时恪:”嗯,几个国企电子工厂、机械工厂的下岗工人为主,还有一些是电子中专的毕业生,58个“

    志成:”加上咱们这批,快一百号人了,以后大伙肯定能齐心协力的,都一个地方来的,有你帮衬着,大家都好过不少“

    时恪:”对了,长春有个徐铁军,外号徐老六的,你听过没有?“

    志成:”艹,那是长春的大混子,社会上混的没有不知道的,有钱,好像搞房地产的,咋滴啦?“

    时恪:”没事,办咱们这两批那个中介公司,就是徐老六他姑娘开的“

    志成:”卧槽,我说有次报名的时候看到过他,那个大哥得有五十了,在长春道上吃得开,都给面子,会玩“

    玉斌的手艺真没得说,锅包肉竟然能整出来,太TMD像样了,一个多小时整了六个菜。在餐厅玉来陪着吃了一会,时恪就让玉来自己活动去了。志成、玉斌两个嫌啤酒不过瘾,两个人开始喝白的,时恪本来酒量就不咋样,就喝红酒,志成那酒量真像样,62度大高粱整多半瓶,啥事没有,说话都不走样。玉斌就差了不少,有点喝高了

    志成:”小恪,玉斌现在也买彩票了,咱们一起来的有不少都开始买了,立军现在买的挺大,都是二十三十的买“

    时恪听到玉斌买彩票,心里咯噔一下:”玉斌,买的啥号啊?“

    玉斌笑呵呵,不太好意思:”哥,我就瞎买,想起啥号买啥号,买的小,一个星期就几块钱,就是玩“

    按照上世的情形,玉斌应该快中奖了,具体六月哪个星期不记得了,现在时恪介入了原本的生活,那个上帝派来的破嘴还能说出那句话吗?时恪有点拿不准,不如就从现在开始买,买到中奖为止,

    时恪:”玉斌,你的电话号码没买啊?立军中的就是他选的电话号码“

    玉斌一拍大腿:”艹,对啊,我咋没想起来这个事呢,明天我就买“

    时恪:”准备买多少?“

    玉斌:”买两块钱就行呗,这玩意也不是保中的,就是买个乐呵,图个热闹“

    时恪:”买那么小,中了几千块钱,有啥意思,买大点“

    玉斌:”哥,这玩意也不是保中的,我看就是往坑里扔钱。你看现在立军一个礼拜花五六十,有时候七八十。真跟你上次说的一样,用不了多长时间,中多少扔多少“

    时恪:”哈哈,别忘啦,你们两个还跟我打赌裸奔呢?“

    志成:”艹,在宿舍就说起这个事了,就那天你带着房本回宿舍,你走了我一琢磨,这下可坏了,我跟玉斌指定完蛋了,第二天跟玉斌说起这个事,玉斌说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哈哈哈哈!!!“

    玉斌:”哥,你说你是不是提前设计好的套,给我俩钻啊,你咋这么坏呢?“

    三个人都大笑了起来!!!

    时恪:”当时不是看你愁加班逗你开心嘛,玩笑话,别当真了。别人提起就当没听到,咱几个不提这个事了,我现在负责这个事,你俩去裸奔,我咋去跟Diana交代,不能自己打脸。“

    吃喝差不多了,准备散了,志成跟玉斌又把厨房收拾了一遍,擦的干干净净。临出门还一个劲的跟玉来打招呼,小嫂子、小嫂子的叫着,估计玉来也不明白他俩说的啥意思,就是笑呵呵的应着,送二人出门,玉来泡好了茶放在了茶几上,依着时恪看电视说话

    玉来:”看你们同乡吃饭气氛真好,他们对你真好,好像你说什么他们都听,他们开口就是问你的意见“

    时恪:”不嫌闹吗?“

    玉来:”不会,看着你跟他们说说笑笑,我也跟着开心“

    时恪:”这电视也没什么节目,明天去买套音响、VCD,没事在家里看电影“

    玉来笑着不出声:”正版碟好像很贵啊,还不如去电影院看呢,一张票才六七块“

    时恪拍着玉来的大白兔:”对啊,现在就去,咱俩去看电影“

    玉来故作生气的看着时恪:”看电影就看电影,你手拍哪里?“

    时恪:”哎呀,拍错地方了,这里应该揉的,哈哈哈哈“

    两个人换衣服去了地铁站的购物中心,顶层五楼就有电影院,玉来搬过来住,太方便了,穿着大短裤大T恤就出门了。到了电影院找来找去,大失所望,没啥好电影。连玉来这么随和的性子都失去了兴趣,开始在购物中心里面闲逛,玉来又爆发出了小女孩的天性,看到半人高的大毛毛熊,非得让时恪给买一个。在超市里看到什么是家里缺的就买,那劲头十足一个家庭小主妇,时恪看着玉来那可爱的小模样,禁不住眼眶湿润

    幸福的小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划过,时恪、玉来成了公司的焦点,那眼神妥妥的全是羡慕嫉妒恨!Diana也时不时的拿时恪开玩笑,说看到我俩就想起了十年前的自己。

    交易所账户的资金还是那样,有来有去,金融风暴开始有蔓延的趋势。家里网络开通了,网络很慢,网上的消息也比较少,远不如汪哥的消息来得便捷。泰铢下探了一次29就开始拉锯,完全是折磨人的手法,时恪也懒得关注,面对那上下波动的数字、曲线图表,估计从业人员肯定痛骂不断,别管怎么骂,看好了还得买,看不好还得卖。都期待着自己能抓住最好的机会,期待着挣更多的钱来证明自己的眼光。其实整个金融风暴,又能有几人才是最后的赢家呢?不是死在半山腰,就是死在山顶,被大鳄蹂躏的欲生欲死,还总是幻想着有下一次机会!人呐,最难的就是超越自己,克服内心的贪婪、恐惧。世上毕竟只有一个巴菲特,能做到恐惧贪婪反其道行之,况且巴菲特面对97年金融风暴估计也是一筹莫展。咋整都不对!唯一能预知各种趋势的也只有时恪这个最大的Bug作弊玩家。那是开挂没商量!

    连着两个周末,时恪都坚持买玉斌的电话号码,一个星期耗费接近四千块,要不是知道肯定中奖,估计时恪也坚持不住。这TMD一个星期就是两万多人民币,小舅燕京买的房子才二十万,时恪一个星期买彩票的钱,妥妥买一个大厕所。

    6月16日,时恪正跟Diana汇报,关于第二批国内员工抵达新加坡后的安排。汪儒洋来电话了,接起来就一句话,印尼动了。时恪如闻天籁之音,平时故作镇定的紧张情绪又一次放松了,一切照旧,这次印尼盾的跌幅将更加巨大,因为印尼政府十分混乱。估计应对的肯定不如泰国,而且上次泰铢狙击已经耗费很多周边国家的外汇储备。印尼如同案板上的鱼肉,近似于任人宰割。估计能持续暴跌一周,接下来拉锯,一帮大鲨鱼再掉回头去肯泰铢,发动致命一击,把泰铢打入地狱,从而彻底诱发亚洲金融风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