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那姓大哥

作者:时尚黎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美食供应商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九七最新章节!

    银行办完业务,二姐时恪都开了个燕京的中国银行卡,三人回到了四合院。这光头大哥真像样,正房前面的石头桌上放着水果、点心,跟时恪妈笑呵呵的聊天呢

    时恪:”大哥,前期过户费啥的够了,我一会打个电话,房钱这两天就能到,我二姐跟您哥俩跑手续,我过两天还得回新加坡工作,只要我回来了,咱就联系,您带着我,咱去哪儿都行,咋潇洒咋玩,您看咋样?“

    光头笑呵呵的,眯着眼睛看着时恪,看的时恪心理直发毛,不是老妈说错话了吧:”小恪,老太太认我当儿子啦!哈哈哈哈,老太太说我想住哪个房间都行,哈哈哈哈。小恪,这回我可真是你大哥了,我65年的,大你十岁,别扯其他的了,你手头不方便的话,过户费啥的我先拿,没事!“

    时恪:”大哥,您看这好事咋都让我碰上了呢,大哥,啥也不说了,昨晚第一眼看您这大光头我就觉得咱俩有缘,大哥,您就接着在这儿住,正好帮老弟照看老太太,我过两天就得回新加坡,大哥就可着老太太来,想吃啥整啥,想干啥大哥就领着去,我安排二姐买台车,您就整天领着老太太满燕京城逛,行不?“

    光头佬:”买啥车,我有车,小三子开的就是我的车,你就放心去,工作别耽误了,该干啥干啥,有我在,要是让老太太说个不是,您回来了就抽我脸,“

    时恪:”哎呀大哥,这下我就彻底踏实了,昨晚我还担心老太太跟二姐,住这么大个院子也不安全啊,还打算从老家雇几个放心的人过来陪着。现在有大哥了,我就啥担心都没有了,就是高兴。老太太高兴,咱哥俩跟着高兴,天天高兴!!!“

    光头:”三子,跟二妹去办手续,麻溜的“二姐拿着时恪妈的身份证,跟着三子出门了

    时恪:”大哥,您在燕京干点啥营生啊?“

    光头:”去年奶奶八月走的,我这才闲了大半年。这不我在前门篓子那有几个门面房嘛,还有其他几个住房,就收点租金。挣不着啥大钱,也不缺钱。“

    时恪:”大哥,我看那房本上写的您姓那?您是满族?“

    光头:”呵呵,我是啥族,我也不知道,也没见过爹妈。我跟我大哥,打小就是奶奶收养的,拉扯大的,奶奶姓那,我就跟着姓那了,我大哥也不是亲的,比我大二十多,今年都五十多了,在老美那整的酒店餐馆。这些房子都是奶奶祖上传下来的,我就跟着奶奶沾光,整天啥也不干也饿不着。我小的时候还没有这个好事,那时候奶奶苦啊,房子都没收了,小脚,整天就靠着针线手艺拉扯我,大哥早些年就跑了,咱这改革开放后,才跟大哥联系上的,再后来没收的房子都归还了。这下日子好过了,奶奶看着这四合院,天天乐呵呵的,就跟现在咱妈似得,一样一样的。老弟,大哥也是沾了你的光,奶奶才走,现在来了个妈。你放心去新加坡上班,家里保准啥事都没有“

    时恪:”大哥,没打算在燕京干点啥?“

    那光头:”前几天跟几个哥们吃饭,说国家政策要改了,说以后单位不分房子,整集资啥的,我也没太听明白。这不卖了这个四合院的钱再添点,哥几个打算成立个盖房子的公司,“

    时恪听到这就开心了:”哎呀卧槽,大哥,这个事能干,那几个哥们靠谱不?“

    光头:”靠谱,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原来都住一块。后来房子归还了,我才跟奶奶搬这儿住的。有个哥们是专门管盖房子的,还有两个也挺有门路,都是家里的关系,我没啥门路关系,就多出点钱“

    时恪:”大哥,几个股东?你出多少?占多少?“

    光头:”五个哥们,我出六百,他们四个一人一百,股份一人2两成“

    时恪:”注册资本一千万,有点少啊,也接不了啥大项目“

    光头:”小恪,大哥看你也不是普通人,咋滴有兴趣参合?“

    时恪:”我跟你们参合不到一块啊,人家是看你面子,带我玩算怎么回事啊,要是咱俩占大头了,他们还不得有意见啊?“

    光头考虑了一会:”这个事,我决定不了,要说一千万是有点少,要是大伙都同意,你打算投多少?占多少?“

    时恪:”多加二千万,咱俩占六成,大哥,您看能说通不?“

    光头沉默了一会,:”要说应该没啥问题,但是他们几个具体怎么想的,我也没有十分的把握。就怕有人对咱俩占大头有意见。“

    时恪:”大哥,找个合适的机会探探他们啥意思。管理层、财务都外聘,看看行不行?“

    光头:”行,我就担心有人对你有想法,“

    时恪:”这个事不着急,得慢慢来,实在不行就算了“

    毕竟97年的国内房地产市场,还属于初级草创阶段,想运作什么大项目也不合适,房价普遍很低,很多人还没有商品房这个概念。其他股东如果有银行的关系,一千万足够运作小项目了,自己要是贸然进入,搞不好画虎不成反类犬。损失多少是小事,得罪人那可就惹大麻烦了。优爷都说了,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没有人才,钱就是废纸,今天来了,随时就灰飞烟灭!!!

    时恪:”大哥,这个事不成不打紧,千万别整的您们哥几个反目成仇,那可得不偿失了。大哥的这种关系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一定维护好,假如有一天,大哥缺资金了,跟老弟开口,老弟纯借给大哥用,不占股,不算利息,多了不敢说,三五千万一个星期保证到位“

    光头看看时恪:”小恪,你跟大哥交个底,你在新加坡干啥的?我看不像在办公室吧?“

    时恪:”大哥圣明,在新加坡做金融投资的,就跟咱国内的股票差不多,比国内的股票复杂“

    光头:”三五千万都是老弟自己的钱?“

    时恪:”呵呵,我的。还需要更多,就得多等半年“

    光头:”小恪,大哥看老太太也不像大富大贵人家啊,你哪儿整那么些钱?旁门左道咱可不能沾啊,那玩意沾上了,一辈子都洗不干净“

    时恪:”大哥您放心,老弟保证钱绝对干净,经得起查,旁门左道老弟绝对不沾,赌毒两样这辈子绝对不会碰。人间正道那么宽敞,整那个旁门左道有啥意思。大哥办个护照,跟咱妈一起去新加坡旅游,我正在给咱妈申请新加坡永久居民,在新加坡也刚刚买的房子,到时候老弟让大哥看看是怎么赚钱的“

    光头:”行,我大哥也一直让我去老美那看看,我这不在家里一直照顾奶奶。护照我有,小恪你安排一下,紧着你的时间。咱这儿也有不少人玩股票,也没听说谁挣大钱,亏的到是听说不少。咋听你说的好像捡钱似得,开TMD印钞厂也没这么快吧。“

    时恪:”呵呵,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赚钱的方法,有很多看不到的机会,说句遍地是黄金都不离谱,就看你会不会捡。你要是看开了,看透了,想通了,地下有个金戒指你都不一定肯弯腰捡“

    光头:”竟扯淡,有金戒指我凭啥不捡,有钱不要啊?那不是有病吗?“

    时恪:”大哥,我说的你还别不信,就说咱这个小院,我也就是打算自己留着。你估计从今天往后,这个小院一年能涨多少?“

    光头:”能涨多少?还能干涨不跌啊?能有那好事?我啥也不干了,我就天天屯房子玩“

    时恪:”哈哈!大哥,今天是五月,你记住97年5月,记住没?“

    光头:”艹,还能忘了,我刚刚有妈了,我能忘了吗?小恪,你神神叨叨的想说啥?“

    时恪:”大哥,十年后,也就是2007年5月,如果这个四合院叫不出二千万的价,我送十个这样的小院给您“

    光头眨巴眨巴眼睛,想了半天:”艹,你可别扯了,小恪我看你是疯了,二千万,一年两成,涨十年也涨不到两千万,还十个这样的小院,你满燕京城能找多少这样的院子?“

    时恪:”大哥,你最后这句话是说对了,整个燕京有多少这样的院子?四合院很多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能交易的有多少?就是因为稀少,所以珍贵。要是满地全是这样的宅子,那也就普通了,不会大幅升值了。我敢跟大哥赌赔你十个这样的小院,不是说我能有十个这样的小院,而是我敢确定我不会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