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约会经纪人

作者:时尚黎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美食供应商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九七最新章节!

    时恪在属于自己的第一套房间里转了一会,对这套房子越看越满意,坐在沙发上给经纪人田红打了个电话。

    时恪:“你好,跟wendy约好时间了吗?”

    田红:“抱歉,wendy母亲最近几个月一直住院,所以她休息天也比较忙”

    时恪:“这样啊,那你定个时间吧,我请你吃饭,以后有机会再请wendy吧”

    田红犹豫了一会:“好吧,今天晚上可以吗?”

    时恪:“你想吃什么?”

    田红:“你定吧”

    时恪:“那就晚上七点来福士地铁站附近的westin_hotel,怎么样?”

    田红:“六点可以吗?我晚上八点还有其他事情”

    时恪:“ok,不见不散”

    时恪又拿起电话给玉斌打了个电话,让他收拾一下时恪放在宿舍的行李箱等物品,定在中巴鲁地铁站见面。下楼去了地铁站旁边的购物中心,这个购物中心跟文礼的购物中心基本是一样的,地下一层就是平价超市,推着车子在平价超市里面一顿扫货,日用品,生活必需品,还买了一些水果、饮料。不到一个小时收集了一车,差不多结束战斗,拎着好几个大塑料袋,在地铁出口附近等着玉斌。十分钟不到,就看到玉斌从扶梯上来了,玉斌笑眯眯的拎着个大皮箱走了过来

    时恪:“行啊,能自己坐地铁了”

    玉斌:“呵呵,上次你领我坐过一次,不是你告诉我站台牌子上面有中文嘛”

    时恪一边走一边说:“走,看看我刚买的房子”

    玉斌:“这就买了?这么快?手续办完了?多少钱?”

    时恪:“你是问题宝宝啊,咋那么多问题?Diana给介绍的,房子符合要求就买了呗,”

    走了不到三分钟,地铁站出来过个马路就是,一进公寓小区的大门,玉斌又开始唠叨了:“这么漂亮?咋跟花园似的,卧槽,还有游泳池”上了电梯,到了房间,玉斌更惊讶了:“这么干净?不像二手房啊?新装修的?”

    时恪:“别唠叨了,赶紧的帮我收拾一下,”

    玉斌一边擦地还一边感叹:“哥,你这升级的也太快了吧?感觉这个房子咋跟录像里面的香港一样”

    时恪:“羡慕啦?半年后,让你也有个房子,你要是舍得花钱,也能买跟这个一样的”

    玉斌:“哥,你这个房子多少钱?”

    时恪:“五十万”其实时恪心里知道,这个房子拿市场上买,差不多能值八十万,毕竟装修的很高档,家具都是高端品牌,家电厨电都是名牌

    玉斌:“五十万,就是十万新币?”

    时恪:“不是五十万人民币,是五十万新币”

    玉斌:“哎呀妈呀,五十万新币,这房子三百万人民币?卧槽”

    时恪:“别大惊小怪的,赶紧干活,半年你也能买起,不舍得花钱就买个普通的,二十万新币就够了”

    玉斌又不吱声了,开始低头干活了,玉斌干活真是把好手,收拾家务那真是干净利索。时恪开始整理皮箱里面从国内带过来的一些衣服,鞋子,杂七杂八的,挑出了内裤袜子,从国内带过来的一些衣服也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时恪:“玉斌,我的裤子你能不能穿?”

    玉斌:“估计够呛,我腰这么粗,咋啦?”

    时恪:“你拿一条试试,能穿你就都拿回去自己穿,不能穿你就连皮箱一起拿回宿舍送人”

    玉斌:“哥,这好好的衣服,送人干啥?多败家啊......”玉斌说到这停住了,估计是反应过来了

    玉斌:“行,这个皮箱里面的东西都归我了呗?”

    时恪:“嗯,都送你了”

    不到一个小时,玉斌把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连窗户玻璃都擦了,两个人就坐沙发上看电视聊天

    玉斌:“哥,你住这个地方离工厂挺远,以后上班不方便了吧”

    时恪:“公司应该有通勤车到这个地铁站附近,我还没问,一会我给人事部的人打电话问问,星期一,我才能拿到另外的几把钥匙,拿到了钥匙给你一把,休息的时候你愿意过来就过来,想睡就在靠着厨房那个房间睡,平时上班的时候还是住宿舍方便点,宿舍离工厂近,能多睡一会”

    玉斌:“行,哥,我看厨房里还缺不少东西,开不了火啊,你不做饭,天天在外边吃啊?”

    时恪:“等下个星期你休息的,过来把厨房缺的东西备齐,我不会做饭,休息你想自己做着吃,就过来做,我跟你沾光”

    玉斌:“行,做个饭小意思,保证你吃的舒坦。哥,你可别说跟我沾光,我这都不知道咋的好了”

    时恪:“那行,我洗澡出去跟经纪人吃饭,你不用去了,我准备换个经纪人,你在外面这个卫生间洗澡”

    玉斌:“我就不洗澡了,一会回去又一身汗,等回去收拾完了,在宿舍洗”

    时恪:“也行,那你看电视吧,咱俩一起走,我五点半出门”

    五点半的时候,时恪玉斌两个人到了中巴鲁地铁站入口,刚刚好有辆出租车,时恪让玉斌出租车回去了,时恪乘地铁到了来福士地铁站旁边的WestinHotel。刚刚准备给田红打电话,就看到了田红亭亭玉立的站在WestinHotel酒店门口的旋转门附近,一身休闲装差点没认出来。

    卧槽,这身材怎么突然变好了呢?这个大妞,真是深藏不露啊。在交易所的时候只看到这个妞有点胖,咋腰也变细了,而且在交易所的时候还戴个大黑框眼镜,现在眼镜也没戴,难不成,这个大妞在交易所故意打扮成那样。哈哈,戒心不小啊。现在这一身穿的,紧身红色翻领T恤,浅蓝色高腰牛仔裤,白色运动鞋,头发随意梳个单马尾,这身高。艹,妥妥的现实版的钟楚红啊!!!

    时恪突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冲动,艹,这是咋的啦!要冷静,要冷静,要冷静!时恪走上前跟田红打个招呼,

    时恪:“刚到?”

    田红腼腆的笑了一下:“有一会了”

    时恪看了看手表:“我没迟到啊,不是说好六点吗?”

    田红:“你没迟到,是我习惯早到”

    时恪:“哦,去顶层吃吧,中餐西餐,还是日式料理?”

    田红:“中餐吧”

    乘坐电梯到达了68层的中餐馆,跟服务员要了个靠窗户的位置,通体的落地玻璃,能全方位俯视新加坡的景色,这个居高临下的感觉真好!!!真TMD好!时恪一边看着菜单一边跟大美妞聊天

    时恪:“刚刚听到你说中餐这两个字,我心里乐疯了,其实我挺讨厌吃西餐的,拎个刀,拿个叉子,忙活半天也吃不饱,回家还得找吃的。我感觉咱中餐最好吃,中餐最地道,中餐最牛”

    田红:“你有点民族主义情节吧?”

    时恪:“不是民族主义情节,我是纯粹的民族主义斗士,我还认为中文最优美,中文最炫酷,中文最牛”

    田红:“你那个牛后面少了个字吧?”

    时恪笑着点头:“这不是当着大美女的面,不好意思爆粗口吗?”

    田红:“没关系,你尽管爆,我有时候也挺怀念在国内上学的时候,听男女同学爆粗口的”

    时恪:“是吗?你这个怀念有点独特,还有没有啥冷僻的爱好啥的”等着点菜的服务员抿着嘴憋着笑

    田红特冷静的说:“没啥冷僻的爱好,就是比较讨厌男孩子吹牛逼”站在旁边的女服务员彻底憋不住了,转过身,捂着嘴偷着乐

    时恪对服务员喊:“点菜”服务员憋的满脸通红,还得装着一本正经的,拿着纸笔等着写菜单

    时恪:“我俩说话你能听懂是吧?你家哪儿的?没事,想笑就笑,我不投诉你,等一会结账的时候我还得跟你们经理夸你,这孩子太纯真了,服务太贴心了,我这样跟你们经理口头表扬你,你能多拿奖金不?”

    服务员:“对不起,先生,我们有规定,不能偷听客人谈话,不能跟客人闲谈,我家SD青岛的”

    时恪:“哎呀我去,半拉老乡啊,俺家东北那噶哒的,有表扬能多拿钱不?”

    服务员:“先生,不能多拿奖金,但是会加我的实习印象分”

    时恪:“你是实习生啊?实习完了就转正了呗,转正了能多拿钱不?”

    服务员:“先生,我还在上学,实习结束就回国,等着毕业答辩拿毕业证了”

    时恪:“毕业答辩?大学生?那就是酒店管理专业呗?北二外的?”

    服务员有点惊讶:“是的,先生”

    时恪:“你下次再回答我问题的时候,把先生这两个字去掉,刚刚对面这位女士已经给我定义了,是“男孩子”,听到没?”

    服务员:“好的,先生”

    时恪:“又带先生,你应该这么说:“好的,男孩儿”,这回明白没?”

    服务员:“好的”,艹,这下先生没了,男孩也没了

    时恪指着服务员对田红说:“她跟你说好的呢,你点什么了?她说好的”

    田红给时恪翻了个大大白眼:“就知道臭贫,看到半拉老乡啦?兴奋成这样,要不要留个电话?方便以后联系一下啊?约个会,看个电影啥的?”

    时恪特正经的掏出了诺基亚大手机递到服务员面前:“好的,女士,方便留个电话吗?”

    服务员站旁边彻底不会了,估计在这么高档的餐厅实习以来,第一次碰到两个这么不守规矩的活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