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深夜夜话

作者:时尚黎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官场局中局美食供应商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九七最新章节!

    时恪又甩给了志成一根烟,自己也抽出一根点上了,好像这个时候,唯有这种口腔、肺腔被尼古丁充满的感觉能让自己归于平静,重新来过的人生,已经被败家小子立军带来的好运改变了,一成不变的唯有这种尼古丁的味道,即使不喜欢万宝路烤烟的味道。

    玉斌还坐在时恪床上没有走,好像看出时恪有心事,即使这个心思机敏的憨厚小子不敢确定什么事,但是肯定是大事,玉斌依然用他那炯炯有神的小眼睛时不时的观察一会,以期待能找到答案。时恪想笑又没好意思笑,你能看出啥?要是能让你时恪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Bug,那可真是见了鬼了。

    时恪:“真没事,哥几个该干嘛干嘛去,明天不是A班正班吗?还不去睡觉?”

    志成:“睡个几吧啊,能睡着吗?哎,对了,立军你电话有了,又TMD狗屎运中了五千块,这回拿下厂花十拿九稳了呗?”

    立军:“艹,这还用说吗?必须拿下,快收工的时候,阿Wee到车间里告诉我中奖的时候,那个场面......关键是哥们开始根本没相信啊,也根本不懂这几吧玩意,以为扯淡呢,拿我寻开心呢。后来各个部门都有人到我们生产线来了,厂花检测部门那个玉来也来了,来了就说中奖的事,后来C班的管工Lim也来了,我才相信了,艹,真TMD不敢想象,关键是从来没接触过这玩意,咱家里也没有这玩意,头一次就TMD中一等奖,幸,哥们就是小幸人......”

    玉斌:”是幸,真几吧幸,咋能这么幸嗫,我咋就这么衰嗫,真几吧衰,衰到姥姥家了,艹,这日子没法过了“

    志成:”哈哈,你个衰人还一个劲说立军败家,我看你就是一个败家衰老娘们“

    一屋子人又热火朝天的开始攻击玉斌了,人家玉斌脸不红心不跳的就笑眯眯听着,也不回嘴,这心态,真好,太tmd好了,嗷嗷好!!!

    时恪:”行了嗷,赶紧收拾收拾睡觉吧,明早日出东方,又一切平淡了。粗茶淡饭饱三餐,布衣遮体胜丝绢,别几吧被暂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笑到最后才是最好的,有句话这么说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也!!!“

    玉斌:”艹,行啊,小恪,你啥文化啊?整这些一套一套的,比我们初中语文老师整的还像样“

    志成:”不知道小恪啥文化,一看你就是文盲,跟流氓就差一步,人家时恪那是大学漏子,纯漏子“

    时恪:”啥几吧漏子,哥们不是大学漏子,哥们是已经上了大学了,就是被劝退了,ctnnd“

    立军:”咋整的?跟女老师谈恋爱了?把校长姑娘整怀孕了?“

    时恪:”艹,滚蛋,竟扯犊子,整怀孕了,也不用退学啊,打架了,重伤害“

    志成:”真几吧看不出来,看你斯斯文文的,办事沉稳冷静,还TMD整天开导玉斌,听你整那些嗑,不看脸咋都比我成熟,还能打架,还重伤害?“

    立军:”志成你啥眼神?你看看小恪这身材,单挑估计一个手够用,群殴估计他一个殴咱们五个“

    时恪:”别TMD瞎几吧扯淡了,啥社会了,还单挑群殴,那是匹夫之勇,现在社会是一切向钱看,没钱,拿什么回报亲情,没钱,拿什么追求爱情,没钱一切都是扯淡。你看立军,这小身板挺的溜直,这叫啥,知道不?兜里有钱,心里不慌,腰杆笔直,吃嘛嘛香,就是牛B“

    玉斌:”这话对,要是我也中奖了,明天我也买电话追厂花去,艹“

    志成:”艹,真是败家老娘们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屋子人又开始给玉斌起哄了,没中奖的也得找点心理平衡不是,

    时恪:”行啦,睡吧,玉斌回屋穿衣服下楼,我有事跟你说“

    玉斌:”几点了?还穿衣服下楼?一动一身汗,穿啥衣服啊,我就这样下楼裸奔去“

    几分钟后,劳工男宿舍楼下,两个短裤T恤大拖鞋的身影出现了,差不多身高的两个人,一个硬朗,一个富态。在宿舍周围的甬道上一圈一圈的慢慢溜达,转悠到了后半夜,也不知道两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有啥好说的,也不知道闲不闲累,就是到了最后,硬朗的更加硬朗,富态的更加富态了

    时恪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决定暂时不能告诉玉斌自己中奖的事情,可能以后也不会说,只能找其他的借口。直接给玉斌钱基本不现实,不管前世对玉斌多了解,但是玉斌毕竟是局外之人啊,不能因为自己的改变而影响到玉斌的生活,毕竟玉斌自己的幸运值那是相当高的,前世二个月后的玉斌中奖就能说明一切。不能过分介入玉斌原本的生活,只能默默关注着这个地道的幸运小子,在他原本中奖的基础上,尽量帮助让他多中一些。

    时恪:”刚刚楼上说的五千块钱,算哥们借你的,先把你家里借的钱还上“

    玉斌:”真的啊?没扯淡啊?“

    时恪:”真的,上次跟你借钱,我取完了,银行卡故意没还你,今天周六,下个周二,我把银行卡还你,钱给你存卡里,知道怎么往家里汇钱吗?“

    玉斌沉默了半天:”家里借的钱不着急,没有利息,从我大姑家里借的钱,来了两个月就寄回家三万,动静太大“

    时恪:”行啊,考虑挺全面啊。五千存你卡里,至于什么时候往家里汇钱,你自己安排“

    玉斌:”行!“

    两个人有一搭无一搭的又说了些不关痛痒的话题,

    玉斌突然整出来一句:”小恪,你咋对我这么好嗫?我真不是老娘们“

    时恪气的照着玉斌屁股踹了一脚:”滚你的蛋吧,哥喜欢姑娘,你就是老娘们,哥也不好这口“

    时恪:”现在没有加班,你别着急上火,缺钱跟我说,你跟咱们生产线上几个新加坡的工程师、技术员关系处好,别表现的太过了,有个新加坡助理工程师Ewin,我看他人不错,跟他多交往。我以后有事情交代给你做,在新加坡交几个能办事的朋友,别管酒肉朋友,真心朋友,有事的时候能帮你做个翻译都行,明白没?“

    玉斌半天没吭声:”行,反正我也整不明白你到底咋回事,但是我看你没啥大事,挺正常,不像胡诌八扯“

    时恪:”不是我没啥大事,我是让你没啥大事,有啥过不去的就跟我说,过段时间走正常白班晚班了,你就去晚班了,闲着没事找Ewin吃个饭,逛逛街,打打保龄球,缺钱就跟我说“

    玉斌又半天没吭声:”你家是不是特有钱?“

    时恪:”不是我家有钱,是我不缺钱,明白没?“

    玉斌:”哦,那请他们吃饭消费用不用记账?“

    时恪:”滚你个蛋吧,记什么帐,我相信你“

    玉斌这下彻底沉默了,两个人就这样在甬道上慢慢溜达,后来有点累了,就坐在宿舍角落头的马路牙子上,时恪抽着烟看着眼前宿舍的一切一切,仿佛那么近,又仿佛那么遥远,仿佛这个世纪,又仿佛二十年之后,就这样忽远忽近,忽而真实,忽而陌生,唯有不变的是坐在身旁这个前世相处了几年的兄弟。

    时恪:”明天上午睡醒了,来找我,咱俩出去办点事“

    玉斌:”行,前两天打电话回家,我老娘说给我算命了,说我最近有贵人相助,一生富贵,我哼哈答应着,其实根本没当回事,你说我能一生富贵吗?“

    时恪:”一生富贵不敢说,富,哥们敢跟你保证,贵,这个玩意,得靠你自己努力。贵族贵族这玩意不是有钱就能学会的,你看电影电视里演的那些皇亲贵族,那排场那架势,那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学问,都是讲究“

    玉斌:”学那个干啥?提笼架鸟装B就是贵族啦?我看富就挺好,有钱还追求啥啊?“

    时恪:”现在说这个没用,不同阶段有不同阶段的追求,你现在还把钱看成一沓一沓的,当有一天你把钱看成纯数字多几个0少几个0,你的想法就会不自觉的发生变化。“

    玉斌:”你说这些,我怎么想都是做梦都梦不到东西,得干多久能有那么一天?十年?二十年?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我TMD啥也不干了,整套大房子,整个好车,天天打打小麻将,老婆孩子热炕头“

    时恪:”哈哈哈哈......这就是你的最高追求?关键是你的定义太笼统,大房子?多大?在哪儿的房子?好车?多好?咱现在在新加坡,就说新加坡的大房子,一般的公寓100平方大概得二十万新币也就是100万人民币,别墅的价格大概要翻倍,好车,新加坡车比国内便宜,拥车证贵,奔驰宝马加拥车证大概100万人民币,天天打小麻将,最起码你银行还得有五百万人民币心里才有底。也就是说你得有八百万人民币能过上你想要的生活,这就是你一生的奋斗目标?“

    玉斌更加长久的沉默:”要是有了八百万人民币,我还不如回国呢,那多逍遥自在,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想咋玩就咋玩“

    时恪:”回国,还回到咱们那个小城市?冬天死冷,吃的蔬菜瓜果都是农药化肥,喝的白酒饮料都是勾兑,地沟油整你没商量,你吃到是行,以后你孩子呢?也吃这个?奶粉都不安全“

    玉斌:”家家户户不都是这么过日子吗?“

    时恪:”那是没有钱、没得选择的老百姓,没办法改变被动接受的日子。当你有了八百万了,你还是普通老百姓吗?你还能这么想了吗?你还想着买菜讲价省几毛钱,还想着工资够不够花?“

    玉斌:”也对,我咋想不到这些呢?你脑袋咋长的,你整天都想啥啊?跟你一比,我TMD都自卑了,这日子没法过了,跟你正经聊个天,比看到立军中奖受到的打击还大,艹“

    时恪:”哈哈,立军中奖眼红了,哥哥在这告诉你,那只是暂时富贵,我把话说前头,用不上半年,立军中奖的钱就会飞走,而且变本加厉的影响他以后的生活,你信不信?“

    玉斌又沉默了一会:”我信,听你说话真开心,真TMD长见识。明知道你一本正经在这跟我吹牛逼,我咋就这么愿意听呢?真TMD奇怪“

    时恪:”吹牛逼?哈哈......三个月后,我让你实现你的人生终极目标,等你实现了目标,我看看你还想不想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让你看看我是不是吹牛逼“

    玉斌:”八——百——万?卧槽,上次打赌置办一套衣服,我就得裸奔,八百万,你想让我死啊?“

    时恪:”让你死,让你搂着钱死,让你幸福死......“

    玉斌:”艹,干了,就TMD幸福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