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梦回二十年

作者:时尚黎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美食供应商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九七最新章节!

    2015年6月30日......

    北京国贸福鼎投资集团总裁办公室

    总裁张xx:1.鉴于你上半年超出计划盈利目标65%,集团董事会决定投资三部带薪休假两周,具体细节与人力部沟通

    2.原投资三部部长调任四部,休假回来后由你负责三部工作

    投资三部副部长时恪:感谢张总及集团领导信任,一定尽职工作,带领三部续创辉煌

    四十岁的时恪已经练就了波澜不惊的境界,不是道行有多么高深,而是经历了太多风风雨雨,看透了人间冷暖。

    时恪返回楼下投资三部办公区宣布关于集团决定带薪休假的通知时,投资三部还是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尽管投资三部只有十七人......投资三部近一年的业绩一直处于上升阶段

    2015年7月5日......

    北京机场T1航站楼,送走了投资三部同事后,时恪一个人独自驾车返回市内

    车上播放着席琳迪翁的歌曲......每次倾听这张专辑都能勾起无数回忆,浪漫,幸福,失落,彷徨......

    刚刚上北三环不久,一声巨响......看到自己的眼镜象电影放映慢动作一样向前方飞出,瞬间被气囊包裹,头部重重的磕在头枕上,人事不醒......

    瞬间的感觉冲入头脑,“车祸,被追尾,夹馅饼了”......意识瞬间飞出,像灵魂出窍一样......生命就这样结束了吗?

    ...........................

    重新清醒是被巨大的噪音吵醒的,迷迷糊糊睁大眼睛,像电击一样突然站起来,头顶又被重重的磕了一下,禁不住大喊了一声,座椅旁边一位龅牙妞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一口东北话脱口而出:“大哥,才飞了半个小时就能打呼噜睡着,还大喊大叫,做恶梦啦?......”

    惊恐的时恪不知道怎么回答,第一反应:怎么在飞机上,不是在北三环出车祸了吗?送同事去三亚旅游,自己没上飞机啊,这是在哪儿?反复确认了目前的情况,是在飞机上,环视了一圈,更加惊恐的一幕出现了,怎么旁边几个座位的人看着这么眼熟,毕竟是四十多岁历经风雨的成熟男人,心理还算强大,默默的平复了一会,起身前往飞机前部卫生间,关上卫生间的门,抬头一看,我艹......这不是年轻的自己吗?重生了?重生在飞机上?真TMD见了鬼了,现在是哪一年?傻傻看着镜子里年轻的自己不知道多久,心跳加速,面部潮红,洗了把脸抬头看看,不是做梦......

    出了洗手间,旁边空姐操作台上有一沓报纸,哆哆嗦嗦的顺手拿了起来,第一眼寻找的是日期:1997年2月25日,人民日报,颤抖的声音问了一句旁边的空姐:今天的报纸?吓了空姐一跳,先生,你说什么?稍微镇定下来的时恪又问了一句:今天的报纸?空姐礼貌的回答:是的,先生。

    浑身上下好像痉挛了一样,拿着报纸哆哆嗦嗦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口干舌燥,头大如牛,耳边嗡嗡的轰鸣,平复了好久,才重新拿起报纸,又看了一遍头版日期,没错1997年2月25日。这是那趟航班,飞去哪儿?顺手开始翻自己的口袋,钱包,护照,机票......、等等,护照机票,出国?瞬间回忆起来了,97年2月,不是去新加坡开始了打工生涯吗?我艹......又TMD重复了一遍自己第一份为期五年的打工生涯吗?护照由公司保存,集体宿舍,12小时工作制,极度枯燥的工作,纵然四十岁的心理也难免郁闷到底,人家重生不是高中大学,就是富二代官二代,自己咋回事,重生了还这么背运,竟然重生在飞往国外的飞机上,哪怕是国内航班也行啊,还能立马选择回家,这TMD竟然下了飞机就要在国外,出了关口护照就要被公司保存,真TMD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又平复了好一会,时恪终于渐渐的平静下来,就这样吧,不管在哪儿,活着就好,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几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出关,取行李,一切的一切都是二十年前经历过的,重复的,唯一不同的就是时恪本人是个变数,时空倒流吗?还是庄周梦蝶?无法解释,顺其自然吧,或许是半年前冲冠一怒为红颜,感动了老天?让自己重来一回?

    96年10月,大四的时恪因为女朋友被校外的四个流氓欺负,在超市买了一把切菜的尖刀实施报复,半个月后,终于找到了其中三人,造成了一重伤二轻伤的血腥结局,含辛茹苦的母亲耗尽了父亲在世时候的全部人脉,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甚至连房子都卖了,才换来了事态的平息,结果被学校开除学籍。女朋友却没有能力抗争来自家里的压力而分手,从那一时刻起,时恪就相信了金庸大侠说的话:漂亮的女人都是骗人的......。唯有自己的家人是真实的,永远能包容自己的是父母......

    同行到新加坡工作的人中,同省将近四十人,同市的十三人,时恪默默的回忆着这些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思绪慢慢的飞往了二十年前的人生,拿着行李,几十个二三十岁的年轻男人陆陆续续上了中介安排的大巴车上,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又到了居住了五年的KT外国劳工宿舍,一切的一切又重复了一遍,内心的悸动、无助、彷徨慢慢的平复下来,即使不能选择近期的生活工作环境,难道不能让自己生活的更好吗?不能让自己的母亲、姐姐生活的更好吗?一定能,必须能,拥有二十年重复的人生经历,如果还生活的那么平凡,那么波折,都对不起自己能重来一次......

    时恪心理默默的呐喊着:97年,我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