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九十七、战争结果+直面内心

作者:我的长枪依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网游之这货不是骑士最新章节!

    当听到世界公告的时候,浪子不回头当时就愣在了原地。

    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或者说他还有什么可以说的.......

    “小田,我不是在做梦吧。”他问道。

    小田摇摇头,因为他也以为自己在做梦,还在半个小时之前,他们发现自己被槐先生骗了,掉进了一个恐怖的圈套中,无法弥补的圈套。

    他们已经到了绝望的边缘,心中早已经料定没有机会了。

    就在三十分钟之后,事情来了一个惊天的逆转。

    现在,他们包围了夜行魔,而在另外一边,槐先生麾下最大的一个工会剑齿虎居然直接被攻破了!

    这种逆转让他措手不及同时欣喜若狂,那种上一刻还在地狱,突然间到了天堂的感觉让他全身都快虚脱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太tm刺激了,刺激得他心脏都受不了!

    而此时作为带队过来表面支援他们,其实却是为了攻打夜行魔的剑兰公会领队“花无声”,一个英姿勃发的干练女骑士却丝毫没有意外,而是静静的注视着战场,不断做出调整。

    浪子不回头好奇的问道:“花小姐,难道你们指挥一开始就交代了所有事吗?为什么剑齿虎被攻下你一点都不意外。”

    花无声看了他一眼,没有漏出任何表情:“没有,我只是接到命令带人过来攻打夜行魔。”

    “那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惊讶,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浪子不回头说道这里花无声扬起了下巴,骄傲的道:“因为雨姐跟任何人都不同,从来不会让我们失望,以前是,现在也是,所以任何事发生在她身上都是合情合理的,这种信任你们不会懂的。”

    说着她不在回答,专心致志的观察战场局势,不断的指挥着整个战斗。

    浪子不回头一时说不出话来,对方的傲慢让他很不舒服,但是他却知道对方的傲慢是有道理的,这又让他无法反驳。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场战争他们已经赢了,虽然对于半人马来说赢得莫名其妙,赢得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完全靠的是剑兰公会的力挽狂澜,但是赢了就是赢了。

    胜负很多时候不只是实力,还要看运气,而联合剑兰公会就是他浪子不回头最大的运气。

    .......

    当天的惊世大战自然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无论是涉身其中有自己有关的,还是单纯围观的吃瓜群众,一切的一切都引起了很多人的高度关注。

    而当很多人仔细的去还原了这场大战之后,无数人都被剑兰指挥官折服了,甚至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时候大家才发现双方有不只一次的博弈,两边的指挥官都不断利用自己的智慧和经验试探和打击对手,但是到了最后还是剑兰公会的指挥官倚栏听风雨技高一筹。

    这场战斗无疑是目前为止游戏里规模最大,也是技术含量最高的一场战斗。

    无数的游戏专家教授和众多游戏高手都开始分析这场战争,但是说来说去,都对何轻雨赞不绝口。

    ......

    而这时候,何轻雨其实已经下游戏里,之所这么自信,是因为她早已经规划好了一切。

    紫荆花一撤退,剑兰公会的所有人就可以下山了,这也就意味着在北部这块地方再也没有人敢跟她们抗衡。

    而攻打夜行魔的几千剑兰玩家,何轻雨让她们半小时之后撤退,撤退的时候不要忘记跟浪子不回头要佣金。

    因为如果半个小时还攻不下的话剩余的人就要回去了。

    不过何轻雨也没有对攻下夜行魔抱有多大希望,或者说夜行魔本来就不是她的目标,攻击夜行魔只是为了引开注意力和槐先生最后的人手。

    何轻雨最终的目标一直是四个公会中最强大的一个剑齿虎。

    这招显然很奏效,槐先生在得知计谋被攻破之后乱了阵脚,一听说夜行魔遭到攻击就把所有还剩的人手都派了过去,剑齿虎一下子就空了。

    ......

    何轻雨把精心准备的几样小菜端了上来,看得顾风口水直流,就要下手去抓,却被何轻雨一巴掌拍开了。

    白了他一眼,“今天静静才是最大的功臣,这些可都是为了给她庆祝准备的,要静静先动筷你才能吃。”

    “啊......”顾风无奈的把手缩了回去。

    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个小脸低下了头。

    不过说回来今天的战斗之所以能取得这么大的胜利,除去何轻雨指挥得当,料敌如神之外胆小姑娘也有非常大的功劳。

    正是因为她的小熊维尼才能够攻破剑齿虎公会。

    槐先生估计也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胆小姑娘这么一个存在,居然能一个人单挑一个公会驻地。

    要知道以公会驻地的血量,普通玩家要成千上万人抵近攻击才能够破开大门,破开外墙之后还有内墙,和屋子的墙壁,议事大厅等等建筑,就是站着让拆也需要众多的玩家和花费足够的时间。

    可是胆小姑娘倒好,直接召唤小熊,几分钟就全拆完了。

    剑齿虎公会中仓库的大量金币,装备,材料等统统都落入了顾风等人手中。

    这就是何轻雨为什么知道胆小姑娘能一个人搞定的情况下还要带三四十人包括顾风过去的原因。

    这些人大多数都是高塔,骑士,守护骑士等负重最高的职业,主要就就是为了把剑齿虎公会仓库里的东西都搬回来。

    去的人都是衣钵满盆,没有人一个人剩着一点体力,背包里都塞得满满的,能放进剑齿虎公会仓库的东西自然不是什么便宜货色,每个人都满载而归。

    估计槐先生和剑齿虎知道之后要被气死......

    吃过饭之后三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一边吃水果一边看电视。

    电视里到处都是在讲今天那场惊世骇俗的大战,而且都是一个旋律,有些再分析何轻雨的战术,有些在夸奖她,有的为了博人眼球在一反常态的批评他,但是无论那种,何轻雨都已经霸占了所有的银幕。

    不要说他们,就算是身出其中的顾风也觉得何轻雨实在太帅,干得太漂亮了!

    何轻雨则有些不好意思,不断的换台,想要换一个没有她的电视台,可是最后她放弃了。

    “师姐,看看嘛,别害羞啊。”顾风连忙阻止了何轻雨换台。

    何轻雨脸色微微一红,然后一把把旁边毫无防备的小姑娘抱了过来,小姑娘也脸红了,这样一来脸红的就不只是她一个人了......

    电视里是一个游戏专家,这时候正在对倚栏听风雨大夸特夸呢。

    何轻雨更加不好意思了,于是逗起坐在她腿上的胆小姑娘来。

    两个美女闹做一团,还闹得气喘吁吁地,那场面简直太美,看得顾风鼻子一热,差点就忍不住了......

    ......

    月色如纱,阁楼水榭之间,一个如画中走出来的美女静静凝望着月色,缥缈而孤单。

    时而秀美微皱,时而低声凝语,眉宇之间总是愁怨,也不知道在愁谁怨谁。

    纤细白嫩的手指纠结在一起,正如心中此刻心情。

    “我家琳琳这是在想谁呢。”突然一个慈祥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女子被吓了一跳,一回头发现居然是自己的爷爷,这才不满的道:“爷爷,不是给你说了吗,过来的时候先跟我打招呼,每次都吓死我了。”

    老人慈祥一笑:“我要是给你打了招呼,只怕你又不肯告诉我心中所愁了。”

    “是不是一山那臭小子告诉你的。”琳琳质问道。

    “咳咳,他只是说你看起来不开心,让我过来看看。”老人尴尬的道。

    “我就知道是那臭小子多嘴。”琳琳咬牙启齿的道。

    “咳咳,琳琳啊,作为姐姐你应该关心和照顾弟弟嘛。”

    “所以作为姐姐就要管教弟弟。”

    “额......不说这个不说这个,琳琳啊,你老实告诉爷爷,刚刚是不是想谁了。”

    “没有。”

    “谁惹你生气了,你告诉我,爷爷好替你报仇啊。”老人连忙换了一种口气。

    “真的吗?”果然,琳琳眼里一下子闪烁起了兴奋的光芒。

    “当然是真的,你说出来,没有爷爷做不到的。”

    “就是剑兰公会那个小子,你天天想要收他做徒弟的那个,他惹我了,你要帮我报仇。”琳琳生气的道。

    “好好好,琳琳可是爷爷的心肝宝贝,当然会帮你报仇,不过你得先说说他怎么惹你了,也不能无凭无据嘛。”老人慈祥的道。

    “他......他老是欺负我!”

    “哦,这小子胆子不小啊,他怎么欺负我的乖孙女了!”老人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道。

    “他.....他老是说我坏话,老是到处跟我作对,跟我过不去,看见他我就生气,而且还.......”说着说着她突然脸色一红,然后说不下去了。

    “还怎么了?”老人玩味的问道。

    “没,,,,,,没什么,总之他就是一个混蛋,王八蛋,大色狼,爷爷你一定要帮我。”

    老人点点头,然后一脸严肃地的道:“好,看来这小子却是不是个好东西,居然敢这样对我的宝贝孙女。”

    “就是就是,他就不是好东西。”琳琳连忙复合。

    “你说得对,却是该教训教训他。”老人也点点头。

    “对啊对啊,快教训他。”女孩兴奋的道。

    老人道:“我这就去发布我门追杀令,让所有在游戏里的本门弟子都去追杀那小子,直接把他杀到零级,让他以后再也不敢进这游戏。”

    说着作势就要走,刚刚还很兴奋的女孩这下却有些慌了,他自然知道爷爷门下弟子千千万,很多还是有权有势之人,一旦这追杀令发了,就算对方再厉害也难以立足了。

    这样一来她却是可以报仇了,那家伙无视她,不理会她,处处与她作对,甚至还......打她屁股,血海深仇,可是......

    她现在突然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甚至......有一些心慌,还有害怕,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连忙一把拉住了爷爷的衣袖。

    “爷爷,等一下,我.......”

    老人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怎么了?”

    “我.......”她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只是感觉心里有些乱,脸有些发烫,不敢于爷爷对视,连忙转过头去。

    不过老人似乎不想就这么放过她,“我的乖孙女这是怎么了,跟爷爷说啊,你不说我可去发布追杀令了。”

    “不要......”她一慌乱,下意识的就开口了,等她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脸色发烫,心跳加快。

    爷爷的睿智的目光定定的看着她,似乎把她心里的藏着的那些东西都看穿了,让她更加慌乱和不安了。

    她连忙狡辩:“我......我只是觉得那样.....不好,不公平,那是我跟他之间的恩怨,我不能......借助别人的帮助,我会自己解决的,就是这样......”

    老人看着她没说话,只是笑着摇摇头。

    “我没撒谎,本来就是这样......”她连忙提高了音量,想要以此来证明自己说的是实话。

    老人笑了笑,然后轻轻按住她的肩膀,慈祥笑道。

    “琳琳,爷爷没说你撒谎,爷爷也相信你是对的,你说的爷爷都信。”

    “那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老人笑道:“我还没说完的,我相信你没有撒谎,但是如果你自己骗了自己呢?

    人是有多面的,认识自己才是最难的,远远比任何事情都难。

    因为人本来就是矛盾的,讨厌背后有喜欢,恨背后说不定还有爱,除了自己谁都不知道,而且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

    因为我们总是把自己期望的东西表现出来,把不想要的,害怕的,不敢面对的东西都隐藏起来,所有很多时候我们自己也不了解自己。

    现在,你好好想想看,在你讨厌他,恨他的背后有没有什么你不敢面对的,害怕的东西被隐藏起来了呢?”

    琳琳愣住了,然后她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好一会她才慌乱的摇头:“没有,什么都没有.......”

    老人继续道:“孩子,要直面自己,不要畏惧,逃避和害怕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有面对它你才不会遗憾。

    好了,今天爷爷也累了,我要回去了,可是我说的话你一定要好好想想知道吗。”

    说着老人已经离开了,只留下她独自一人站在月下发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