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四章、除夕之夜

作者:猛虎道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龙王传说飞剑问道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元尊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立道庭最新章节!

    虽说杨尘予尚未给他们讲解那《道门三篇》,但有关于蓝远真人的一些典故,却在闲谈之时,让李悦略知了一二。

    这蓝远真人,所学甚杂,但其符箓之学,却是偏于雷法,曾以雷法隔千里劈死祸害一方的盖世大妖霍兰度。

    这霍兰度乃是蟒蛇成精,修行过千年,机警狡猾,连躲三次天雷轰击,原本以为可以再逍遥快活数百年,哪想知却被蓝远真人千里引雷劈死。

    蓝远真人的雷法之威由此可见一斑,当然,杨尘予依附在小钟上的符箓可比不上蓝远真人的威势,但镇魂破邪倒是绰绰有余了,这是杨尘予炼制用来镇压妖邪鬼魂之用。

    别说李悦这等小妖了,就算是一些百年老妖遇上破邪钟,在淬不及防之下,恐怕都要被震得昏晕过去。

    “这口小钟,本神贴上了符箓,你且送到青龙观主殿悬挂于横梁之上,将符箓取下即可。”给李悦略微科普一些知识后,杨尘予还有事情要忙,随即便将一张符箓贴在了小钟上,隔绝了气息,吩咐李悦将镇魂破邪钟拿去主殿悬挂,这自然是为了避免自己道场被厉害的妖魔亵渎。

    虽说这镇魂破邪钟并不一定能够挡住妖魔,但至少能够起到警示的作用。

    李悦应了声是,随后小心翼翼的捧着小钟离开了。

    而杨尘予则是在炼丹洞口与山神药圃各放置了一具小钟,防止妖魔窥视,至于李悦,草苞,甲山等妖,身上均有杨尘予赐予的符箓,不会被这镇魂破邪钟影响。

    布置好这些措施后,杨尘予将盛装鬼魂的瓷瓶取了出来,尽数用炼丹洞口那口小钟将其收入镇压。

    这些鬼魂虽有怨气,却还没有成为真正的厉鬼,以镇魂破邪钟镇压,可日夜不停消磨它们身上的怨气,此后也可将它们的因果尽数斩断。

    时间缓慢过去,今日已是除夕,在这个炎黄民族的新春节日里,全国上下一片欢腾。

    就连青龙观内,此时也是带着几分喜庆。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急急如律令。”

    安子鱼作为杨尘予现在唯一的真传弟子,却丝毫不肯放松自己,去悬崖吸取东来紫气后,又在厢房内练习着各种咒语。

    这些咒语都是杨尘予传授于他,多数都是驱邪护身之用,虽说相对于符箓的威力要弱上一些,倒是要比符箓方便不少。

    以安子鱼现在的法力,绘制一张普通的清水符,就要耗尽周身法力,比当初的杨尘予倒是要弱上几分。

    “子鱼师兄,子鱼师兄!”

    一个憨厚的声音从厢房外传来,安子鱼收好香案上的黄纸朱砂笔砚,抖了抖道袍,开门一看,却是今天在厨房帮厨的醉峰。

    “醉峰师弟,你不是今天在厨房帮厨么?怎么跑来扰我清修?”

    安子鱼略有些不解,自己从悬崖处修行回来才多久一点时间?自从被杨尘予收为真传弟子后,安子鱼在青龙观内的地位便随之稳固,不管是普通道童,还是记名弟子,看到安子鱼都要称呼一声子鱼师兄。

    “子鱼师兄,您老人家还知道我在厨房帮厨?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师父都去食堂了,大家就等你了,要不是我知道你在厢房里,年夜饭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醉峰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虽说有些话语不中听,不过师兄弟之间也不会介怀。

    听到醉峰这话,安子鱼探头一看外面的天色,好家伙,现在快入夜了,一拍自己额头,苦笑一声:“我倒是错怪师弟了,都怪师兄忘记了时间,走吧,别让师父等久了。”

    安子鱼掩上房门,师兄弟两人朝着食堂匆匆赶去,醉峰却是一脸的羡慕,他可是知道这位子鱼师兄在厢房里干什么,那才是真正的修道法门啊。

    看来自己得好好努力了,成为师父门下第二位真传弟子!

    而安子鱼则是边走边想着一些修道上的问题,一会见到师父可得问上一问。

    师兄弟两人各怀心思进了食堂。

    食堂内已是张灯结彩,各种彩灯悬挂,李道安老婆亲手做的年画剪纸也是贴满了窗户,饭桌上也是摆满了各色菜肴,一股子的年味随即而生。

    杨尘予也是年轻人,没那么多的清规戒律,青龙观内的过年事宜布置,全部放手下去,由得道童们操办,自己只需提供资金便可。

    观内道童已经按照座次坐好,陈敏武、孟挺等等,下山主持土地庙的罗坤也返回了道观,待到明日一早却又要返回土地庙主持新春开祭。

    就连李道安两口子,程金宇也就是明月都已入席,只不过排在最后。

    安子鱼,醉峰两人急忙上前给师父见礼。

    杨尘予呵呵一笑:“子鱼,修行之道有张有弛,你可明白?”

    安子鱼心中一慎,急忙答道:“弟子明白了。”

    “今晚是除夕夜,不必拘束,你且入席。”杨尘予也不愿在这欢庆之时教育弟子,挥手让两人坐下。

    “大家开始吧。”随着杨尘予宣布开席,道童们随即便朝着自己喜爱的菜肴伸出筷子。

    食过半晌,道童们则是按照座次排序一一上前向观主敬酒。

    这酒可不是外面卖的什么名酒,而是杨尘予用上好药材浸泡数月之久的药酒,无名无姓,喝入口却是生精化液,一股暖流流遍全身,其效力却不亚于三草丹之类的丹药。

    此酒度数不高,但其中药力精纯,道童们最多不过三杯就会倒地,因此除了向观主敬酒之时满饮一杯,其余时候,道童们却只能小口轻抿,虽说此时过年不拘小节,但众道童却还是不愿意在观主面前醉了。

    吃过年夜饭,道童们将碗筷收回厨房,这里的乡间民俗是除夕之夜不用水,因此那些碗筷也就只有等到大年初三之时才集中一起清洗了。

    食堂的狼藉在道童们的麻利下很快收拾干净,孟挺打开了食堂的大电视,杨尘予也与民同乐了一把,在道童们的陪同下看起春节联欢晚会来,食堂内不一会便被欢声笑语所充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