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空难(1)

作者:蠢萌的猫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全世界都以为我是救世主最新章节!

    井沉在原地坐了片刻,没等到林云洛出现,心知她已经离开了,便直接起身往门口走去,走到一半又拐回来将刚才林云洛脱下放在一旁的衣服拿上,这才真的离开。

    依旧坐在椅子上的林云洛看了眼井沉的背影,很快又懒洋洋的收回视线,看了看自己虚幻的手掌,便扭头看向从桌子下飘上来的系统,眯着眼漫不经心的问,“这次有多少功德点。”

    “两次救援一起是【7660】功德点。”

    林云洛挑眉,对这次救援后获得的功德点感到满意,但随即想到救了起码上千的被困者,还救了好几次的移动功德点,功德点竟才七千多,眉头便又微皱,“为何才七千多,救了移动功德点数次,不该只有这么点。”

    “所有数据都是系统综合全方位的资料扫描检测得出,系统不会出错。”停顿了片刻,系统飘离了林云洛一些,解释道:“只有被困者自主遇到危险,宿主前去救援才会给宿主结算功德点。”

    言下之意便是林云洛刻意让井沉遇到危险再去救他根本就不计算功德点,必须要在她不干扰的情况下才算数。

    林云洛面无表情的将系统拍飞,坐在椅子上休息了半个小时左右,起身飘离了这个地方,出去时还看到了正在院子里和人交谈的井沉,一种心塞的情绪浮上心头,这个家伙徒有五百功德点,竟一点作用都无!

    完全不知道被鄙视了的井沉,看着许久未见的父亲眼睛像装了探照灯在自己身上扫过的模样,嘴角抿了抿,加重声音提醒,“父亲。”

    井弘面上虽然依旧严肃,可那双不怒而威的眼睛中明显闪过了遗憾,抬手拍了拍井沉得肩膀,“你在家闷得太久,这段时间刚好出去散散心,想去哪里尽管去,不用觉得负担。”顿了顿,还是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你妈妈知道了一定很开心。”

    “我知道。”

    知道个屁。

    面对自己这个闷的他都想动手揍的大儿子,井弘心里很是挫败,因为某些原因,不敢太过逼迫,只能将心中的情绪压下,适时的转移话题,这才你一句我一句的算是聊上了。

    而亲自来见林云洛的山宏雄自然也扑了个空,本是支持直播间公开的他也被气的不轻,带着烦闷的心情在附近暂时住下了。

    被自家父亲和爷爷临时塞到直升机上的两个青年自然也没有见到林云洛,到现在才刚下直升机,青年一脸菜色,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撑着墙壁,弯着腰深呼吸了数次,才勉强将心里的烦闷压下。

    毫不犹豫地按掉了直播间的画面,扭头看着身后跟着的两个保镖,咬牙切齿给自己那坑儿子的老爸打了个电话,:“你们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去!”

    “子焱你听你爸爸的话,你爸爸不会害你的,而且你不是最喜欢那种超乎寻常的事物吗?这不是正和你心意吗?”

    穆子焱气的直接将手机砸了,看了眼身后两个名为保镖实在监视自己的人,心里就窝了一团火,但是很快他就想到忽然关闭了的直播,立刻一阵幸灾乐祸。

    相对于穆子焱,另一边同样失去了林云洛踪迹的青年就显得淡定许多,没有对爷爷安排的事感到不满,保持着随遇而安的态度。

    ……

    苏猛蹲守在阳台,看着警局外面全副武装的军队,片刻后,皱着眉回到了房间。

    房间内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正叼着烟凑在一起玩纸牌,听到苏猛的脚步声,其中一人换了个更加舒适的姿势,吐着烟圈扭头看着苏猛,“目标消失了,好不容易搞到那些东西,总不能就这么回去吧。”

    苏猛忍着烦躁,道:“总有能派上用场的时候,况且只要我们成功了这一次,以后还需要冒这种会进牢子的险?”

    正在玩牌的几人以及坐在不远处擦着小型□□的男人都看向了苏猛,眼中都有凶光和赤|裸的欲|望闪烁,“当然,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我们也不会集中在这里,可惜对方太厉害,只能等到下次直播了,希望距离不会太远。”

    苏猛心不在焉的嗯了声,走到唯一空着的单人沙发坐下,皱着眉思考了许久,道:“我这些天都在研究主播出现的规律以及她每次出现的地点,你们应该都知道她每次出现的地点都是发生了灾难的地方。”

    “那又怎样?”

    苏猛没来得及说话,正在捣鼓□□的男人忽然低声笑了起来,包括苏猛没有人敢无视这个能独自在危险重重的热带雨林中生活几个月的男人,“路齐,你有什么想说的?”

    下巴处有一块婴孩手背大小狰狞疤痕的路齐止住笑声,将□□收回盒子里,透着阴邪的绿豆眼看着苏猛等人,“如果我们能制造出大规模的灾难,根本就不需要费劲的去寻找她,她总会出现的。”

    路齐说完,所有人都有些蠢蠢欲动,但是很快又将这个念头压下,遗憾的说:“主意是个好主意,可是不行,这件事本来就要做的隐蔽,如果制造大规模灾难,将会立刻引起军方zf的注意,这会让我们很麻烦。”

    提出这个建议的路齐却不说话了,只是抚|摸着装着□□的盒子呵呵呵的笑。

    苏猛等人看了路齐一会儿就都扭开视线,尽管对方是他们的同伴,可那种阴寒如鲠在喉的感觉却从未减弱过。

    可惜,无论他们讨论的多么火|热,直播间一直都停留在‘直播尚未开始,请耐心等待’上。

    等待的时间越来越长,直播间的人数非但没减少,反而直接上升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公屏上评论也刷的极快,几乎完全看不清发了什么,就被迅速顶走了。

    “直播怎么还不开始啊!这都晚上了。”

    “不是说三个小时后就会开始直播的吗,这都多久了,直播怎么还没开始!”

    “qaq主播大大你去哪里了,难道不直播了吗?”

    “我猜测会不会是国家封锁了主播?所有主播没办法直播了?”

    在一众评论中捕捉到这一条评论的一些观众不由自主翻了几个白眼,主播会被封锁?别搞笑了,人家可是分分钟就能让一个死去的人复活,分分钟就能入侵w市所有手机电脑的人,能被封锁?

    在观众们又焦急等待了半个多小时后,直播间的屏幕上终于出现了画面,四周一片白茫茫,隐约的似乎能看到白云在流动。

    “主播这是在哪啊?”

    “终于出来了!急死我了,好想知道主播到底有多神通广大。”

    “主播好美,23333就算是炒作,我也心甘情愿地跳坑了。”

    “第一件见到这种类型的直播,好神奇。”

    “我怎么感觉主播在天上呢?这次到底是要救谁?还是站在哪个高峰上?可是看着又不太像?”

    在观众们激烈讨论的时候,林云洛扫了眼人气值后方迅速上升的数字,正欲挪开视线,就看到‘井沉’刷出了几千组的棒棒糖,人气值在瞬间涨上了两千万,她勾唇轻笑了下,“果然是个有趣的家伙。”

    林云洛直接兑换了几颗中品灵石,留了一颗在手中,其他全部丢进了储物袋,抬脚往飞机的前端走去,在步子开始不稳时,立刻吸收了灵石里的灵力,源源不断的补充着自身,用灵力护着身体,将寒冷凌厉的大风阻挡在身体的一米之外。

    此时飞机的内部已经乱成一锅粥,惊恐绝望呼救、咒骂、祈祷的声音充斥在整个机舱,很快,还在极力安抚乘客情绪的几个乘务员被从后而来的恐怖分子控制,削的尖锐的铅笔狠狠往乘务员脖颈扎进去,引起了一声痛哼。

    没能听到乘务员绝望的痛哭和求饶,抓着她的恐怖分子皱眉,拽着乘务员的头发猛地将人摔倒在地,表情狰狞,“臭婊|子,给老子求饶,求饶老子说不定还能放你一马。”

    “我希望你们冷静一点,人生在世不如意的事很多,你们心中有憋闷,这我们都……咳咳,能理解。”尽管生命受到了威胁,乘务员却依旧没放弃希望,用了自己最温柔的语气劝说。

    “但是死真的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你们觉得拉着这么多人陪葬很兴奋很开心?可是我要告诉你们,一旦你们隐藏的炸弹爆炸,飞机将在瞬间解体,而我们也会立刻失去意识,甚至瞬间死亡,你们根本无法感觉到快感,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呢?你们冷静下来,告诉我们你们的绝望,我相信在场的所有人都会尽全力帮助你们。”

    尽管因脸被挤在机舱上,乘务员依旧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手臂被暴怒的恐怖分子扭到身后折断,她却只是闷哼了声,咬牙死死的忍着痛苦。

    她很清楚,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说服这几个恐怖分子,不然……这一机舱的人包括自己,都将会在不久后以失踪或者死亡的形式出现在各大媒体上。

    而离恐怖分子和乘务员较近,之前还不太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的乘客,此时听到他们竟然将会遇到空难中最可怕的一种,心中就充满了绝望。

    飞机空中解体,在一万多米的高空能活下去的机会有多少?

    无限接近于0啊……

    想到这一点,几个乘客都在瞬间奔溃,抱着脑袋哭的满脸眼泪鼻涕,害怕得瑟瑟发抖,没有一个人有魄力去制服恐怖分子。

    “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女人可真是好笑。”压着乘务员的恐怖分子发出了大笑,他低下头凑近了乘务员,用对情|人说话的语气温柔的说:“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受到神的指引,奉命来铲除这一飞机的罪人,我们不会死去,完成神交代的任务后,神会来接走我们,往后我们将会以神的身份出现在世间。”

    听到对方开口时,乘务员的心就凉了一大截,等对方说完,她的心已经彻底凉掉了。

    对方是个彻彻底底的疯子……绝望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袭上了乘务员,她全身的力气在瞬间被抽干,软趴趴的贴在地面,绝望的泪水无知无觉的流下下来。

    “宝贝儿们,炸弹将在两分钟后引爆,尽情的享受你们生命的最后时刻吧!”站在座椅上的青年亢奋的冲着乘客们大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