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二十章 姐弟相见

作者:我吃西红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莽荒纪最新章节!

    纪宁明白,眼前这绿衣女子应该就是惜月郡主了,在看到这惜月郡主的第一眼……纪宁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见过郡主。”纪宁道。

    “坐。”惜月郡主开口。.

    纪宁这才坐下。

    惜月郡主却站了起来一挥手,就是一杆杆阵旗飞出,散发着灰色波动的九杆阵旗插入木制地面,只见一阵阵波动开始沿着阵旗传递到整个楼阁,整个楼阁上都开始流窜着一道道符纹,一瞬间和外界仿佛完全隔绝。

    “现在我们说的话,外面发现不了了。”惜月郡主道,“这是外公赐予我的法宝,一旦躲在其中,气息收敛,连天仙都难以察觉。”

    “郡主你这么做是?”纪宁疑惑,天宝山对外公开宣称绝对不窥视任何客人交谈内容,天宝山讲究的就是一个信誉,没有足够的代价,他们不可能窥视二人交谈的。

    无尽岁月积攒的信誉,天宝山是不敢乱来的。

    “我不得不小心。”惜月郡主看着纪宁。

    纪宁心中一紧,看来,惜月郡主找自己的事不简单啊。

    “纪宁,我问你。”惜月郡主看着纪宁,“你母亲是尉迟雪?你是尉迟氏后人?”

    纪宁皱眉,他不愿别人谈论自己母亲。

    “郡主,那少炎氏追杀我,认为我是尉迟氏余孽。这消息虽然算隐秘,可对郡主而言弄到这样的情报不难吧。”纪宁有些不悦。

    惜月郡主却露出喜色,她从纪宁的反应中已经判定出了,连道:“其实我早就查探过,甚至派人去你燕山西府城查探过。只是我有些不放心,所以又问了你一遍。”

    “嗯?”纪宁吃惊疑惑道,“郡主派人去燕山查探?敢问郡主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如此小心,说的话也摸不着头脑。

    眼前这位郡主到底要干嘛。

    “纪宁。”惜月郡主也有些紧张,看着纪宁,“其实,其实我,我……”

    纪宁看着她。

    “其实你是我的弟弟。”惜月郡主终于说出来。

    “弟弟?我母亲就我一个孩子。”纪宁连摇头否决,可心底纪宁却浮现出了另外一个想法,……弟弟?难道惜月郡主是自己父母一直牵挂着的那唯一的真正尉迟氏血脉,自己的那位表姐?

    “你是我表弟,我是你表姐。”惜月郡主道“我的父亲叫尉迟山!”

    纪宁懵了。

    刚才虽然心中有过这一念头,可惜月郡主说出这话还是让纪宁有些发蒙。

    “可你是郡主,大夏皇族的郡主。”纪宁道。

    “延王只是我外公,我母亲算是夏芒氏,而我是真正的尉迟氏子弟,我真正的名字叫‘尉迟惜月,。”惜月郡主看着纪宁。

    纪宁心中有些乱。

    当初舅舅尉迟山为了怀孕的妹妹,拼命挡住了雪龙山的人实力最强的舅舅当时身死,自己父亲纪一川和母亲尉迟雪逃的一命,可当年留下的病根……也让自己的父母没能活太久,可父母之前一直觉得很亏欠舅舅,更加亏欠那个都从未见过的舅舅的女儿。

    严格说,自己身上虽然带着尉迟氏的血脉可却算是纪氏子弟!

    唯有自己的表姐,才是真正的尉迟氏族人!

    “你叫尉迟惜月?你父亲是尉迟山?”纪宁不敢相信。

    “嗯。”惜月郡主重重点头。

    “郡主,不是我不信,只是这事非同小可,我们应该验证下血脉。”纪宁心中也激动的很,其实惜月郡主说自己是舅舅的女儿,纪宁心中就相信大半了因为……自己有舅舅这事知道的人很少。

    自己的舅舅还有一个女儿,在纪氏内只有自己的父母和自己知晓。父母已经去世,根本没旁人知道。

    自己又未曾泄露过,眼前惜月郡主的确很可能就是自己那位素未谋面的表姐!

    “好我们验证下血脉。”惜月郡主当即手指如刀锋,直接划过自己的手腕。

    咻。

    顿时鲜红的血液飘洒而出。

    纪宁也是仲出手腕,直接手指划过,划破了手腕鲜血飞出跟着手腕表面迅速弥合。

    只见半空中两道血液都凝聚成了‘血球,,两颗血球彼此环绕着旋转着纪宁更是施展着抽离彼此共鸣的血脉的法术,顿时两颗血球上都浮现了金色的符纹,哗哗哗~~逐渐,两颗血球上都开始出现了一丝金色血脉。

    两丝金色血脉很快彼此交缠,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真的!”纪宁一怔。

    “是真的,是真的。”惜月郡主也露出惊喜激动之色,之前虽然有过诸多查探,可还是及不上彼此血脉的验证。

    “表姐……”纪宁看着惜月郡主,依旧感到震撼,这消息来的太突然了,他有些措手不及。

    “弟弟,弟弟。”惜月郡主却激动万分伸手握住了纪宁的手,因为她在一年多前就有心理准备了,她早就渴望和纪宁相见了,只是一直找不到纪宁。

    “我表姐是惜月郡主?大夏皇族的郡主?”纪宁依旧感到不可思议。

    惜月郡主长叹道:“郡主又有什么用,太晚了,外公来的太晚了。如果外公来的早一点。我父亲,我母亲,甚至姑姑的悲剧都不会发生。”

    “怎么回事?堂堂延王就任由自己女婿身死,都没点反应?”纪宁忍不住道。

    “你不清楚当初的情况。”惜月郡主缓缓道,“外公乃是大夏皇族一个很偏远的旁支,即便艰难修炼到了返虚地仙,也仅仅得到了大夏皇族规定的一些宝物赐予,每个成就地仙的都能得到哪些赐予。可也仅仅如此罢了,仅仅赐予些宝物,尔后任由我外公自身自灭。他在大夏皇族中地位依旧不高。”

    纪宁点头,他能理解。

    看纪氏就明白了,纪氏才扎根在燕山多久?本身的族人就多了惊人了。

    大夏皇族,从这一方大世界诞生开始就已经扎根,传承至今,都不知道多少亿万年岁月了。漫长的岁月使得大夏皇族拥有着非常惊人的人口,单单有‘夏芒,这个姓氏的人口就多的不计其数了。

    至于地仙散仙?放在黑白学宫,算是大人物。

    放在少炎氏,还能算是个较为厉害的人物。

    可放在大夏皇族?也就稍微赐予点宝物,任其拼死拼活了。如果渡劫失败,大夏皇族都懒得理会!唯有渡劫成功……才能一步登天,大夏皇族立即会赐予各种宝物、府邸、护卫等等,无比的重视。

    “我外公资质一般,修炼很慢。”惜月郡主缓缓道,“大夏皇族本身有几个非常看重的,我外公不被看重,于是外公直接在外闯荡,在生死间磨砺,欲要生死间寻求大机遇。甚至他还修炼一些邪魔之道的秘术。”

    “邪魔之道的秘术?”纪宁惊愕。

    “对,外公在度三灾九劫时,甚至透过邪魔之术,主动诱惑‘心魔,,令心魔威能更强。”惜月郡主道,“心魔威能越大,如此才能磨砺更强的道心。”

    “真是疯子。”纪宁惊愕万分。

    三灾九劫,修仙者个个都很怕,都想办法削弱,可是这位延王竟然想办法令‘心魔劫,变得更强来磨砺自己?对,这样是有磨砺道心的效果,且效果惊人,可如果一旦失败,那可就是身死了。

    “外公有一次被心魔诱惑,非常危险。”惜月郡主道,“甚至外公都已经完全入魔,入魔后的外公,开始大肆虏获奸淫女子。”

    纪宁暗暗咋舌。

    三灾九劫时入魔?那简直是几乎是十死一生,很多大魔头都是因为入魔才诞生的,他们会在疯狂中死去,除非奇迹发生才能从入魔中清醒过来。

    “外公之后有过奇遇,清醒了过来,此次一入魔一超脱,对外公益处很大。尔后又经历多重劫难,外公竟然渡劫成功了,成为了天仙。”惜月郡主感慨,“当外公成为天仙后,他对自己的血脉是有感应的,他感应到他有亲人还在世上,所以一直寻找过去,于是,找到了我。”

    “我的奶奶,就是当年被他奸淫的众多女子之一,奶奶被奸淫后,生下了母亲。因为未婚生子,在我们海岛上是被其他族人瞧不起的,排斥的,奶奶便郁郁而终。”

    “我父亲来到了我们海岛上,他逃累了,想要在岛上长住,想要娶妻生子,为尉迟氏传宗接代。父亲和我母亲走到了一起,于是,有了我。

    “那是我最幸福的几年。”

    “父亲是修仙者,经常会飞离岛屿去其他地方,不过很快都会回来。有一天父亲说,他的妹妹和妹婿想要离开北冥大海回归陆地。父亲说他妹妹怀孕了,他不放心,要亲自护送一趟。”

    “可是父亲一去不复返,父亲留在家的命简更是破碎了,母亲经不起打击,悲痛痛苦中也郁郁而终了。”

    “我独自一人居住在岛上,后来,外公来了。”

    “外公已经成就天仙,可是他没有亲人了,他最亲近的人都死了,我是他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外孙女。”惜月郡主缓缓道。

    纪宁也沉默。

    修仙者是寂寞的,虽说延王也是大夏皇族一份子,可一般隔上五六代那已经算不上亲人了,延王的父母兄弟早就死去了,亲人只剩下一个,唯一的外孙女。

    “随着外公来到大夏王都,我才查到,我尉迟氏是被少炎氏灭掉的。”惜月郡主眼中有着仇恨,“从那一天起,我就发誓,我尉迟惜月一定要报仇,一定要将少炎氏灭掉!我还要重建尉迟氏,完整我父亲的愿望!这是父亲一直的渴望,我一定要做到!”

    今天两更吧,很惭愧,不过每天四更维持20天的承诺,番茄会完成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